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凤兮嫡女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八十章 卷毛狮子狗

    readx;    苏月寒把玉紫送到大门口,楼下大门口栓着一条半人高的狼狗,吐着舌头,流着哈拉子,看起来着实恐怖,玉紫怯生生的扶着青香的手走过,谁料想狼狗,竟然窜了出来,若不是一边的苏月寒反应快,拉了她一把,差点就被咬上。

    “韩……韩王殿下,这,这是狗吗?”玉紫吓得脸色苍白,花容失色,扶着青香哆嗦了一下,看着苏月寒把狗喝斥了一下,才怯怯的问道。

    “这是我养的,不过它平日不咬人。”苏月寒把狗赶到一边去,对着她纯净的有点怯意的目光,温和的解释道。

    “那,那它是什么?是小狗吗?好漂亮!”玉紫点点头,忽尔看到狼狗旁边蹲着的一条毛绒绒的伸着舌头的可爱小狗,水眸一亮,好奇的道。

    “那是西域送来的卷毛狮子狗,我这正不会养,玉四小姐若喜欢却正好省了我一番麻烦。”苏月寒笑容如春风,说不出的温暖。

    “这,我不会养。”玉紫意似颇为心动,侧过一边,走到白色的狮子狗面前,怯生生的伸出白嫩的小手,摸了摸小狗雪色的白毛,脸上笑容越发莹动,可是想了想她还是拒绝道,恋恋不舍的站起身。

    “这只狗很好养的,只需在吃饭时稍稍喂它些肉食就行,不太麻烦。”苏月寒笑道,一边的小太监得了他的意,把小狗抱起来,送到青香的面前,巴结的道:“这位小姐抱好,没事的时候可以抱着它晒晒太阳,它很喜欢的。”

    话说到这份上,玉紫只得让青香接下,随既万分欢喜的摸了摸小狗的头,娇媚的脸上闪过一丝欣喜,若秋水长空般的眼眸盈盈抬起:“多谢韩王殿下!”

    说完似乎又觉得力度不够,又咬咬唇天真的加了一句:“韩王殿下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养着它的。”

    此话一说,颇有几分娇憨的意味,说完才发觉自己失态,脸一红,带着青香急匆匆的就往外走。

    苏月寒脸上不由的露出几分温和的笑意。

    “小姐,这小狗真的很可爱,奴婢还从没见过这么可爱的小狗!”上了马车青香抱着小狗,仔细的看了看,不由的称赞道,小狗在她怀里蹭了蹭,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发出一声低唔声,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人,一点也不陌生的样子,实在是可爱煞人!

    可爱吗!

    玉紫眼底闪过一丝冷洌的阴翳,她可没忘记这条狗是秦湄的。

    苏月寒从南洋找来,本是说送给自己的,可是后来,秦湄一看就喜欢上了,于是这狗就到了她手上,那时候,她还以为苏月寒是看在自己份上,才会对秦湄有求必应,后来才发现,这只是因为苏月寒对秦湄同样有意而己。

    水眸缓缓的闭上,任心底的痛意撕裂着自己的伤,不是不疼,实在是因为太疼!

    她怎么会那么傻,以为苏月寒会真的娶自己这个庶女为正妻,以为秦海是真的疼爱自己这个庶女,秦湄是真心的喜欢自己这个妹子,现在想想,她真的是太天真了,有些人一开始就在计算她,而她总是在看到那些蛛丝马迹时,轻轻的用“真情”放过!

    她这一辈子,她没办法忘记秦湄抱着这只小狗,看着她跪倒在地求饶着让他们放过玉香时说的话:“三妹妹,宝藏和密件,你只要说出宝藏和密件,我就让殿下放过这个丫头,不然……”她笑嘻嘻的放下手中的狗,让狗上来嘶咬奄奄一息的玉香……

    缓缓的睁开眼,看着小狗笑的越发温婉:“真是一条可爱的小狗,我们就养在院子里。”

    这条小狗在正常的情况下很是温顺,但是经过某些药物的刺激,它发狂起来比同于一般的狼狗,玉香就是被他嘶咬在喉咙处!

    早在看到这条狗的时候,她的心头早己经飞快的闪过一条计划!用苏月寒的狗……

    落霞大师来的很快,第二天一大早,就在游氏的院子里做起了法事,闹腾了一个时辰左右,又去了玉婷儿的院子。

    早有婆子过来通知玉紫一会要来这里,院子当中放了个祭台,放了些香烛之类的物件。

    一会儿一个二十几岁的带发女尼带着几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尼,就走进了她的院子。

    穿着长长缁衣,却依然显得丰韵犹存,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意味,看到玉紫稍稍行了个礼,也没和刀多说什么,就开始做法,游氏被丫环婆子扶着,跟在后面,虔诚的跪地叩拜,头上还裹着一条白色的伤巾带,颤微微的样子,仿佛真的是病入膏盲。

    落霞落了一会做法,手中的木制剑尖颇有一回事的左刺右突,仿佛真的会有鬼怪一般,忽然她刺出的长剑一抖,剑尖处奇异的出现红色,仿佛殷红的血色一般,落霞惊叫一声,手中的木剑落地,后退两步,竟是被冲撞出去的样子。

    “大师,怎么样?”游氏急问道。

    扶着自己的弟子的肩膀站起,落霞大师脸色阴凝的道:“夫人这院子不干净!有邪物!还是法力高深的,如果不处理干净,会危及全府。”

    “怎么可能,这院子才开辟出来不久,住的也不是什么玩物的妾室,怎么会不干净!”游氏和落霞对望了一眼,脸上立既露出大惊失色的表情,解释道。

    “如果不是这个,那就恐怕……”落霞脸色更是沉重,有些为难的道。

    “大师请讲!”游氏急道。

    “恐怕是院子里的人命格不顺,是天生的不详之人,是天煞孤星的命!”落霞沉吟了半刻才诚恳的道,“出家人本不想管这种闲事,只是这个命煞实在太强。”

    “可以前为什么没事?”游氏意似不信的问道。

    “以前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那煞气竟是被关了起来,贵府上有没有被放出来,或者放出来后,府里就出现了各种变异,若是有,那人恐怕就是克父,克母,克兄克姐的天煞孤星之命,甚至会克死合府的人,这样的人,是不能养在府里的。”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