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后的如烟事儿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四章 初识

    坐在不远处的男生轻轻挑了挑眉,他好像看到叔侄俩从他身旁经过时,那漂亮的小女孩似有若无地瞟了他一眼,是暗示?求助?

    他觉得那叔侄俩极为不和谐。?

    他韩岘从来就不是一个多管闲事的人,再想想那个女孩娴静却又透着智慧的眼睛,他的心跳不由快了几分,同道中人吗?那样一个女孩?

    到了女洗手间,好在王彪没有跟进来的打算,年华在心里松了口气。

    漂亮的小丫头就是事多!

    王彪也不管她是有意为之还是真的想上厕所,只是恶狠狠地朝她摆脸:“别再给老子耍什么花样,不然看到时候老子怎么收拾你!”

    正出来的一个女人看到他这幅模样,害怕地连手都不敢洗就跑走了。

    年华才不怕王彪的威胁,进了洗手间,找了一个空位子,迅速从空间拿出笔和纸,撕下一小块白纸,在纸上写下,“救我,他不是我叔叔”,这几个字,然后她将笔放回空间,把手上的纸质叠成一小块,攒在手心。

    “我好了。”她走出洗手间,对着王彪道。

    王彪拉着的是她的左手,红红的棉袄下,她的右手微微出了汗。

    原来她也会紧张。

    韩岘看到那对叔侄走了出来,女孩走得很慢,几乎是被叔叔拖着走的,她又经过他,他讶异地抬头,随即手里接到一个东西,准确的说是一团纸。

    他很快掩饰住眼里的错愕,只见女孩安静地坐回位子。

    年华在赌,赌男生会帮他。

    赌输了,下站后可以再想脱身的方法。

    赌赢了……她想她又交到了一个朋友。

    韩岘还在思考,一双眼里流露着这个年纪不该有的复杂。在那样的家族里生活了几年,他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和妈妈生活在一起的单纯快乐的韩岘。在韩家,要计较,要看人脸色。如果是以前,他会毫不犹豫地想,这女孩,她需要我的帮助。

    但如今,他想的是,这女孩,或许需要我的帮助;也或许她是一个骗子,一个披着天使的外衣的骗子。

    这样想着,当她抬起头在次看向年华时,恰逢年华也看他,两人的目光无声对撞。

    她忽然一笑,嫣然璀璨,如繁花盛开,美景夺目。

    “你笑什么?”王彪警惕地发问。

    “那个哥哥好好看。”她说,低下头。

    王彪也看过去,果然看见韩岘,好小子,一看就是有来路的!

    只一瞬,韩岘便做出了决定。他将身后的背包拿出来,把手伸进去,将手心里的纸摊开。他的心一惊,果然……

    他从包里拿出一瓶牛奶喝起来。事实上他在想如何救她,但是落在年华的眼里就是他一副认真吸着吸管喝牛奶的表情。

    难怪小帅哥的皮肤好白,原来爱喝牛奶。哈哈,太萌了!

    年华有些恶趣味地想着。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地铁站台显示,离韩岘的目的地剩下了五分钟。

    “砰!”

    “砰砰!”

    车厢里突然传来一阵枪声,划破长空。

    声音是从地铁的最后几节车厢传来的,离这里有一段距离。

    巨大的恐慌刹那在人群里蔓延开来。

    “怎么会有枪声!”

    “啊!”

    “快开门,快停车,我要下去!”

    ……

    尖叫声,喊叫声,混乱中,人们纷纷往前面的车厢挤。

    王彪拉着年华匆匆忙忙地站起,年华不愿。韩岘一把将她拉到身旁,王彪刚要一拳抡过去,肚子上就结结实实挨了一拳,“少爷快走!”

    保镖把王彪打倒在地,这人,简直不是他的对手。

    “我们走。”他的声音没有一丝慌乱。

    年华蓦地有些恍惚地盯着他俊秀的侧脸。

    “怎么了?”他问。

    “我,走不了太快的。”她说。倒霉呀,怎么回事,难道是黑帮混战?她身上的药力还没有过啊!

    “砰!”又听到一声、

    声音由远及近,年华回首,恰好看到一颗子弹穿透一个无辜男人的脑袋,鲜血四溢。

    人群中他们被挤到了座位上,她忽然很淡地对他说,“你快走吧,我走不动。”

    韩岘饶是再淡定,但也是个十二岁的小男生,头一回遇到这样的事情,也有些无措。这时候他才注意到,自己身旁是怎样一个女生,她不哭,不闹,不吵,不慌,从刚才到现在,她一直很安静。

    再听着屋里其他嘈杂的声音,那声音中包括孩子的啼哭声,她的眼睛,那是怎样一双可以穿透生死的眼睛,他感到自己的头脑猛然清醒过来,在飞速地思考,他开口缓慢道:“到终点站还有十分钟,而到第一节车厢不会超过三分钟。”

    也就是说不等地铁到站,歹徒就可以跑到一车厢,逃跑是没用的。

    韩岘连忙拉着年华在一旁的椅子下躲起来,他们躲在角落,她脱下红棉袄把他们盖住。

    他们靠在一起,他用手搂着她的肩膀。

    韩岘有些无奈地用眼角瞥了一眼头上的红衣,“你穿它总算派上用场了。”

    “呵呵。”年华轻笑,喊了一声,“喂。”

    “有点儿礼貌!我叫韩岘,不叫喂。”

    韩岘啊。“阿岘。”

    韩岘的眼角不由抽了一下,“你要不要这么自来熟。”

    阿岘。只有妈妈这样叫过他。

    “唉,什么是自来熟?明明在刚才你愿意搭救我的那一刻,我们就是朋友了。”

    “是不是刚才是谁救你,都会成为你的朋友?”他有点不满她交朋友的草率。

    “那要看我愿意把纸条放在谁的手上啊。韩大哥。”

    她那声夸张可爱的韩大哥,韩岘怔怔地应了声。

    “你刚才为什么一直看我?”年华问出了疑惑。从进地铁时就感觉韩岘一直在看她了。她可不认为她有什么魅力值得人家的眼睛一直放在身上的。

    嘈杂突至,这回是实实在在的,就在他们周围。

    “趴下,都不许动,谁动我就毙了他!”

    几个穿着黑衣的人举着枪,放出威胁。

    有一个孩子害怕地哭了声,被当场毙命。

    “叫你不要哭了还哭,找死!”

    开枪的人说道,只是话音刚落,他的脑袋立马开出了血花。

    “不好,是蓝帝的人!”

    蓝帝的人一闯入,双方持枪相向,一时空气里沉沉的没有一丝声响。

    “青龙的,我们少主在哪儿?”

    “哈哈哈,你们的少主死了!弄死了蓝开的儿子,看你们还怎么猖狂……”

    他还没大笑出来,几颗快速狠绝的子弹便穿膛而过。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