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凤兮嫡女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十五章 可是觉得本王可恶

    readx;    玉紫身子一僵,咬牙暗恨,她方才不是以宝藏的事来换取她的自由了吗?怎么到现在还是他的人,当然,这话她只敢在肚子里腹诽,还真不敢当面顶撞嚣张冷血的慕旭轩,想了想,瞪着看不清面目的他。

    “可是觉得本王可恶?”耳边悠悠然的声音,没有半点的歉意。

    “殿下自来赏罚分明,怎么会做让人可恶的事情!”玉紫放柔声音笑道,可慕旭轩却感觉是黑暗中有萌兽磨牙声音,嘴角在玉紫看不到的地方翘起,这是在说他不赏罚分明了?

    “想嫁给秦泖?”他的手抚过她的纤瘦的背部,淡柔的问道。

    可玉紫却听不到里面有半丝欣喜的感觉,虽然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但还是巴巴的实话实说:“不是,听说右相府跟宝藏有些关系,扯上些,总有好处!”

    “哪,苏月寒呢?”温柔的近乎呢喃的声音,却让玉紫浑身汗毛直竖,近乎威险的直觉让她立时回答:“苏月寒是右相的女儿,又是当朝皇子,后宫前朝都扯在一起,若说苍国还有谁知道宝藏的下落,我认为最有可能的就是他!”

    “故而你勾引他?”笑意溢在耳边,轻柔中带着嗜血。

    “没有!”玉紫立既摇头断然否认,她有多恨苏月寒,只有她自己知道,能在他面前保持镇定就不错了,哪里会去勾引他!

    就着窗外的月光,看到玉紫眸角一丝不可抑制的莹亮的恨意,杞王忽然觉得满意了,心情颇好的放了玉紫,然后转身从窗口离开。

    一早,玉紫就听到了方嬷嬷传来的消息,说玉婷儿是真的伤到手了,据说游氏当晚想带着人冲到自己的芫芜院来的,但是被玉远拦了下来,看情况,绝不会乐观,否则游氏哪会如此失态。

    那位据说传说中很能耐的大夫住进了前院,以便时不时的可以帮玉倩儿诊治。

    话说游氏这几天时不时的做恶梦,总说自己见到了鬼魅,又哭又闹的闹了几个晚上,后来连玉倩儿也闹了起来,说自己前阵子出了那么多事,全是鬼魅闹的,再看看生死不知的玉婷儿,玉远一个头两个大,立时就去请落霞大师来,顺便帮每个院子都去去邪气。

    明国公府这阵子的确是万事不顺!

    府里的几个骄横的主子不是病又是伤,再没人来找玉紫的麻烦,玉紫很是过了几天安静沉稳的日子,天天待在院子里侍候元柔,闲时接受风嬷嬷的教养,也是自在,只到得了慕旭轩的传言,她才开始有了行动。

    那一天一大早,就去给老夫人请安,虽然老夫人在府门口一副见死不救的无情姿态,玉紫还是做足功夫,进门的时候,看到国公府老夫人明显比前几天苍老了不少,才几天时间没见,竟是大了四五岁模样,看起来玉婷儿的事对她不可谓不是打击。

    也是,两个最负期望的孙女儿没了希望,倒是她这个一向关起来的,还怀疑血脉不正统的女儿得了好,怪不得当日游氏要处置她的时候,老夫人会选择冷眼旁观,玉倩儿,玉婷儿是她的孙女,自己就是根草,谁想踩死都行。

    眼底闪过一丝冷意,脸上堆起温柔和婉的笑,既不显得巴结,也不显得冷淡,见过国公府老夫人后,关切的问道:“祖母身子可是不好?要不要叫外面那个神医来看看,听说他医术特别高明!”

    “也不是什么大病,老毛病罢了,再看也是好不了的。”国公府老夫人和颜悦色的拒绝道,抬手接过玉紫递过来的茶水喝了一口,目光落在玉紫身上,这是孙女是她最不上心的,虽然她打心眼里不相信元柔会跟别人生下孩子,但是当时也只有抓住这件事,好在那么多年过去了,什么事也没。

    所以曲瑟来说的时候,她才同意把她们放出来。

    可谁曾想到,现在出事的反而是自己最疼爱的两个孙女,莫不是真如游氏说的,这丫头就是是不详的,或者说……

    “祖母的身子怎么会好不了的,那次我去宫里参加宴会,听那位韩小姐说起,她祖母身子本也不好,后来就是被这位神医看好的,听说用的全是大补的药,祖母,紫儿一会跟父亲说,也全给祖母抓些大补的药,身体就好看起来的。”玉紫意似娇憨的拿出一张方子说道。

    全是大补的药,还不得把人补死,这是真打算骗玉紫,还是想借着玉紫的手补死自己,游氏对她一直不畅,明国公府老夫人是知道的,眼底闪过一丝暗影,韩月彩和游氏什么关系,玉紫不知道,她却看得明白。

    “不用那么麻烦,养养就会好的。”国公府老夫人点头示意水嬷嬷接下玉紫手里的方子,凌厉的眸色从昏黄的眼眸下透出,锐利的看着玉紫,仿佛要从她脸上看到一丝慌乱,可玉紫仿佛惶然不知一般,抬起眼,笑的越发柔婉。

    “祖母身子才了,紫儿才会放心,紫儿要祖母长命百岁才好,千万,千万……别病着。”她那里说着说着,动了真情,明媚的美眸泛起淡淡的泪意,微微有些发红,竟是真情流露了起来。

    “紫儿不恨祖母?”老夫人紧盯着玉紫道。

    吸了吸鼻子,玉紫娇婉孺沫的看着老夫人道:“祖母怎么会说那样的话,既便祖母真要紫儿的命,紫儿也不会抗拒,母亲也是受了人蒙敝,才冤枉紫儿的,并不是真心要害紫儿的性命,二姐的事,紫儿没办法保全,也是有罪……我……”

    她说着眼泪就滑落了下来,凝白的脸颊上落下翻滚下的泪花,极是可怜,一副又是后悔又愧疚的样子,珠泪滚滚,捂着帕子,竟是止也止不住。

    “好了,别哭了,祖母相信紫儿就是,我们紫儿就是一个懂事的,不会因为那些冤枉事坏了自家人的和气。”见她一副真心真意为玉婷儿伤心的样子,国公府老夫人满意的收回锐利的目光,淡淡的安慰道,叹了口气,“这事出了,谁也不想这样。”

    说完眉头更是紧皱起!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