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后的如烟事儿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九章 变天

    “江小盼,跑快点儿,别偷懒。;”年华转过身,对着与自己有一段距离的江盼淡淡说道,一只手搭在腰上。

    江盼累得快成一条狗了,听到她的声音,一个机灵“嗖”地跑到她身边。

    自从和年华成为了朋友,他每天都要跑步,下午放学和年华一路小跑回家,早上上学也要跑上一段,用年华的话讲就是,“生命在于运动”。

    他很赞同这话,为了能继续和年华做朋友,为了别人不再喊他小胖,他忍了!

    “一起跑吧,别掉队了。”

    年华其实很无语,不是说她跑步多快,而是她明显是用中等的速度在跑,江盼都嫌快。这哪是一个男孩,分明就是胖子!不对,此时的小盼确实是个胖子。

    见她身轻如燕,江盼不由加快脚步,他已经养成了一个习惯,每当年华喊他江小盼时,就会条件反射地挺直腰杆,叫一声到!

    晚上吃饭,爷爷心疼地说:“我的小乖孙啊,去上了几天学变瘦了不少,老师虐待你了?”一个劲给他夹菜。

    江盼立马冲到屋里,拿起镜子猛照,变瘦了吗?变瘦了吗??真的变瘦了吗???跑步能使人变瘦,以后他要继续跑步,嘻嘻!

    …………

    炎夏,午后。

    很平常的一天。烈日荼毒,知了声不绝……

    在这个偏远的山区,温度比别处要高出许多。

    昨天是三年级入学报名,开学已经几天了。

    空气中没有一丝儿风,沉闷地让人额头直冒汗。年华白皙的小脸此时红扑扑的,右手有一下没一下的在脸颊旁轻轻扇着。

    沉闷的天气持续了三天,年华直觉有雨,而且是狂风暴雨。

    和她一起并肩踱步的还有江盼,江盼背着一个书包,抬手用力擦了一下脸上的汗水,“好热啊!年华,今天咱们可不可以不跑步?”

    这两年江盼俨然成了她的小跟班,一向独来独往的她也渐渐习惯了,谁叫当初是她非要帮人家制定减肥大计的。

    “嗯,今天不跑了。”年华点了点头。习惯也是有特殊性的,这天气就跟地球撞火星似的。

    “太好了!”江盼不知哪来的劲,在原地蹦跶了几下。

    “江小盼,我看起来很凶吗?”

    以前她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从不主动与人套近乎。她现在很是疑惑,江盼的反应好像她是一只母老虎!

    “没有啊!”江盼几乎是立刻答道。

    “那么你听到我说不跑步怎么那么高兴?”

    “年华,我是有力气再跑,但我怕你跑不动,你看你太、太瘦小了。”

    “江盼!”她还瘦小,她怎么看也是一窈窕小淑女,被人说成瘦小,情何以堪啊!

    再看看正纳闷她为什么生气的江盼,足足比她高出了一个头多,结实的小身板,这么一比较,确实不是一般的瘦小了!混账,也不看看谁把你从土肥圆拯救成壮小伙的!

    两人路过一片山野,山野河间,有几个同校的男孩脱了衣服,在河里游得欢畅,清可见底的河水还能看出他们花花绿绿的裤衩,

    这一处经常有村里的小孩洗澡,江盼一脸蠢蠢欲动,“年华,我想和他们一起游泳。”

    他已经养成习惯了,什么事总会征求一下年华的意见。

    山的另一方,天边,暗得发沉,年华指道:“你看那里,好像快要下雨了,下河很危险。”

    山间突发大雨,最容易引起洪涝,这里的地形就像个盆地,不适合。

    江盼有些失望,不过年华说什么都是对的!

    河里的嬉闹声撞击着江盼的神经,到底是个十岁的男孩,眼神向往地看着河里,心猿意马。

    “小盼,如果下大雨了,跑也来不及的!”年华在一旁说着,说得很认真。

    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一种预感,江盼什么时候下河都可以,就是不能是今天,今天很危险,很危险……危险到她会失去这个可爱的朋友。

    “为什么?”江盼不解。

    为什么?为什么啊……那些声音,那些本该是同龄的孩子欢乐的声音,传到她的耳朵里,却成了一串刺耳的声音……那是什么呢为什么这么不安。

    因为啊,人总是忽略大自然的力量,灾难从天而降时,才知毫无反抗之力。

    “你看那边,又黑了!”

    江盼顺着她指的方向,果然乌云愈加浓重,好像天立马就要塌了下来,他突然有点害怕,跑到河边喊起来:“要下雨了,你们快上来吧!”

    “你说下雨就下雨啊!”

    其中有一个认识江盼的,道:“江胖子,快,一起下来游泳!”

    “不行!你们看,真的要下雨了!”

    有人哈哈大笑:“下个雨也能把你怕成这样,胆小鬼!”

    好心提醒他们会下雨,还被人骂胆小鬼,江盼的脸气得通红:“我才不是害怕呢,我不是胆小鬼!”

    他们顽劣地说:“江胖子,你不会不敢游泳吧!”

    “你都变瘦了还怕游不动啊。”

    “不是胆小鬼你就下来游泳!”

    “……”

    那个认识他们的男生看到不远处的年华,又道:“天天跟好学生一块,你怎么变这么娘们了,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你们说,他是不是娘们啊……”

    “哈哈哈……”

    取笑声在江盼的耳朵旁徘徊,他直起身,猛地就要脱衣服,手刚伸到一半,像是被雷劈到一样不能动弹。

    他回过头,看到年华站在不远处,那个时候,他不知道怎么形容这时的感觉,年华的身后仿佛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波涛汹涌,可是她波澜不惊,她在向他微笑,那么可爱的笑,恬静的笑……

    直到多年以后,他总能想起今天,天地中,山也虚无,水也虚无,只有一个她。

    他慢慢放下手走向她,仿佛一个做错事的小孩。

    “给。”她说。

    她就像往常一样变戏法,变出一大串的葡萄,紫晶晶泛着水珠。

    “渴了就吃这个吧。”

    江盼大叫:“年华你怎么会有葡萄!”

    ——————题外话——————————————————

    甩下节操,求点推荐,求点收藏,各种求……~\(≧▽≦)/~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