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后的如烟事儿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章 透视

    阿妈不施米分黛依然天生丽质,不知道上辈子为什么她没能遗传到母亲的样貌,长相中上。=

    据说阿妈是被人从京城拐卖到这个偏远的村庄的,来的时候已经不记得自己的名字,后来当了莫家的童养媳,姥姥随便给起了个名字叫小丽。四年前生了年华伤了身体,月子里家里穷没东西调养,落下了病根。成日里伺候姥姥伺候爸爸,身体每况愈下。

    最终得了肺痨去世!

    阿妈很爱她,每当抱着她时,脸上的笑容是那么温柔慈爱。这样的女人,若是随便在一户好点的人家,都不会早逝,也不会嫁给莫军强这样五大三粗的男人,也不会如后来那般任命地在这里活着。

    她想再看一眼母亲的笑容。

    这样想着,那副棺材仿佛就如透明了般,母亲那张依然美艳却死寂的脸出现在她眼前。

    那些人已经要出发了,莫年华一下冲过去,哭着喊:“不要,不要带走阿妈!妈妈!”

    周围的人没想到她会这么失控,莫军强走过去拉住她,沉声道:“年妹,不要胡闹,你妈妈要走了。”

    “不!不会的,妈妈不会走的!”

    莫年华想要去追,只能看着队伍渐行渐远,因为莫军强拉住了她,怕她闹事。

    “爸爸,爸爸!”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年华再也忍不住抱着莫军强的腿哭了起来,悲伤的气氛勾起了莫军强对亡妻的怀念。他轻轻摸着女儿的头顶。小丽人漂亮,又经常操持家务,这样的媳妇她还是满意的,现在……

    …………

    莫年华想想阿妈的脸就分外难受。她一个人坐在地上,把脸埋在膝盖上,小小的身体缩成一团。

    半响她突然她抬起头,“为什么我能看到阿妈的脸?”

    她居然能透过棺材看到阿妈的脸,这、这是……传说中的透视?

    将眼睛对着墙上,年华想着心里的意愿。

    眼前的墙就像是真空了一样,变成了透明色,这是姥姥与她的房间。

    姥姥与阿爸坐在桌子旁。莫军强苦着脸,有点畏缩:“妈,年妹好歹也是我的女儿,这……”

    媳妇刚刚走,他妈又要把女儿送走,怎么想都觉得对不起小丽。

    何翠云看着儿子不争气的样子,劈头一顿教训:“女儿女儿,女儿有什么用,女儿能给我们莫家传宗接代?!你赶紧给我娶个媳妇生个孙子,到时候成了家,放个赔钱货在家多膈应人家!”

    何翠云本就不喜欢小丽长了一副狐/媚/子样,孙子生不出,又是个短命鬼。赔钱货就是赔钱/货,生的女儿一副病态样,估摸着将来也短命,不如现在扔了,也比过将来晦气!

    年华无声地笑了,姥姥啊,这辈子还是要把她送走,能怪么,能怨吗?

    老一辈的人重男轻女的思想根深蒂固,就像一个土生土长的中国人,很难接受欧洲开放国家的环境,也很不能理解,比如日本人总是对人点头哈腰礼貌到了极点,英国女孩子性生活极其混乱太不可思议了等等。

    只是阿爸会怎么说呢?

    “妈,年妹五岁,用不了家里多少东西,多一双碗筷的事情,整成这样让村里人笑话。”

    “一双碗筷,你知道你妈我养你多不容易!一双碗筷,有本事你去养?!”

    这话说到了莫军强的痛处,他们家拮据,他也不过23岁,肯定是要再娶的。闺女出生时,他不见得多喜欢,但也不讨厌,现在再养一个年妹真的是困难,小孩子最是麻烦,一生病,要花不少钱。

    这么想着,他也犹豫了。

    “我不管,三天后,三天后我就把年妹送走!”何翠云态度强硬。

    年华紧紧地盯着阿爸,不放过他脸上的任何表情。莫军强的眼神明显挣扎了下,最终还是叹了口气,接受了何翠云的提议。

    自嘲地笑了,就这么放弃了,考虑也不考虑几天?呵呵,这样的父亲……年华掩去眼里的落寞。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不说农村,整个中国都是落后的。

    年华所处的莫家村就在北方与南方的交界处,她的家里完全就是土房,连瓦房都住不起。总共两个房间,用木栏栅围起来的小院子,院子里养了一些鸡啊,鸭啊,白天时到处跑。

    她知道,姥姥不要她是因为她年纪小,不懂事,是个赔钱货。她想要挽回亲情,想要证明,她也是懂事的,或许姥姥就不会抛弃她。

    所以第一天,莫年华早早就起了床,只差闻鸡起舞了。

    何翠云在门前的小屋里烧饭,她乖巧地走过去,道:“姥姥,火快灭了,我帮你烧吧。”软糯的童音甚是清脆,甜甜的,年华自己的心里迅速起了鸡皮疙瘩。

    何翠云明显愣了。

    然后莫年华像模像样,有模有样拿起堆着的柴禾,往火堆里放。

    何翠云明显松了口气,还要洗菜,也就不想这小丫头这么懂事了。

    年华把柴禾一块一块往里塞,等到把旁边的柴禾都塞得差不多了,拍了拍手,小声道:“bingo!"

    可以安心等饭熟了!

    然而一会儿过去,火势突然加大了,她慌了,刺鼻的烟味儿冒了出来。上辈子在孤儿院长大,她很少煮饭,没接触过这些东西。

    “怎么办呀?”

    何翠云洗完菜,听见年妹“咳,咳”的咳嗽声,大步走过去,看到情况,一手把年华拉到边上,滔起一把水把火灭了,恶狠狠道:“相信你会烧火才有鬼咧!”

    水浇在灶里发出哧哧的声音,年华委屈道:“对不起,姥姥。”

    吃饭的时候她尽量低着头,脸已经洗过了,干干净净的,衣服整理过了还是沾了些黑灰。

    何翠云瞪着她仿佛能把她瞪出几个洞。

    莫军强不明所以,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年妹,你怎么弄成这幅样子?”

    “妈,您这是怎么了?”

    ———————题外话————————

    大家端午节快乐!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