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凤兮嫡女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十四章 传说中的宝藏

    readx;    “听说这位有名的落霞大师,自身可是有些问题,殿下就帮我查查她的事情。”玉紫想了想眸色转冷,游氏具体打什么主意她不知道,但直觉的跟这位落霞大师有关。

    “那么麻烦干什么,直接杀了就是!”慕旭轩走过来,冷洌的道,沉暗的夜色中仿佛滑过几道血色。

    玉紫不由的苦笑,抬起头看了看站在身前的人影,既便只是一个轮廓,也气势冷硬惊人,齐国的杞王可是公府的将神,从来权势熏天,手染无数鲜血,走到哪里都是血浪涛天,哪里体会得了她一个内宅女子的步步惊心。

    “话说,你要怎么感谢我?”也不待玉紫说什么,慕旭轩伸手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不得不抬头,玉紫不得不抬头,正对上好双明亮幽深胜常人的俊美双瞳,和着背后的夜色,那双美眸,仿佛嗜血一般诡异。

    玉紫甚至觉这个时候若是再从他背后伸对一对幽黑的翅膀她也不会怀疑,来自血腥地狱的修罗王,本来就是诡异,俊美而强大的生物!

    轻咬了咬,玉紫脸上浮起恭敬的笑容:“有了苍国,殿下必然可以更强大,而且我还听说洛国灭国时,留下了一个宝藏,现在应当还在苍国的境内。”

    洛国是在十几年前覆灭的,原本洛国和苍国的友邦,而且又是相邻,两个国家都是弱国,一起联手才堪堪自保,但现在大多数的国土成了苍国的国土了,十几年前,苍国灭了洛国,三大强国,倒是诡异的没有伸手。

    说起洛国,玉紫眼底闪过一丝痛意,下意识的别开头,避开他炽炽勾魂的眸子,上辈子,她据说就是洛国的遗孤,好象还有洛国的皇室有关,或者说这跟那个传说中的洛国宝藏有关,这也是苏月寒和秦湄露出真面目的时候说的,可惜她到死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到底如何。

    只是她想避开他的眼,却不得不被他捏着下巴生硬的转了回去,月色从窗口稍稍射入,许是适应了黑暗,玉紫几乎可以看清楚他俊眸上每一根若鸦翅的光滑睫羽,既便是她满腹心思,也不得不承认眼前的男子,搜罗了这天地间所有的灵气。

    无论是他俊美如刀雕的脸容,还是他蕴含凉意的薄唇都浑然天成,带着他自有的邪冷霸气,让得不得不沉迷,沉醉……

    “洛国宝藏吗?你知道那就太好了,所以你千万可别让本王失望。”男子含着魅惑般的声音悠悠然极为好听,下巴处的扼住却是没一丝放松,他在看她,玉紫相信既便没有灯光,他也是看得清她的。

    她竭力稳住自己的呼吸的同时,心里也不由的浮现出了果然如此这四个字,的确是果然如此,这财宝的事,苏月寒知道,秦海也知道,慕旭轩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虽然听说宝藏在苍国,但是这么多年实际上苍国也没找到。

    国中不知道有多少探子是其他三大国派出来的,只要这事有些因头,那几国必然知道,以慕旭轩位高权重,必然也会知道,并且对此深有兴趣,所谓的倾国宝藏,只能落在当权者的手里。

    这是她思了几个晚上才想出来的条件。

    “一定会帮杞王找到那富可敌国的宝藏。”玉紫以淡淡一笑,抹去眼底的疼意,仿佛这事从未跟她有关一样。

    紧紧扼住的下巴松了下来,那双修长的大手从她下巴处,滑到她才洗过并未束起的长发上,挽起她一缕长长的发丝,轻佻的放在鼻翼间闻了闻,邪魅的笑道:“这个不急,慢慢来,本王不急。”

    他低下头,呼吸仿佛都吹在她柔嫩的耳边,耳边无意识的染起一阵红晕,不自在的偏开些头,扯开话题,随意的问道:“殿下,可知道那位桃花林中的宫殿是哪位娘娘的?”

    两个人实在靠的太近了,近的让她连呼吸都屏的有些吃力,而且他居高临下的感觉,越发让她觉得脆弱,仿佛完全掌控在他掌心中一般,特别这个人还是嗜血的修罗王一般的人物,这种感觉很不好。

    “那片桃花林吗?住着的可不是一位普通的,有机会,你可以多去查访查记!”慕旭轩终于放开她,站起身淡淡的道,眼底闪过一丝妖娆的亮色,只是玉紫却看不清楚,那丝亮色代表的是狡意还是杀意。

    也幸好,她灵智的觉察到这不是针对她的!

    心莫名一突,一句话就禁不住冲出了门:“难道这里面住着的人还关系宝藏吗?”

    “小丫头还不算笨。”慕旭轩微微眯起眼,轻笑。

    “既然知道宝藏在她手里,为什么苍皇自己不去问?”玉紫一顿,问道,她实际上最想问的是,这事跟她有什么关系,就算她不是秦海的亲生女儿,也最多领养的孤女而己,凭什么,他们认为她一定知道。

    眼前仿佛看到那日,玉香在自己面前,被他们生生的折磨死的模样,任自己如何跪地苦苦要求,他们依然不肯放手,身世,她现在迫切想知道她的身世,她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和富国敌国的宝藏扯上关系。

    而且所谓宝藏,她真的觉得很怀疑,哪朝那代灭亡了,都会有倾国宝藏一说,但是又有几个真的存在,真的找得到。

    “小丫头,感兴趣了?那就自己去查,若这些都查不好,本王还要你何用。”慕旭轩一点也没有为她传道解惑的意思,凤眸眯起,一股子森冷的气势从他身上流泻出来,让人不寒而栗!

    玉紫咬咬唇,脸上浮起淡淡的柔顺的笑容,点点头道:“殿下放心,我一定会把事情查清的,但是这次庵的落霞大师的事,还是按劳烦殿下。”

    “都是本王的人了,还跟本王还说什么劳烦不劳烦。”耳边轻忽的一声笑声,玉紫下意识的觉得不好,急站起身来才想避开,身子却被人强势一带,身子不由自主的落入带着似兰似竹的怀抱中,耳边懒洋洋的声音带着些慵懒。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