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后的如烟事儿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章 空间

    一觉醒来,年华决定去那间屋子里看看。% し

    推开门,古朴的气息犹如一幅古轴,徐徐铺展开来。

    梨花书案,砚台,宣纸,笔墨。

    红木桌,贵妃椅,茶几,茶具。

    几列齐整的柜子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线装书。

    年华正欲走近翻开一本来看,刚走到书柜前,眼前突然晃出一个貌似异时空,脑海里空白涌现出许多知识,成千上万的字符在眼前飘来飘去,这是,这是金手指?。

    金手指,**裸的金手指!她上辈子虽然喜爱看书,但也不带这样侮辱人的!

    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开金手指的副作用是什么谁能告诉她,是减寿十年二十年还是三十年?

    那么问题就来了,如果有一天有人拿着一个金手指,你愿意用自己几十年的寿命换么?

    之后年华转了一圈,发现并没有类似于洗髓丹,修真**之类的东西,看出什么了吗,这是本平凡的重生空间种田文,而不是逆天的都市异能重生文。

    年华松了一口气,人一辈子就够了,就算有遗憾有不如意那也是有始有终的。如果能重生就该谢天谢地了,兴许你哪天醒过来就会发现这不过是一场黄粱梦。

    所以,她从来就不奢求能够羽化成仙,功德圆满。是要积多少的德,才能对得起佛祖?毕竟人无完人,人总归有七情六欲。

    最外围的一个书柜旁,是一个大箱子,没有上锁,打开一看……年华闭了闭眼,有些反应不过来里面的光辉璀璨。

    只见一个箱子里,满满的都是朱钗,云赞,步摇,项链,玉镯,戒指,金银珠宝就是这样的吗?

    前世年华很喜欢曹植的《洛神赋》,一整篇背得很熟不说,时不时就喜欢念两句,可惜曹植并没有留下洛神的真迹,那时她就想,要是曹植把洛神赋刻在某块布帛上,某块石头上,岂不是价值千金。

    因此年华看着眼前的这块屏风,简直有些傻眼了,“子建啊!天哪,这是奇迹吗?!”

    顾恺之的《洛神赋》是画在纸上的,而这里的《洛神赋》完全是照着顾恺之的绣在屏风上,一针一线,精妙绝伦,甚至图画的旁边还有一首完整的洛神赋,其字迹真真是翩若惊鸿,宛若游龙!

    年华从震惊中走出空间已是中午了,或许是有了空间作为后盾,她一下子自信起来了。

    只是周围大大小小的树木环绕,中间那么多条路,条条通罗马,她该选择那一条?

    正踌躇不前,前方的小路上突然传出一阵细碎的声音。

    有人!

    年华下意识想躲,东转转,西转转,最后躲到身后的树背上。

    来人是一个大约七十岁左右的老奶奶,穿着一件红棕色的棉衣,一条灰色的布裤,一头白发扎起来,脸上布满了深深的皱纹,身后背着一竹篓。看起来很有精神。

    田阿婆今天照样到山里采药,采完药便走走转悠几下,这不人老了,但老人家还是感到有可疑人物,活到这把年纪,什么没见过,什么坎都过来了,她可不信这世上有什么鬼神。

    听说这里闹鬼,采了半辈子的药,也还不是平安无事。

    待瞥见树后那抹鬼鬼祟祟的身影,小孩?老人家嘴里露出一个狡猾的笑容,然后掉头走了。

    年华正愁着要怎么出去,这里这么大她可不想兜兜转转找出路,正巧看到一个慈祥的老奶奶,嗯,或许跟着她就能出去。

    微微一笑,她轻轻迈动步子,她现在人小,走路没什么声响,应该很难被发现吧。

    “出来吧。”

    上一刻的想法立时被扼杀在摇篮里!

    年华一愣,这是在跟她说话么?

    不对不对,整的跟悬疑剧,武侠剧似的。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么。

    田阿婆打量着眼前的小娃娃,衣衫破烂,生的是格外好看。闪动的杏眼,散发出着晨晓的朝气。

    人老了,就格外喜欢小孩子,尤其是眼前这位十分灵气的。

    “阿婆对不起,我迷路了,想要跟着阿婆出去,我没有恶意的。”

    小娃娃咬着唇,好像很可怜的样子。

    田阿婆的眼前忽然闪现出另一个小孩的样子,记忆太久了,那张脸模糊了,唯独那双孩童的眸子,肚子饿了吵着要吃饭时,也是这样委屈。

    老人家苍老的脸上露出笑容:“你这小娃娃还真有趣,小胳膊小腿的就是有什么恶意老人家我还能怕了你呀。”

    “哪家的小娃娃到处乱跑,你家在哪里,阿婆送你回去。”

    年华摇摇头,“我没有家。”

    “胡说什么,你阿爸叫什么?”

    “不知道。”

    “你阿妈呢?”

    年华摇头。

    “家里还有像阿婆这样的爷爷奶奶吗?”

    年华摇头。

    她一问三不知。田阿婆想可能是哪家遗弃的孩子,慈爱道:“既然你叫我一声阿婆,那就跟我回家住吧,阿婆我一个人,怪冷清的。”

    那就跟我回家住吧。

    那就跟我回家住吧。

    这话触动了年华心里最深处的柔软,饶是最亲的爸爸,奶奶,也从来没有向她表达过这样的意愿!

    年华的眼眶红了,声音哽咽:“谢谢阿婆。”

    田阿婆慢慢弯下身,一双苍老的手替她擦了脸上的泪水,“先别说谢,你这小娃,看着不傻其实也是个傻的,你就不怕阿婆把你卖了呦!”

    阿婆的手满是茧子,碰到脸很不舒服,但年华一点也不嫌弃。

    “阿婆一个老人家就是有恶意我也不怕的。再说了我又不是小红帽,阿婆也不是大灰狼。”

    说完两人都笑了。

    田阿婆牵起年华的手,“小红帽是什么东西,哎呀人老了,不比你们小娃娃,知道老多稀奇古怪的事。”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