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后的如烟事儿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三章 小偷

    林父把她们引到了一处靠门的酒桌。樂文小說|桌边的小男孩正低着头吃一个剥了皮的橘子,见到她们抬起头来,一张嘴上满是橘子屑。

    年华才知道这是叔叔婶婶的儿子,阿婆的孙子,田进文,七岁,比她大两岁。

    “奶奶!”

    “进进啊,快来让奶奶瞧瞧。”田阿婆直笑,爱怜地把他抱在腿上,替她擦着嘴边的橘子渣。

    田进文得意地看了年华一眼。

    没错,是得意。年华真怀疑自己看傻眼了,小孩子的世界令人无法理解!

    “进进,这是年华,叫妹妹。”田阿婆乐呵呵地向孙子介绍年华。

    “野丫头!”田进文清晰地吐出了了几个字。他才不喜欢奶奶新认的这个孙女呢,妈妈说奶奶可疼他了,以前奶奶只疼自己一个人的。

    一旁的林父还没等田阿婆开口,就拉下脸:“进进,胡说什么!叫妹妹。”这种话在家里说说也就算了,今天什么场合,让人听见还不说他们家欺负人,这个孙子,真是被他妈宠得无法无天了!

    “我不要!她明明就是个野丫头,我才没有妹妹!”

    田阿婆叹了口气,哄道:“进进,不许这么不听话,年华是妹妹。”

    “你个泼孩子,再不叫我打你了!”

    眼看林父就要去拿棍子了,田进文不情不愿喊了声,“妹妹。”

    农村人打起孩子是毫不手软的,上辈子年华不是很喜欢孩子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因为孩子哭起来真是太吵闹太令人烦躁了!后来自己怀孕了,她才觉得以前的想法有多么可笑,世上哪有不喜欢自己孩子的母亲。

    年华看了看阿婆的脸色,甜甜叫了句:“进文哥哥。”

    哥哥不哥哥的她不是很在意,只要不让阿婆烦心就好。

    田阿婆的脸色这才好转。她的孙子不会说这样的话,不用想也知道是儿媳妇在家念叨的。不过阿婆毕竟老了,总觉得小孩子不懂事,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倒也没说什么,直感叹年华懂事。

    “妈,您来了啊!”田磊出来招呼了一下,就又到屋里陪着林凤忙和了。

    寿辰要办得隆重,又杀鸡又杀鸭的,家里人不多,她和林凤还有岳母已经够忙的了。

    一场酒席下来,已是下午。

    林父意思地给年华抓了一大把糖果,惹得田进文在一旁瞪眼。

    “哥哥,给。”年华抓了一半的糖给分给他,他毫不客气地接过。

    年华笑笑,毕竟还是孩子嘛。小样儿,几颗糖果就能搞定!但是,她还是小看田进文的顽劣了。

    …………

    这一天年华依旧卖完水果回家,发现家门口围着好多人。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难道是阿婆回来了?她在心里低叫。

    走过去,那些人都看着她指指点点。

    “快看,你说田阿婆瞎好心,养了一个小偷在家!”

    “是啊,小小年纪就会偷东西了,看她长得这么水灵。”

    “有爹生没娘养的小杂种。”

    这话越说越难听了,年华皱了皱眉,快步跑到屋里,世上的事情有时候就是那么莫名其妙。

    果然,屋里除了阿婆,还有田磊,林凤,田进文。

    田进文在林凤身后朝她扮了个鬼脸。

    “来,年帽,过来。”阿婆的脸色有些沉重。

    年华走到阿婆身前,看清桌上放了一叠钱,大约二十来块,不正是她放在床单下的钱么?

    林凤冷哼一声,“妈,您养的好孙女,现在她回来了,您问问她吧。我的二十块钱,好好地放在家里怎么会不见了,原来是被人藏在了这儿了!她一个小丫头,哪来这么多钱。”

    听她如此说,年华了然,感情是把她当成小偷了,桌上的钱是她昨天卖完水果挣的,没放空间,直接垫在床下,头一回不放空间,便被人抓住了莫须有的把柄,这叫什么事儿?!

    “阿婆,我没有偷钱。”年华对田阿婆道。

    “阿婆当然相信年帽不会偷钱,只是,小年帽你告诉阿婆,你的钱哪儿来的?”虽然相信年华,但她刚看到那么多钱时也是一懵。

    “那是我自己的钱。”

    年华不打算现在当着众人的面说出钱的来历。

    “你自己的?你一个丫头片子哪来的钱!妈,您就是给她一些零钱,也不至于到二十块吧。”林凤看着两人,咄咄逼人。她就是看不惯这丫头,最好能趁着今天将她赶走。

    年华压抑住心里的怒火,轻轻吸了口气,重生后就若是被这等小事打倒,那她真该羞愧得去撞豆腐了!

    她的笑容若水清云闲,“婶婶,身正不怕影子斜,说了不是我偷的就不是我偷的。至于我的钱怎么来的,我想我没必要向婶婶您汇报吧。您又有什么证据证明桌上的钱是您的?昨天到你家喝酒的人那么多,凭什么一定是我呢?”

    这时候没有指纹识别没有监控系统,大伙比的就是谁有理,谁的嗓门大。年华是小孩,只能以理服人了。她虽然不好惹事,但也必须为自己正名,由不得他人诬陷自己,让阿婆难做人。

    她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林凤都怀疑她是不是一个小孩了,理所当然道:“不是你还能有谁,钱摆在桌上,大伙都看见了!”

    “够了!我的孙女我自己清楚。”田阿婆喝住林凤。

    林凤连忙朝田磊使了个眼色,一直未说话的田磊开口道:“妈,阿凤的钱也不能无缘无故飞了……”

    田阿婆的脸上满是失望,年华心疼地握住阿婆那双苍老的手,“阿婆……”她该有多心酸。

    “婶婶。”年华的眼神慢慢凌厉,“既然您的钱是在家里丢的,敢问婶婶找过自己家人吗?”

    “自己家早就翻遍了……”林凤突然反应过来,“你什么意思?”

    “没别的意思……是不是我把婶婶的钱找出来,婶婶就不怀疑我了?”

    林凤满脸不相信,她心里早就认定了年华就是小偷。本来她也没想怀疑年华,但是今天带着儿子去婆婆家,在年华屋里翻出这些钱,她想也不想就信了!

    年华翘起嘴角,“婶婶,我知道你的钱在哪。”

    “哼,我倒要看看你能弄出什么花样。”林凤觉得她笑得怪异,但还是无所顾忌。

    “在这之前能否问个问题?婶婶既然说我不可能有那么多钱,阿婆给我的钱也只够买些小零嘴,那么进文哥哥呢,婶婶是否也给了他零钱?”

    她早就注意到田进文的表情不寻常,再者,她能透视。一下就看到了田进文衣服的口袋里有一叠钱,十九块一毛。

    林凤道:“我给进进的零钱他早花了,其他的钱我替他收着呢。”

    意思是她儿子的钱可比你这个野丫头的钱来路正了许多。

    年华好奇地问:“可是进文哥哥口袋里的钱是怎么回事?”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