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祖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四章 抱丹诀 佛果现

    此时,整个万灵星都沉寂在一股恐慌的氛围内,归元宗已杀数百人,灭了一个魔门门派阴符门。血魔宗作为魔门领袖,麾下宗门被灭,自然不会无动于衷,血魔宗的四劫散魔乌远山,直接杀上归元宗驻地,一记血雨腥风,归元宗弟子死伤一片,金丹弟子死了三十七人,元婴期弟子死了三人,两名分神期的执事也被击杀,最后惊动了归元宗散仙书种鸿,两人大战三天,乌远山被重创,一路逃回血魔宗。

    血魔宗发出血魔令,魔门弟子每人必须杀一名归元宗弟子,一时间整个修真界乱了起来,归元宗弟子成了被劫杀目标,底层弟子死伤一片。

    最后归元宗书种鸿去了血魔宗一趟,不知达成什么协议,血魔宗将血魔令撤了,归元宗也发出公告,内门十大弟子被人杀了五个,只要有人提供线索,赏灵石十万。

    灵剑宗余通来到归元宗驻地,将仙器争夺说了一遍,说最后一众人都没有找到仙器,再集合时,归元宗四人与一名金丹修真者不见了,一时间古玄的样子在修真界流传开了。

    蛇族驻地,黑蒙端坐上位,却是略带焦急,不知该如何处理。咳嗽一声道:“你们都看过玉简内的内容了,归元宗悬赏的人,便是古玄,你们可有古玄消息?”

    堂下一群人,相互交接,最后均是摇头不知,“我们所有人都没有古玄消息,都回去发动万蛇令,搜寻古玄下落,一有消息,立即上报。”随后一群人都散去,只剩下黑蒙跟一位老者。

    。。。。。。。。。

    无名山谷洞府内,古玄睁开了眼睛,发现已经过去了十天,原本受创的身子都得到了恢复,不但如此,还更上一层楼。古玄将原空的储物戒指拿出,急忙需找起来,一共找到四块玉简,一本草木经。

    约莫一盏茶的时间,古玄将所有内容全部看完,几块玉简内记载的是归元宗的一些功法,而最有价值的便是那本草木经,草木经记载了无数灵物丹方,经内有一功法“抱丹诀”。

    据记载,‘抱丹诀’是一位名叫药灵子的炼丹宗师所创,药灵子大师炼丹步入宗师境界,却没有一件心仪的炉鼎,便自己锻造了一件炉鼎,奈何,怎是感觉不能与自身形成默契,接连数十年都没有进展,一次给一位剑仙炼丹,恰巧谈到剑婴,药灵子得到一丝灵感,花费数百年,终于创出‘抱丹诀’,几经修改,药灵子发现金丹期修炼最佳。把将其载入草木经中,传承了下去,最后被后来人得到,放置于洞府之际,无尽岁月过后,才被原空等人破开洞府使其再现修真界。

    抱丹诀修炼至金丹期才可以修炼。其最大区别便是在原来的金丹外,还可以再凝一颗金丹,而这颗金丹,破丹化婴时却是可以将其化作一件本命兵器,按其自身属性,以后再以天地灵物蕴养,可以不断晋级。此时古玄也明白原空为什么比普通剑修攻击还要犀利。

    剑修者,破丹化婴之际,会将元婴化作剑婴,紫府内只剩一柄剑,而这柄剑未渡天劫前,没人会拿出来与人决斗,一个不小心,便会剑毁道消。抱丹诀可以说是为剑修者专门是设定的,现在却是便宜古玄了。

    翻手将草木经收起,将那件仙器拿出,却是一把刀形仙器,却是不见刀尖部位,将一滴血滴入仙器,便开始炼化起来。

    轰隆!一声巨响,惊动了万灵星所有的修真者,黑龙湖上空,凭空出现一尊佛陀,佛陀左手竖在胸前,右手托着一件锺盂。面目庄严肃穆,随即化作漫天灵气,消失不见。

    “血佛果即将成熟,抢啊!”

    “快走,不然血佛果就被大宗门得了!”

    “道友,你没看到佛陀虚影吗?还在这慢吞吞地?我先去看看热闹!”

    -----------

    一瞬间万灵星所有修真者都朝着黑龙湖赶去。

    而在古玄灭杀原空的地方,却有四人,袖口都绣有一鼎,不断地搜寻着。

    “大师兄,我们都搜寻了三天,还是没有进展,会不会我们猜错了?”

    “我的感觉不会错,应该就是此地,你们仔细感觉一下,虚空中还是能够感觉出一丝剑气。原空他们丧命之地,却是被人给破坏了,战斗场地被人清扫过了。距离原空几人命简破碎后半个时辰,秦长老就来过一次,场地跟现在一样,凶手不可能有时间破坏战场,那么原空他们厮杀时,还有人在现场,可是最后那人为什么没有出手,反而还替凶手遮掩呢?”黑袍男子背负双手,皱着眉头,沉思着。身旁三人却是不再开口,静静地站立一旁。

    “好了,藏雄师弟,孙聪师弟,张扬师弟,你们把方圆三千米的地形全部存于玉简,我们回去,佛陀显现,佛果也快成熟了,战斗也将开始了,是时候让修真界见识下我归元宗的实力了!”

    “是,大师兄!”三人激动的说道!

    -----------------

    黑龙湖,方圆三千丈,中有一小岛方圆三十丈。此时,整个小岛表面有一层禁阵,无数符篆在禁阵上边流转,黑龙湖周围人山人海,喧哗声一片。

    黑龙湖附近一角,十几个人躬着身子,围着里边一人,此人一条胳膀一条腿阴沉着脸,眼中偶尔闪过一丝杀机,此人正是归元宗内门弟子方冲!

    “血佛果,你们十三人,不要想了,你们看黑龙湖周围那些跳梁小丑,现在叫唤着起劲,哼,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血佛果是他们能沾手的?实话告诉你们,他们是炮灰,湖中还有一条血蛟,实力堪比仙人,你们看见那些大门派有人在黑龙湖边吗?现在的那帮人,就是为了吸引血蛟的。”方冲一脸讥笑,阴测测地说完看着十三人。

    “啊,原来如此,多谢方师兄救命之恩!”十三人听着方冲说完,一脸后怕的表情。看着这帮人感谢自己,方冲心中尽是冷笑,如果不是这些人还有用,它才不屑与这帮人呆在一起。

    “这次你们只需要听从我的命令,事成之后一人一万灵石,元灵丹一粒。归元宗的悬赏玉简你们都看过了吧!你们十三人的主要目标就是此人,你们给我盯着妖族跟魔门周围就行,只要发现此人立即发射归元宗给的通讯符箭。”方冲说完,一挥手从储物手镯内拿出十三个储物袋来,“这是一万灵石,事成之后你们来我这领取元灵丹。”

    “你们现在就开始行动吧!”

    方冲看着十三人走远,脸色瞬间狰狞起来,对古玄更是恨的咬牙切齿,方冲被古玄所伤,回到归元宗,非但没领到疗伤灵药,还被长老训斥一顿,使得方冲连地脉石髓也没跟宗门说,只是偷偷地跟原空说了一遍。

    古玄刚来到黑龙湖,便准备朝妖族聚集地赶去,却是没有注意周围情况,一名假丹期修真者看到古玄,心里一惊,来到一处偏僻之地急忙将归元宗符箭发射。

    天空出现一个大鼎,正是归元宗标志,古玄看到大鼎,心里感到一阵不安,很快便有几道身影落在古玄身前,袖口的金色鼎记,无一不指向归元宗。

    “贼子,纳命来!”一名出窍期的归元宗高手,一掌朝古玄打来,古玄冷哼一声,归元宗真是阴魂不灭,古玄将真元输入仙器,一刀将掌印劈碎,万兽碑当即祭出,化作一块数十丈巨碑,妖兽横出,将出窍期高手困住,古玄偷偷将‘道法玄碑’也祭出,化作一座山,直接扑向归元宗之人。

    归元宗执事秦奇被古玄困在万兽阵内,灭杀数十头妖兽,却不见减少,便开始寻找破阵之法,突然上空暗了下来,却见一座山压了下来,急忙祭起本名灵器归元环攻击,当归元环一碰大山之际,便碎裂了,秦奇一口鲜血喷出,那是他的本命法宝,攻防一体,居然不堪一击。急忙元婴出窍,想要逃离出去,却忘记这是万兽阵内,还没法应过来,便被大山压成一坨碎肉,魂飞魄散。

    古玄见归元宗之人死了,心念一动急忙将道法玄碑收起,一挥手万兽碑也开始缩小化作一道流光,钻入古玄体内,正欲离开,一股危险从心中闪过,一只遮天巨掌当空而降,目标正是古玄,古玄发现自己竟然不能动,心中大骇。难道我古玄注定要死在归元宗手里?

    古玄便要毙命于巨掌之下,一道血色光幕笼罩在古玄身上,巨掌便轰在了血色光幕上,古玄吐出一口鲜血,整个身子也被轰在山石之上,顿时,整座大山出现一道道裂纹,便被巨掌的残余能量粉碎了。

    古玄轻轻拭去嘴角血迹,双眼死死盯着伤他之人,眼中尽是杀气,前世归元宗灭其家族,最后自己被逼的自曝身亡,今世化而为蛇,却是再次遭遇归元宗毒手,如果不是蛇族庇护,早已身亡。一时间,前世今生所积累的仇恨全部涌入古玄心中,古玄身上杀意越是浓烈,他的心却越是平静,他知道一切都是实力不济之因,如果他有仙人实力,完全可以不顾归元宗的散仙,完全可以屠尽归元宗。可是,一切皆为幻想,想要报仇就必须提升自己的实力,眼下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没实力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古玄深吸口气,强自将杀意压下去,取出一些疗伤丹药,吞服下去,开始炼化药力,快速恢复,因为他知道,接下来没有他的事了,一切蛇族都会解决。

    “血屠夫,你蛇族想庇护此人不成?”

    “书种鸿,别扯那些破借口,我只说一句,想开战,我蛇族奉陪到底!”

    “我胡万里虽然有点看不惯血屠夫,但是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想要打我妖族弟子的主意,我不介意送他们去见祖先!”

    书种鸿看着眼前的人,心中杀气沸腾,阴着脸,一言不发,他没有想到杀一个小小妖族弟子居然惹出血屠夫这些人,别看妖族平时相互争夺资源,大打出手,但是面对外人时,所有种族一致对外,哪怕有种族之仇也不例外。

    书种鸿有点不甘心,临行前老祖宗交代过,一旦查实灭杀青元的真凶,要是些中小门派妖族,直接灭门,以血杀手段镇压,以显示归元宗的实力。

    “太上长老,稍安勿躁,杀一个小小的蛇妖,机会多的是,眼下主要目标是血佛果。”一道传音在书种鸿耳边响起。

    “古玄,没事吧!”黑蒙出现古玄面前,刚开始黑蒙只是看在小灵儿的面子上才对古玄有所关照,而此时的古玄却是通过实力让黑蒙正眼看待,修真之路坎坷无比,只有实力强大者,机缘深厚者,才能走得更远。“多谢长老关心,些许伤势不碍事!”古玄对着黑蒙点点头,黑蒙也不再多说,叮嘱了一些事情,便离开了。

    古玄感觉身上伤势恢复的差不多了,便起身走到血屠夫面前,深深行了一礼,“多谢前辈救命之恩,古玄没齿难忘,以后定当厚报!”

    “你便是小公主的哥哥古玄,不错很不错,杀了几个归元宗很有潜力小崽子,就是实力有点低。”血屠夫一身血袍,盘坐在地,血色双瞳仔细的观察着古玄。听着血屠夫说自己修为有点低,古玄有点尴尬,貌似看出古玄的尴尬,便挥着手叫古玄离去。古玄也不多言,一躬身便离去了。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