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后的如烟事儿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一章 别离

    田磊对田阿婆的感情很复杂,但到底他是田阿婆的儿子。<し小时候被阿婆领养回家,也曾真心把阿婆当成母亲,他以为那是他亲亲的母亲,只是偶尔犯浑,总会问,“阿妈为什么这么老?”

    后来大了,听别人说自己是领养的,田阿婆之前有一个儿子。他心里有些隔阂,感情不知不觉变了,总觉得田阿婆把自己当成了之前的一个儿子,他只是别人的影子。于是结了婚,分了家,搬到老婆家里住,心里对母亲还怨,还别扭……

    直到田阿婆收养了莫年华,和当年的自己一样,那么疼爱,好像是亲生的孙女儿。他不明白,不明白!为什么一个陌生人都值得她这样对待,是不是所有的人她都愿意领回家,都愿意把她们当亲生的看待。

    但是年华和他不一样,年华是一个扫把星,本来母亲可以安安静静地过完老年,是莫年华害了她!

    当他们不知道吗?为了帮谁挣学费,那么老了还要跑到豆腐坊重持家业……

    田磊想到这,泣不成声,“妈,您到底领了一个什么样的人回家啊!"

    年华的心就像是被利刃刺了一下。

    医生走了出来,仿佛这已是常事,说道:“老人的血流了一夜,被雨淋了一夜,再加上年纪大了,身体经不起这个折腾,你们准备好后事吧!”

    这里只是小医院,他们也无能为力。估计也就这几天的事了。

    …………

    年华站在涂着黄漆的病房门外,走道上涌进来一阵风,清凉冰冷,吹得衣袂翻飞。

    “又要下雨了吧。”她小声喃喃道,眼神哀伤。

    田阿婆还没有醒来,她只能在这里守着。田磊不让她进去,说她是扫把星。她想,田磊终归是把阿婆当成母亲的,不然也不会在里面守到现在。

    林凤提着一盒饭从她身旁经过,看到她还在这里,讶异了一声,摇摇头说:“你快走吧。”

    那道冷酷的门再度合上。

    年华的泪蓦地溢出眼眶,一发而不可收拾……

    如果,那天她没有缅怀前世,她就不会发热。

    如果她没有发热精神恍惚,阿婆就不会出门。

    如果阿婆没有出门,就不会在雨夜磕到头。

    都是她的错,她不能原谅自己!她眼睁睁地看着阿婆走向鬼门关,却未曾挽留她,她的态度应该强硬坚决些的,明明自己那么怕打雷,阿婆就不怕吗?!

    门开了,林凤和田磊同时走出来,田磊面无表情,冷漠地对她说:“你进去吧。”

    年华抬头看了眼,几乎是推门而入,却不发出任何杂音。

    田阿婆已经醒了,躺在狭小的病床上。

    因为磕到了头,她的头上包着一个厚厚的绷带,黄昏的屋内有些暗,可还是瞧得见她惨白憔悴的脸色。

    “阿婆!”年华哭出声来,上前握住她的手。

    “年帽啊…”田阿婆的头微微动了动,声音显得沙哑苍老。

    “阿婆,我在这里。”

    阿婆的手粗糙干裂,触感却很温暖很温暖。

    “年帽啊,不能哭,要坚强。”

    田阿婆那双浑浊的眼看向她,带着一位老者对晚辈的关切。

    她立刻用手背抹去了眼泪,哽咽道:“阿婆,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不是你的错。”

    田阿婆缓缓抬起一只手拍了拍她的手背,“阿婆有些事要对你说,你叔叔他不是个坏人,你不要怨他。阿婆的小柜子里有一些钱,你回家就把它拿起来,那是阿婆给你的……”

    “阿婆我怎么能要您的钱!我还没有赚好多的钱给您花,我还没有接阿婆到大城市里去住,我们可以去大城市里看医生,阿婆不会有事的……”

    对了,她还有空间啊!空间里那么多本书,给她点时间,总会找出办法的。

    她泣不成声,田阿婆轻声道:“阿婆一直知道你是个懂事的孩子,有这份心就够了。”

    不!她不懂事!她一点儿也不懂事!

    年华低下头来,手里的手越来越凉,越来越凉,她不敢抬头,任泪水洒在手上。

    …………

    田阿婆去了,享年69岁。

    葬礼是田磊与林凤家他们办的,田磊在灵柩前失声痛哭,一个大男人也不管形象,抽抽噎噎地自顾自说:“妈我没有好好孝顺你,妈您一辈子吃了那么多的苦,老了当儿子的也没能陪在身边!”

    年华的眼眶早已红肿,听到这话也忍不住再次哭起来。

    她连像叔叔那般大声喊叫的勇气都没有,只能凄凄流泪。

    田进文在一旁也哭了,对着她说:“奶奶最后都没有和我说一句话,她对你说了什么?”

    “她说你了,奶奶希望你要好好学习,听爸爸妈妈的话,奶奶还说很喜欢进进,进进不要难过。”

    “真的吗?奶奶说我了?”田进文红了眼。

    “是的。”她重重点了点头。

    林凤一把抱过田进文,眼神意外。她也并不是个蛮不讲理的人,今日这丫头能这样说,不管婆婆有没有说过,却也不再怨年华了。

    年华回到与阿婆居住的房间,看着熟悉的一切,她在这里住了快到四年,一时百感交集。老式的木床,墙上零零落落挂着一些东西,她找到了阿婆的那个柜子。

    颜色暗红的小柜子,有一格一格的抽屉,开了最后一个小抽屉,里面是一个小包裹,用碎花布裹着。

    这是阿婆平常放钱的地方,卖豆腐的钱,再加上她平生的积蓄,或许都在这里面,年华又小心翼翼地将它包起来。

    她快速地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却发现自己的东西少得可怜,她只带走了一个背包,是用麻布缝的,很结实耐用;一件衣服,红色的棉袄,是阿婆亲自为她缝的,里面塞了很多棉花,穿起来厚重暖和。

    也不管现在是夏天,年华将它套在自己身上。她很冷。

    去了一趟田磊家,趁着没人注意,她把阿婆留下来的那叠钱放在他们的枕头下。

    ————这是那叠钱最好的归宿。

    辗转走到光明小学的校门前。

    学校很静,学生们还没下课。

    她望着一年级的教室,良久,终于转过身。就像她曾经深深地望着阿婆的家,深深地望着这个小镇,到最后只能转身。

    要告别么?江小盼,她的朋友,林美妮,讨人厌却也很可爱的女孩子……有缘都会再见的,不需要告别。

    年华轻轻吸了口气,把手插在衣服的口袋里,身子显得单薄瘦小,她要走了,去向不知名的远方。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