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后的如烟事儿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三章 拐卖

    年华将眼睛对准那扇关着的门,眼前的景象渐渐清晰起来。|

    沙发上,一对男女。女主角是那个年轻女人。

    她看到了什么?

    两道疯狂纠缠的**,女人坐在男人胯上,身体激烈地耸动,头向后仰,脸上的表情似欢愉似痛苦,男人紧紧地抱着女人……

    急切的喘息与**传遍大厅。

    年华蓦地闭上眼睛。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少儿不宜,她现在是小孩子。

    过了一会儿,再度睁开眼睛,两人都穿上了衣服,年华不由咂舌,还是穿上了衣服看着顺眼。

    就连禽兽也要穿衣服不是?

    女人为男人点起一根烟,屋内立时烟雾缭绕。

    “这回又是哪里?”女人问。

    “西北的一个小山村。”男人道,顿了顿,“你这次下手太不利索了,一个月只给我物色到一个!”

    女人叹了口气,“成哥你又不是不知道,上回抓了一个有点来路的,已经被警察盯上了。这个看着像是和家人走散的,才容易下手。我注意她挺久了,穿得土里土气的也不像有来路的。只不过这小妞长得正,一个顶三,这是没法说的,肯定能卖个好价钱!”

    男人点点头,“要不是小了点,我都想尝尝鲜了。”

    这话听着,真他妈……想吐!

    年华无声地勾起嘴角,这两人,她记住了!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就要往屋内走来。

    不好,年华连忙躺在原来的地方装睡。

    女人看到她还在地上躺着,不由问:“她怎么还没醒?”晕了有几个小时了,太不正常了。

    “大概是东西吸太多了吧。”

    成哥发话,女人自然也没再说什么了。不放心地用脚踢了踢地上的人,见没动静,才放下心来。

    第二天就有人过来带年华。

    这是一个有组织的贩卖活动,并且拐卖小孩多年。

    那个女人也就是小云,负责拐小孩,专挑十岁以下的孩童,与成哥在这个废弃的建筑地旁的工房会和,王彪负责卖小孩。

    王彪长得倒也人模人样,起码放出去不影响市容,普通长相,此刻色眯眯地打量年华。

    “嗯,好货色!这小模样俊俏的!”他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

    或许见惯了孩子大哭大闹的场面,以往这时候只要有孩子哭,他们就会狠狠地打一顿,所以年华的面无表情倒是令人惊讶,“她怎么这么安静?”

    “刚给她喂了药,加上昨天的药效,可能还没醒。”

    年华只不作声,淡淡扫了眼他们两个。

    就在刚才,小云又给她喝了一瓶液体,也不知道是什么,透明的。喝完以后她感觉自己全身无力,只能慢慢走路,根本没有力气跑与反抗,全身使不上大力!

    “这就好。我还以为是个傻子,不哭不闹的,大夏天的穿棉袄……”

    王彪还是头一回看到这么奇怪的装束。

    “你才傻子呢!”年华不屑道。

    “死丫头,你说什么?!”晓云说着就要给她一巴掌。

    王彪拦住她,“你这打下去我等下还怎么带她出去,不过是个丫头片子,明儿有她哭的时候。”

    拦着的那双手此时也变成了轻轻的抚摸,王彪贪婪的目光落在晓云的胸上,晓云会心一笑,两人走出了屋子。

    下午。

    t市元美大道,周围是城市的繁华地带。

    王彪打扮比较低调,黑色的西装黑色的西裤,白领带,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黑社会的!

    年华还是穿着原来的装束,短背心外罩着一件红棉袄,底下是一条灰色的夏裤。

    随着王彪进入了地铁车厢,年华就开始思索对策。

    其实她很想躲在空间里一了百了,但是她的空间只允许灵魂进入。也就是说,你的灵魂进入空间,东西都可以带出去,就像你的身体进入了空间一样。

    坐在王彪的身旁,在外人看来他们就好像是父女关系。

    车厢里也有警察,只是警察离这儿太远,起不到什么作用。

    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周围的人,小孩,老人,妇女,年轻女子,年华失望地眨了眨眼睛,均没有找到她想要的对象。

    突然,她感受到一道淡然的视线一直落在她身上。

    为了不让王彪察觉出异样,她不敢有太大的动作,只是寻找着那道视线的主人。

    她小心翼翼观察着每个人,果然看到了那人!是个男生,见她回望过去,那男生很淡定地转过头,好像从没看过她一样。

    男生大约十一二岁,一件干净的海军蓝衬衫,米色的长裤,看上去很名贵的衣料,一点都不像会坐地铁的人。毕竟在那个年代,这样的小少爷应该坐在自家的豪车里。

    俊眉修眼,轮廓分明的脸庞是那么好看,鼻梁挺直俊秀,薄唇微抿。尤其是他此刻低着头,若无其事的样子都让年华这个过来人怀疑刚才他有没有看她了?!

    年华不解地皱着眉,在见到坐在男孩身边的男人时顿时眼睛一亮。

    对!这就是她要找的人!

    健壮的体魄,笔挺的身形,常年训练有素下直直的坐姿,脸上的表情严肃且紧绷,她猜测,他应该是个保镖。

    年华转了转眼珠,换上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怯怯对王彪道:“叔叔,我想上厕所。”

    王彪开始没反应过来叔叔是在喊他,在年华的第二声想上厕所时才道:“马上就到了,等下了车站再去!”

    “可是叔叔,我憋不住了,我要去厕所,我要去厕所……”越来越可怜的声音。

    王彪被她的哭声弄得不耐起来,语气凶了一分,“说了下车了再去!”

    年华哭起来,好像很难受的样子。

    王彪这才反应过来语气过重了。

    周围有些人不满了。

    “你侄女想上厕所你就带她去嘛,这么凶!”

    “你看这孩子哭得多可怜呐!”

    周围的人瞧着这么可爱的女孩,有人忍不住道:“你到底是不是她的叔叔啊你侄女想上厕所你就带她去嘛。”

    本来就做贼心虚,王彪在心里暗骂一声,也只能装出个笑脸来,“别哭了,叔叔这就带你去。”

    ——————题外话——————————————

    连续几天的跌停,最近的股市行情就跟这半个月来的雨一样,下个不停,作者的心已碎成渣渣。/(tot)/~~/(tot)/~~/(tot)/~~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