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凤兮嫡女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十九章 玉四小姐这是去哪里

    readx;    看着娇怯怯的玉紫,为她们说话的人也越来越多了,伙计头上就冒出了虚汗,不是他不愿意与人为善,实在是他做不了主,那位可不是一般人,而且每个月的今天,他还必来,如果让他发现了包厢被借出去了,自己哪还有活命。

    “怎么回事?”正在伙计被说的无言以对,满头大汗的时候,楼梯下传来一个淡冷的声音,就光听声音就知道不是一位寻常的主,众人不由的让开了一道通路。

    玉紫听到这个声音,眼中闪过一丝阴冷的嘲弄,果然又见面了,想不到半年了,苏月寒的这个习惯还是没有改,却不知道他故意偏留着这个习惯又是留给谁看的,长袖中的手狠狠握紧,任那疼意如潮般涌上,最终化为数不尽的冷意从心头回向四肢。

    半年了,半年时间,改变的可不只是生和死!

    明国公府算计自己的婚事,想让自己给玉婷儿当陪嫁,如果这时候苏月寒再插手的,这婚事应当会更加一团遭了吧!

    “殿下,这位小姐看您的包厢空着,想借来坐坐,说是脚累的走不动。”伙伴看到众人簇拥着走过来的苏月寒,急忙跑过去巴结的道,却也不忘记替玉紫说句好话。

    “韩王殿下?”玉紫转回头,似是突然发现对方是苏月寒似的,甜糯的声音带着几分软软的惊喜。

    “玉四小姐?”苏月寒也愣了下,想不到在这里会碰到玉紫。

    “正是,不好意思,不知道是殿下的包厢,紫儿多有得罪。”玉紫一副愧疚的样子,从楼上走下来,欠起对苏月寒盈盈下拜。

    “不必多礼,宁三小姐既然走累了,就进来坐坐,反正我几个朋友还有一会才来。”苏月寒虚扶了她一把道。

    “这,不太合适吧,紫儿也不是太累,就先告辞了。”玉紫迟疑了一下,推辞道,两个人在一个包间里喝茶,纵然没什么,传出去她的名声就己不好了,况且苏月寒又是一个疑心很重的人,过份的迁就就有迹可寻了。

    苏月寒眯了眯眼,淡淡笑道,“既然玉四小姐不愿意进包厢休息,那就在外面,那边的雅座可好?”

    他顺手点了点包厢边上的一个座位,这个座位紧靠着他的包厢,但并不在里面,又一边还靠着窗台,的确也是雅致的很,别人不知道,玉紫却是知道这也是苏月寒订下的,故而现在也没有坐人。

    “那就劳烦韩王殿下了。”玉紫看了看,似乎有些迟疑不决,但是待得扶着青香的脚换了一个,依然有些撑不住才下定决心道,这里虽然也算雅致,一边靠着包厢,一边靠着窗台,但总体来说并不是私相授受。

    扶着青香重新回到楼上,玉紫坐下,取下帷帽,己再不是那日额发盖头的样子,一头如云的秀发乌黑柔亮,湖水色浅淡的裙摆衫得腰纤纤腰,仿佛风一吹就会折断,粉嫩白皙的脸上,一双绝美的水眸,灵动处盈盈若水,一望就知道,是个温柔若水的美人。

    只是脸色有些苍白瘦弱,两排长长的睫毛闪了闪,透着一种无法形容的美感,未曾开言,便觉得点点可怜,竟是比在国公府老夫人盛宴时惊鸿一瞥还令人惊艳,那时他震惊的只是那双明媚的眼睛,那双似曾相识的盈盈水目,现在看起来,象的并不多。

    那双眼睛一直总是含情脉脉的看着他,多少深情,仿佛整个世界只有他一人而己,而现在的这双美眸,却带着几分客气的温柔,有些疏冷和距离。

    那是一个陌生人和自己的交往。

    只是这样的柔媚颜色,却瞬间点亮了他幽深的双眸,令他移不开目光,美人,他见过不少,连名闻苍国的第一美人都对他钟情若许,可是看到眼前的女子,却让他不由不注意起她来。

    “玉四小姐这是去哪里?”苏月寒从来就不是一个鲁莽的人,收拾眼底的亮彩,亲手替玉紫酌过一杯茶,笑盈盈的问道。

    玉紫这时候也平静下来了,又不是第一次看到,她发现自己也越来越坦然了,放开紧握着的手,温柔的答道:“娘身子不好,想找些好的药材,去看了好几家药铺,都没发现什么好的,倒是有的累了。”

    她嫩白的脸上微微泛起红晕,似乎是极不好意思一般,如雪般稍有些轻冷的眼眸立时泛起氤氲的雾气带上些淡淡的哀愁,长长和睫毛微微颤动了一下,竟是说不出的妩媚,还只是一个小少女,尚且稚气却己有了如此风情,越发让人心怜。

    明国公府的事,苏月寒当然知道,那位据说本是嫡夫人的平妻,现在病势很重,如不是好药吊着,早就没命了,看了看对面女子绝色无双的容颜中仿佛笼罩在淡淡的雾气中,难得的他温柔的说了一句:“我府上还有一些好的药材,一会让人给送一些过来,别担心,你娘的病既然拖了那么久,也不会有事的。”

    “多谢韩王殿下好意,只是无功不受禄,不敢要韩王殿下的赏赐。”玉紫抬起脸,玉色的小脸凝白的近乎透明,美眸里还含着些泪,却还是倔强的扯出笑脸,婉言拒绝,明明那么脆弱,却用脆弱的肩膀扛起一切,苏月寒心底第一次觉得一个女人可怜又天真。

    她的声音温柔的如水一般,她的样子也娇弱的似乎迎风而折,可偏偏她的水眸中带着的不只是眼泪,还有坚持,不为权贵族折腰,这女子真不同于他人。

    而且再让他注意的是那双眼睛,那双不同,但分明神似的眼睛,心头似被什么扯了一下,酸酸涩涩的,长吸一口气,若有所思的看了看玉紫,也不再坚持,点了点头:“既便玉四小姐不方便那就算了,过几天我正巧要过府来,就带些药材来拜访!”

    真是个倔强可人痛的小丫头,苏月寒的眼底微微染上了些怜意!

    玉紫只稍事休息了一会,就有礼的告辞走人,完全没有因为对方是尊贵的韩王殿下而稍有犹豫,神色间虽是柔婉,却带了些客气的疏离,把个守礼的大家闺秀演绎的活灵活现,欲拒还迎,象苏月寒这种疑心病过重的人,过于迁就,只能适得其反。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