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凤兮嫡女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十一章 前面那辆才是夫妻父女

    readx;    “国公夫人可真是心疼女儿啊!”苏月寒冷冷的道,连坐在一边的苏怀亦看着游氏也多了几分嫌恶,这样的恶毒女人生下来的女儿,真的可以主持自己的后院,当自己的贤内助,他实在是怀疑!

    “玉紫,你和婷儿是姐妹,这时候还说这些有的没的,婷儿被辱,你又能好到哪处。”游氏恨得咬牙切齿,目光阴森的看着玉紫,一字一顿的道。

    这己经是快暴发的前兆了,语气中隐隐有质问的意思。

    可这话说的苏月寒极其不悦,他己经很给玉远面子了,想不到这个游氏竟然不依不饶,言语中竟然还敢当着自己的面质问,这不是打自己的脸吗!

    苏月寒大怒,这时候也不想管明国公府上的事了,阴冷的道:“明国公还是早些带二小姐回府诊治才是,别一会又牵动母后,惹得母后亲自过问。”

    若是皇后娘娘亲自过问,必会从韩月彩说起,游氏难逃罪责,说着也不看众人,也拂袖而去。

    “明国公,贵府真是好家教,一个贵妾扶上位的夫人,敢这么当面指责真正的嫡妻生的女儿,可真不多见啊!”苏怀亦也站了起来,冲着玉远温和的笑道,只是这语意却绝对不敢让人恭唯。

    说完也不理在场的众人,转身就走。

    一下子得罪了两位当权的皇子,既便是玉远头上也冒出了冷汗。

    两位皇子都走人了,宴会上其他人立时做花鸟雀散。

    而最初的作俑者,那位俊美绝魅的杞王殿下,懒洋洋的起身,绕着玉婷儿转了两圈,啧啧的叹息了两声笑道:“真是可惜了啊,如此佳人,以后这两条胳膊可是一长一短,长短小姐?还是长短夫人?当然也可能是长短王妃”

    走在他前面的敏王苏怀亦听到这句话,立明脸色铁青,脚步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杞王说完,笑哈哈的走到跪伏在地的玉紫面前,伸出手抬起玉紫那张含泪嫩白的小脸,凤眸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又叹惜道:“可惜啊,真是可惜,如此一个绝色佳人,竟是面有菜色,实在是暴殓天物啊!可惜真可惜!”

    说完站起身,再不看其他人,大摇大罢的晃了出去。

    面有菜色,玉紫暗中翻了一个白眼,纵然她脸色不太好,显得过于苍白一些,怎么也不可能跟面有菜色搭上关系。

    玉远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自家明显有些回不了神的小女儿,眉头皱的更紧,杞王这是什么意思?

    “小毒妇,这一切是不是你设计的,是不是?”看没有外人在,游氏阴森恨毒的瞪着玉紫冷道。

    “母亲,这是说什么,女儿,方才还想把二姐找推开,可谁料想……”玉紫扶着青香站起,游氏恨她入骨,玉远对她也没半点父女情份,她实在不想再装什么柔弱,索性淡淡的答道。

    “是你害了婷儿,全是你,你这个小贱人,看我回府不整死你。”游氏恶狠狠的骂道,看着自己怀里女儿生死不知的苍白面庞,又是心疼,又是恨毒。

    “母亲这是怎么说的,己经发生了这样的事,还不快些替二姐诊治,再拖下去,可真的性命堪忧了。”玉紫不轻不淡的道,这样的表情落在游氏眼中,恨得游氏几乎控制不住扑上来,她这时候己确定这事是玉紫在里面搞的鬼,看着玉紫现在云淡风轻的表情,恨毒不己。

    “夫人,先带婷儿回去治伤才是。”玉远这时候也清醒过来,看了看周围几个宫人厌恶的表情,知道游氏嫉恨怨毒的破口大骂,很不得人心,上前抱起昏死过去的玉婷儿,大步向外走,再在宫里停留,真的引来皇后可就得不偿失了。

    那位皇后娘娘看似温和大度,却实是个心狭的!

    明国公府的一行人,匆匆去了外面,玉紫上了新送来的一辆不大的马车上,玉远,游氏则上了前面华美高大的明国公爷马车。

    相对于前面的大马车,玉紫这辆更象是那种给家里丫环婆子用的油壁马车,前面那辆里的才是夫妻父女,而自己也就只是一个野路货而己,莫不是自己真的不是玉远生的,不然为什么玉远对自己没有半点的骨肉亲情?

    玉紫脑海中忽然呈现出这样的一个疑问,难道跟前世的自己一样,玉紫也不是玉远亲生的?这个想法一出现,便很有诱惑的在她脑海里生根,以至于她扶着青香的手上了马车,还颦着眉头细细思量!

    上一世,自己浑浑噩噩,这一世,可再不能象上一世那样,只到死的时候,才明白过来!

    “小姐,一会回去,真的没事?”青香见她皱着眉头呆呆的想心事,以为她在担心回府后,游氏会怎么对付她,当下也有些着急。

    “不会有事的,国公府的三个嫡女,一毁容,一伤残,就剩下我一个,如果我再有个事,他就少了最有利的棋子。”玉紫安抚的拍了拍她的手,冷笑道。

    苏月寒表示对她有意,苏怀亦虽然没说,但临走时看了自己一眼,颇是意味深长,特别是那个妖孽般的杞王,临走的时候更是临门踹了自己一脚,直接就把自己踹到了玉远的眼里,玉远现在还真不敢拿自己怎么样了,纵然自己真的不是他女儿,他这会也只能呀牙认着。

    想起玉远憋屈的表情,玉紫颇有几分恶趣味的勾出几分冰的笑意。

    游氏母女一次次的想害她性命,她当然不会饶过她们的!

    马车一路回到明国公府,早有大夫等在那里,玉远从马车上抱下玉婷儿来,和过来的老夫人说几句什么,就急匆匆的去了玉婷儿的院子,游氏下了车,对自己身边的几个婆子使了个眼色,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才从车马上下来的玉紫,转身急匆匆也跟着往里走。

    玉紫才从马车上下来,几个粗使的婆子就围住了她,一个婆子过来,举起浦扇大的手就想狠狠的给玉紫一个巴掌。

    这是想不问三七二十一就清理了自己。

    玉紫冷冷一笑,一把抓住婆子的手,狠狠的一甩,冷道:“一个卑贱的下人,也敢在我面前耍狠,滚!”

    婆子想不到玉紫会这么有力,一个不注意就被狠狠的甩出去,头重重的撞在门柱上,立时就撞出了血。

    “奉夫人之命,拿下四小姐。”沈嬷嬷不知什么时候出来,站在门口冲着玉紫发狠道。

    “这府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让一个奴婢做主了!”玉紫的目光落在正门处老夫人的身上,脸上扯起淡淡的笑意,只是这笑意却没有一丝温度,无端让人觉得森冷几分。

    有几个婆子己意识到,现在的四小姐己不再是那个软弱可欺的四小姐了,不由的稍稍后退了几步。

    “奉夫人之命,四小姐无端在宫里生事,连累二小姐,至使二小姐生死不知,责打四小姐五十大板。”沈嬷嬷冲着边上的婆子丫环大声的道。

    游氏这是打定主意,以势压人,先把玉紫打死了了事,既便到时候玉远再说什么,打死了的人还能有什么用,难道还能为了这个死了的贱丫头责罚自己不成!

    远远的老夫人淡淡的站在大门口,仿佛没发现外面的对面,眼眸扫也没扫玉紫,转过身就要离开。

    这是打算不管这边的事了,玉紫冷冷一笑,眸色一寒,目光森寒冷厉,这样的家要来何用,索性毁了!

    “这就是堂堂国公府的规矩?可真让我大开眼界,皇后娘娘还跟我说这府里是有规矩的地方,真真是可笑啊,可笑!”府门口忽然传来一个不屑的声音。

    老夫人的脚步停了下来……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