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后的如烟事儿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五章 和解

    既然向阿婆坦白了,年华也有了理由每天带一些水果回家给阿婆尝尝,多吃水果有益身体健康不是。《

    近来空间的山楂特别多,几棵山楂树上结满了红艳的果子,她打算也做些冰糖葫芦拿到小镇上卖,糖葫芦是孩子们的最爱。记得以前每每逛街看到街上有卖糖葫芦的,棉花糖的,总会掏钱买上一两串。

    或许只是想体验一下不曾拥有的幸福童年,手上抓着一串红彤彤的糖葫芦,天真而飞扬地笑着,跑着,嬉闹着……

    前几个月她也趁机到水果批发场转了转,往空间里增加了一些新的品种,比如说,荔枝,红枣,哈密瓜……

    瞧瞧家徒四壁的房子,再比起后世高冷的厨房,年华突然想秀秀手艺,前世她是从乡下出来的,后来进了燕淮西他们那样的贵族圈,受尽白眼。她第一次人流后燕淮西曾送她一套房子,她没好的文凭,没稳定的工作,一心扑在厨艺上,倒也学了七八分,傻傻地相信要想抓住男人的心就要抓住他的胃。

    她等着燕淮西能来看一眼,一个又一个漫长的黑夜,无尽的等待,终于满心欢喜,“留下来吃饭吧?”

    怯怯地开口,问得小心翼翼。

    “不了,我有事。”他就会瞥了餐桌一眼,抬了抬表,然后毫不留恋地开车扬长而去。

    就做枣泥糕吧,山药枣泥糕。她今天回来得早,正好可以给阿婆一个惊喜!现在她看来,亲情远比爱情来得可靠。

    说动手就动手。年华先是到空间里摘了一碗的红枣,将红枣洗净煮开,然后将红枣压榨去核,家里有一些地瓜米分,但是没有铁模子,她就自己动手把枣泥糕捏成一朵花儿的形状,再放到锅里蒸,如此过了十几分钟,她的枣泥糕终于出炉了!

    她做得不多,只有三个,自己吃了一个,还有两个拿到房间里藏起来等着阿婆回来吃。

    饭间年华吃了几口饭,撇下碗神秘地跑到屋里。

    “年帽,才吃几口饭就不吃了?”田阿婆见状念了句。

    快速从房间跑出来,端出一叠东西,“阿婆,给,我做的。”

    “这是什么?”年华手上的枣泥糕像一朵花一样开着,田阿婆看着怪喜欢的,比起村里那些糕糊好看多了,一时喊不出名来。

    “阿婆,这是枣泥糕哦。用红枣做的,阿婆快尝尝嘛!”

    拿起一块尝了起来,味道很好,透着淡淡的枣香,更难得的是她孙女的手艺,田阿婆又想到现在的红枣贵得很,问道:“年帽你用了多少红枣?”

    年华一时没想出用了多少颗红枣,低下头伸手数起数来,“一颗,两颗,三颗,四颗,五颗,六颗……”

    “这么多!”田阿婆忍不住心疼,“年帽,下回可不许这么浪费钱了。”

    差点露馅了。“阿婆没事的,今天的红枣是剩下的。”

    枣泥糕虽然好吃,但田阿婆毕竟老了,一块下去还算新鲜,两块就不行了。人老了,吃不得甜食,另一块催着年华吃了。

    年华突然知道阿婆不喜欢吃甜食,抬起头打量阿婆,她额角的一缕白发撞进她的视线,苍老的脸庞,以及越来越发皱的手,都看得她格外刺眼。

    饭后年华随阿婆去了一趟林凤家看望田进文。

    男孩子皮得很,一天不打上房揭瓦,田进文被打得屁股还有些疼,一个人在院子里玩弹弓,看到年华来,不善地问:“野丫头,谁让你来我家的?”

    年华不语,笑嘻嘻走近他,从身后掏出一串东西,道:“给。”

    “哇啊!糖葫芦!”他激动地跳起来,“给我的?”

    “是。”年华小声道:“不过你可不许对外声张啊。”

    田进文的态度好了点,这个年代,谁愿意给你吃的谁就是好朋友!咬了一颗糖葫芦说道:“你讲话怎么文……文……,文什么的?”

    田进文今年七岁,刚上一年级,总觉得年华就跟他老师似的。

    年华汗。

    “以后想吃什么就正大光明地去挣,别动不动学人家偷东西。”

    “啊?……啊……”

    田进文挠了挠头,愣愣地说:“这不会是你哪里偷来的吧?”

    “爱吃不吃。”年华懒得鄙视他了。

    “吃!就是偷来的我也吃!”田进文连忙将糖葫芦藏到身后,随即察觉到不对,又往嘴里咬了一颗。

    年华噗嗤一声笑了。小孩子真tm好哄!

    …………

    时光匆匆,转眼年华也就六岁了。

    八十年代他们这里还没有规定法定小学年龄,七岁之前也是可以读书的。

    “阿婆,我想要去上学。”趁着有一天年华对阿婆讲起了这事。

    田阿婆半响反应过来:“年帽要去上学?”

    她是想让孙女上学,不过年华现在才六岁,太早了。田阿婆原本是想,最早也要等到七岁。

    “是呀阿婆,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年华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小学的课程她肯定是会的,不过她还是要按部就班的,也算节约时间。在中国这样的国家,还是老老实实地混文凭吧。文凭是一张通行证,有总比没有好,能力什么的先不说。

    别说人马云以前成绩多差什么的,人照样还不是要去考大学。当你保证不了自己一定会是个不凡的人时,你就没理由藐视华国的社会体系。奥运冠军还要进入名牌大学混文凭呢。

    田阿婆想了想,自家孙女愿意去念书以后或许就不会在外面卖水果了,净不干些孩子该干的事,于是问道:“年帽想去镇里的学校还是村里的?”

    “阿婆我去村里的。”

    良禽择木而栖,是人都喜欢往好的地方去,但是镇中心的学费比村里的学费贵,年华是挣了钱,也要为将来考虑啊!再者她小学的课程都会了,去哪里都一样。村里离阿婆近,她比较放心。

    事情敲定了,第二天年华随着阿婆到村里的小学报了名。小学叫光明小学,红瓦矮房,已经生锈了的铁门,一个小操场,操场旁是用红漆写成的八个字,看起来端庄肃穆,苍劲有力。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学校通知两天后上学,田阿婆又带年华去镇上买了些本子,笔啊,书包是在地摊上买的,说白了就是一个灰布袋子。年华很满意,这样的书包少见。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