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祖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八章 灵物出 杀戮起

    古玄消失后。也就一炷香的点时间,三三两两的修真者,都汇集了过来,灵泉扎根地脉之上,牵引灵泉泉眼,就相当于破坏地脉,先前古玄收取灵泉泉眼,动静太大,把附近人都给惊动了。

    嗖嗖嗖!三道剑光过后,有三人御剑而来,看到灵池边上的紫龙草,不禁大喜。

    “哈哈哈,发财了,紫龙草!”

    “赶快采摘!”

    三人刚采摘不到十株紫龙草,便又有人来了,这次来人有点多,足有二十六人,这帮人看到紫龙草,大呼一声,全部一拥而上,不到二十个呼吸,所有的紫龙草全都被采摘完毕。

    刷刷刷

    又是三人到来,看到三人长袍上的符篆,先前喧哗的人群都静了下来。人群中跑出两人,对着其中一人行了一礼,急忙将先前采摘的紫龙草拿了出来。

    “风雨楼!”

    “天灵宗内门弟子首座风雨楼!”人群中不禁有人惊呼道!

    “大师兄,这是我刚采摘的,人太多只采了四株,都是五叶紫龙草!”

    “原来是王玄师弟,你采摘的便是你的,回到宗门是兑换灵石丹药,还是到丹峰请人炼丹,皆由你自己决定,我天灵宗跟其他宗门不同,不会强拿宗门弟子的财物。”风雨楼直接拒绝了。

    “王玄师弟,你就听大师兄的吧!”风雨楼后边的两人开口了。

    “那好吧,等回去了,我去丹峰请长老炼成丹药,到时候大师兄,聂昆师兄,杨开师兄都有份。”

    风雨楼微微一笑,也不知咋想的,慢步来到灵池边上,仔细打量起来,看着先前的泉眼之地,脸上闪过一丝遗憾。重新来到灵池边上,拿出一个蓝色小瓶,打出几道法诀,一股吸力自瓶内而来,整个灵池开始翻滚起来,化作一道水流,流入瓶内。

    灵池内的灵水肉眼观察见的速度消失着,直到池底显现出来,风雨楼一翻手将蓝色小瓶收起来,拿出一个玉铲将池底黄绿色的泥土收集起来,装入储物手镯内,收起玉铲,拍拍手走了,天灵宗的几人也跟着离开了!

    风雨楼离开,湖底硬是低了一尺厚,最先来到此地的三人满眼火热地盯着灵池内壁,拿出飞剑,也开始挖泥,多数人不解,三人挖了足有三分之一时,突然有人叫道:“碧乳灵泥!”

    “什么,碧乳灵泥?”

    “三阶土系灵物,混蛋你怎么不早说?”

    “抢啊,不然都被他们挖完了!”

    一片人开始抢挖泥土,没一会,灵泥被挖一空,大部分人都没得手,少数几个抢的快的,或多或少挖了点。

    最先来到此地的三人,此时正要离开,却被一片人围住,三人对视一眼,各自祭出一道锁链,锁链一处,一股血腥味,瞬间弥漫在空中。

    “杀!!!”

    三人背靠背,同时将锁链祭出,三道黑色蟒蛇,穿入人群,一个回合过后地面多了三张人皮。

    “他们是血魔宗的人,大家用火系雷系法术攻击!”

    一时间数百道符篆都朝着血魔宗三人攻来,火球符,火蛇符,天火流星,小天雷符等等,所有符篆全部都是两三级法术,属于低级法术,但是也架不住数百张符篆一起攻击,一瞬间血魔宗三人便处在漫天雷火中。

    “雷火珠,爆!”

    一个满脸疯狂的散修,将一颗珠子扔向血魔宗三人,血魔宗的三人本来已是强弩之末,这时看见一颗雷火珠飞来,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啊,凌岛你个卑鄙小人,我们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葛煜,费斌,我们三人死,还不如用你们两来成全我,我会替你们报仇的!”凌岛说完化作一道血光已是远去,所用之法正是魔门血遁术。

    葛煜与费斌二人眼中一片死灰,两人已被符篆攻击的真元耗尽,又被凌岛用噬灵锁链束约,只能原地等死。

    砰!一声爆响过后,哪里还见魔门弟子身影?均已被炸成灰烬。余下的人看到已无好处可拿,都施展手段离去,原地只留下先前满脸疯狂的散修,此时却是双目失神,呐呐地站在原地。

    刷刷

    两道人影出现了,却是林晨与袁华!

    “明浩道友,怎么你一人在这?不知明飞道友去哪了?”林晨看着发呆之人,满脸疑惑。

    听到有人跟自己打招呼,明浩也醒了过来,满脸警惕,看到来人后,才松了一口气。满脸悲伤说道:“不瞒两位道友,我兄弟明飞却是被血魔宗凌岛杀害了。”

    说完眼中哪有悲伤,全是杀意。紧接着又把‘紫龙草’与‘碧乳灵泥’之事说了一遍。

    林晨与袁华不动声色略微一点头,齐声道:“还望明浩道友节哀顺变,报仇之事,还得三思而行。”明浩也略微一拱手,到底有没有听进去,也只有明浩自己心里明白。

    “不知两位道友前来有何事?”

    “哎,说来话长,当时被妖族血屠夫抓来,还以为魂飞魄散,没想到,进入后才发现是一处秘境,当时被传送到一处广场,血佛果也没见到,倒是广场中间有一座佛塔,但是却有禁阵保护,没有办法进入,只好另寻机缘,一路走来,也得了一些资源,却是想寻一些精通禁阵方面的道友,一同前去破阵。”林晨说到这时略一停动,紧接着道:“一路行来,各大宗派之人遇到不少,但是散修却是一个没有碰到,直到先前听到此地有动静时,我跟袁华道友才急忙赶过来!”

    明浩听完林晨的讲述,心中已经有了决定,便道:“二位道友,我也略懂一些禁阵,可否给贫道一试的机会?”

    林晨二人假装思忖了一会,为难地道:“道友,不是我二人小气,而是我们二人还要去寻一些禁阵大师,不可能半途而废,这不这样,明浩道友跟我们在一起,在寻几个禁阵大师,我们一同回去破阵如何?”

    明浩一听暗叹口气,跟林晨二人打过一声招呼,便准备离开。

    这时袁华出声道:“明浩道友,你看这样行否?我们将广场所在地路线刻录一份给你,然后我们各自出发,最后广场集合,如何?”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本来准备离开的明浩,此刻得知这样的结局,无疑如天上掉馅饼,自是高兴,遂道:“只要有了地图,我便可以到那,两位道友不必再管贫道,自去忙你们的事情,此次算我明浩欠两位道友一份人情。”

    送走明浩后,林晨二人心中暗喜,但是一想到魔皇那冷漠的眼神,两人心里打了几个哆嗦,一时间心里满是绝望。

    “唉!不去想这些,我们赶快去多告诉一些人,尤其是各大宗派的人,他们起了争执,这样我们才有一线生机!行动吧!”袁华无奈说道。

    一阵微风飘过,两人也御剑离去!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