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后的如烟事儿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一章 痛逝

    魔都上京自古以来,就是钱权密集的盛地。&

    正月的上京残雪未消,这几日更是冬雨绵绵。一场小雨刚过,夜幕拉下,空气里弥漫着寒湿的雾气,宽阔的道路上也是水泞不堪。

    如果认真的话,会发现有一个目光毫无焦距的年轻女子,宛如游魂般行走在人来人往中。

    她的五官不错,面容称不上很美,顶多算是清秀。或许是因为冷,脸色苍白得很。削瘦的身材,裹着一件浅蓝色的外套,内里是一件米黄色的毛衣。深棕色围巾,牛仔裤加羊毛靴,全身上下衣着不是很华贵,却给人一种干净端丽的感觉。

    而此时,女子抬起头来,一双眼睛红肿得厉害,可见是哭了很久。

    他不要孩子。

    他又不要孩子……

    想到这,莫年华的心都像被刀割了般难受,一刀一刀,疼痛难忍。

    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第一次怀孕是在六年前,她十八岁。那是一场意外,于他而言。但对她来说,却是一场惊喜!

    他冷淡而残忍的一句话,转眼教她身处地狱,“把孩子打掉。想要多少,你开个价吧!三天时间,别逼我动手。”

    看垃圾一样不屑轻视的眼神啊……

    她想逃,逃得远远的,远得没有一个人认识她莫年华。她会把孩子生下来,隐姓埋名。然而上京遍布他们那个圈子的势力,她根本无处可逃!

    被他的人丢到医院,冰冷的床榻,消毒水刺鼻的味道,莫年华一辈子也忘不了。

    现在她再一次怀上了,二十四岁。

    她以为自己做过一次人流,他会心软的,他会念着这不是她一人的孩子,也是他的呀!然而她高估了自己,他依旧不要孩子!

    在他们那个圈子里,她就是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她就是妄想飞上枝头变凤凰的麻雀,她就是插足别人感情的第三者……

    甚至于有一个被人包/养的情妇专门跑来问她,“你又怀孕了?!怎么怀上的,燕少没做措施的吗?不可能没做措施啊!还有,就你这条件,燕少怎么会碰你啊……你教教我呗……”

    呵呵,教教你,怎么教你?

    她能说他们确实没做过措施,而且都是一次中奖,运气好得都能去买股票,买彩票了么!至于做措施怎么怀孕,在避孕/套那里扎个洞,不然事后拿着避孕/套去做人工受/精等等或许可行。

    总之,莫年华没理她。

    医生说,她做过一次人流,虽然手术成功,但也是伤了身体。况且她的身体太弱有家族遗传,若是再做人流,子/宫承受不住,怕是以后很难生育。

    这些种种都换不来她爱的男人的回心转意,怜悯倒是有的,愿意再多给她一百万!

    她真的不愿意,她不要钱,她想要找他,打电话没人接,去公司不让进,事到如今,她真的绝望了!

    呵呵,钱啊,这真是一个看钱的年代啊……给你钱你不要,那就相当于给脸不要脸,怎么说来着,矫情,装纯。

    …………

    夜静悄悄,耳边能听到风的低微呼啸。

    莫年华环顾四周,原来不知不觉走到这么偏僻的一角!

    黑暗的小巷里,荒芜人烟,路灯微弱的灯光照在巷口的地面上。

    一股强烈的不安涌上心头,她安慰自己穿过巷子或许就是街道了,抬脚走了过去。

    心砰砰跳得厉害,每上前一步恐慌愈加强烈。巷尾处根本就没有出口,只有一间废旧的钢铁厂,看起来非常空旷,地上乱七八糟摆放着一些废铜烂铁。

    下意识地用手覆住小腹,莫年华决定走回去。

    才刚迈开脚步,钢铁堆的门后突然传来声音,“老大,有人!”

    饶是是个傻子,也知道此时应该跑。

    里面出来两个男人,一个身形矮小,一个格外强壮,两个人的目光都透着凶狠。

    “妈的!”那强壮的男人骂了一口。接着是一阵稀里哗啦的钢铁相撞声。

    组织正在里头召开会议,他们哥几个在这混了几年,终于要有出头之日了,要是连看门都看不好,上头的人生气了,他们大卸八块都不够用!

    哪个不识好歹的人敢来坏事!

    莫年华只觉得有一股强大的力劲拽了她一下,被狠狠地甩到墙上。

    头撞到墙上,传来一阵剧痛,她狼狈地摔到地上,即使用手护着小腹,肚子也猝不及防地撞到地面!

    好疼!

    “靠!哪来的臭娘们!”

    莫年华已经痛得说不上话了,眼泪簌簌下流。

    “老大,要怎么处置?”有人问。

    她忍着痛,手颤抖地从衣角下摸出手机,按下那一串她熟悉得倒背如流的号码,这一刻不她才意识到二十多年来自己活得多失败,她没有朋友,没有亲人,她不知道要找谁,除了燕淮西。

    快接,快接啊,淮西。淮西你一定要接,求你了……

    “处理掉,动静小点,别惊动了里头。”

    “不。”莫年华惊恐抬头,一只手手紧紧抓着腹部的衣角。

    “唔!”不等她有所反应,便被人捂住了嘴巴,一把锋利的刀子捅进了她的肚子!

    身体里的热流顺着大腿涌出,一波接着一波。

    眼睛蓦地睁大,她叫不出声来,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眼里流出痛苦的泪。

    地上染了一大片鲜红的血迹,那个捂着她的嘴的男人,突然叫了一声,“她在打电话!”

    另一个男人低头看了一下自己被染红的裤子,道:“她怎么流这么多血,不会是个孕妇吧!”

    小个子男人只是看了一眼她的肚子,再看看手机上的署名,“燕淮西,上京姓燕的没几家,这名字好像哪里听过。老大,你说会不会是那个燕家?!”

    “管他是不是,可能只是燕家的小情人,你看,这里不是一直没接通嘛!啧啧,燕少怎么会看上这种货色,还没老子玩过的女人有料!”

    “别说,身材不错。”

    “干瘪瘪的不错什么!”

    他们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话。

    莫年华的意识渐渐模糊,她费力地想要睁开眼皮,眼睛只能瞥到那男人手的一角,蓝色的刺青如同白雾在眼前飘散……她一直放在肚子上的手,终是轻轻动了动,没了生机。

    与此同时,上京最大的的酒店,皇城俱乐部。

    一间华贵的vip包间里,走出一个女人,她扭着妖媚的身线,一脸得意。被燕少点了,以后的好日子多着呢。

    燕淮西刚从浴室里出来,悠闲地坐在床前,随手拿起手机,看着手机上的未接电话,是一串陌生的号码,他英挺的眉毛皱了皱,讽刺地笑了。

    无关紧要的人。

    这时电话响了,按了免提,里面传来发小的声音,“喂,西子,我介绍的那个雏儿怎么样?你可悠着点,小心你未婚妻发现了。”

    他还没说什么,电话里传来一阵噪杂声。

    发小痛呼,“秦风,不就一个女人,你也下得去手,啊!”

    秦风接过电话,“淮西我告诉你,下个月就要订婚了,你要是敢欺负我妹妹在外头乱搞,我第一个不放过你!”

    “不过是玩玩而已,心念那边你替我瞒着点。”燕淮西笑了笑,无所谓地说着。

    提到未婚妻江心念,不,现在应该是秦心念,他还是有所顾忌的。这是他第一个看得上眼的女人,她坚强,自立,清纯,又是兄弟的亲妹妹。

    难得有一个女人他不讨厌,但也说不上爱,既然顺眼,订婚也不是不能接受。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