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凤兮嫡女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十三章 本王实在是忙啊

    readx;    这几天元柔一直没怎么清醒,风嬷嬷也没时间到了跟前,与她有私下说话的机会。

    “风嬷嬷,我怎么会不认得你,当年宫里的大姑姑,如今……”

    “如今是明国公府特地从苍皇宫里,请来教养小姐的嬷嬷!”风嬷嬷眼神中多了点什么,知道元柔身子不好,醒的时候少,也就没浪费时间,长话短说的道:“夫人就让小姐这么生活在明国公府?明国公府这样的情况,小姐会被吞的血肉不剩的。”

    “嬷嬷难道还有更好的方法?”元柔叹了口气道,她也不想,本想着带着紫儿安安份份的过日子,可是看起来有的人容不下紫儿。

    风嬷嬷毫不客气的说道:“夫人还是太柔善了,不管如何,您才是这国公府的嫡夫人,现在成了平妻,难道就真的甘心?”

    她这次叫的是夫人,而不是起初叫的小姐,这是在提醒元柔,她才是这国公府真正的女主人,哀其不幸,怒其不争,风嬷嬷眼里写满不满!

    元柔没有接话,虚弱的眼神一利,眼底闪过一丝恨恼,抬头想跟风嬷嬷说什么,但是看到自己瘦弱的不堪一握的手腕,立时向后一仰,悲苦的道:“嬷嬷,你看我这身子,还能跟游氏争吗?”

    “夫人的病,老奴相信一定会治好的,老奴这里有几个调济身子的方子,夫人先用着,虽然不能根治,但效果还是有些的,小姐必竟还小,还需要夫人的守护。”见她不是不争,风嬷嬷的态度和缓了几分,建议道。

    “好的,那就劳烦嬷嬷了,若我有一分复原的希望,我也会护着紫儿。”元柔眼中闪过一丝坚强。

    玉紫才回到自己的屋子就看到一个小丫环等在那里,看到她过来,急忙恭敬的上来行礼道:“四小姐,奴婢是夫人院子里的,夫人说最近府里不安生,正巧宁觉庵的落霞大师过几天要过来,夫人让小姐这里也收拾出一块地方,好让落霞大师作法。”

    这事上次己说起过,但是游氏这个时候提出来,却有种存心斗气的意思,府门口没把自己怎么样,游氏这口恶气难消,连行为都失了平时的气度。

    “就回复夫人,我这边必然一切都准备着。”玉紫挑了挑眉,淡淡的道,她还真不怕这个落霞大师。

    丫环应声退了下去。

    “小姐,会不会有事?”水蓝担心的问。

    “能有什么事,左不过又是想害我而己。”玉紫一边往里走,一边满不在乎的道。

    跟游氏母女己经撕破脸,她倒是不用再装什么娇弱。

    特别多了府门口的一幕,自己以后也有了话语权,游氏今天真的是怒恨攻心,竟是连面子也顾不得了,让婆子堵在门口喊打喊杀。

    好在,这就是她故意激怒游氏的原因!

    青香低声的道:“小姐,要不要奴婢去二小姐的院子去看看?”

    玉紫唇角弯起嘲谑的笑容,淡淡的道:“不必去那里,游氏现在还能关注我的事,一种可能是说明玉婷儿没什么事,另一种可能是说明玉婷儿的手没什么希望,游氏才把一口毒火全喷在我身上。”

    经过了那么长时间的担搁,玉婷儿的手根本不可能有希望,真不知道该叹惜游氏心智过于坚韧还审愚不可及,自己的女儿尚躺在床上,她竟然还有心思想着出气的事……

    “且等等,明天就会有消息来!”

    就算没人去查探,有的人也会迫不及待的来通知自己……

    这莫不是传说中的示威?眼角不自觉的弯起,游氏真是乱了!

    说话间,玉紫己伸手推开内室的门,忽然脸色一怔,自然的停了下脚步,温和的对玉香道:“青香,你回去休息吧,我这里不用人了。”

    “是,小姐好好休息,奴婢这就下去。”青香顺从的点点头,她本就是特意为玉紫才进的明国公府,自然唯玉紫之命是从,更何况,自打跟了这位小姐,青香也发现小姐看似柔弱,实则果断,冷静,更是心服口服。

    玉紫推门进入,反手关上室门,听得外面青香的脚步声远离,才转回头看向沉黑的屋子,虽然看不清什么,但她知道慕旭轩就在里面。

    轻轻的咳了咳,柔声问道:“可是杞王殿下?”

    黑暗中果然想起一阵低沉慵懒的笑声,仿佛带着磁性一般滑过她的耳廓,有种酥酥麻麻的感觉。

    “屋子里进了个男子还不惊不怕,你的胆子果然不小!”

    声音似讽非讽,带着些嘲弄!

    玉紫暗中撇了撇嘴,自己倒想不让进的,有的人就是不请自来,自己不进来又能怎样,难不成自己不进来,他就会走了,再说自己胆子不小又如何?大喊大叫,怕是还没等喊出声,就会惹恼了这位阴晴不定的杞王殿下。

    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心里虽是腹诽,脸上却露出温柔的笑容,就近拉过一只椅子坐下,朝着黑暗中发声的地方道:“王爷是个大忙人,既便知道夜入闺房极不相宜,却还前来,必是有事,我又怎么会避嫌呢!”

    反正避也避不了,况且经过上辈子的深痛,她己对男子绝望,嫁不嫁人,真的无所谓!

    要扳倒秦海这尊大佛,或者自己还得陪上性命,又何必去考虑其他有的没的事,名声什么的,在人前她自然需要注意,不能让人用来当作对付她的利器,但是现在,她真的不在意,或者经过上一世的悲剧,她的心有了些离经叛道。

    “还是紫儿说的有礼,本王实在是忙啊!”慕旭轩懒洋洋的从一角的暗处走出来,也没走近玉紫,就抱着胳膊斜靠的窗台的一边,这样子哪有一个“忙”字可以形容,从上到下就没看出一个忙字!

    这话慕旭轩敢说,她还真不敢听,只是她现在也不是跟他讨论这个来的,当下话锋一转,笑问道:“殿下可知道宁觉庵的落霞大师?”

    “有问题?”慕旭轩挑了挑俊眉,殷红的薄唇微微一弯,似笑非笑的问道。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