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凤兮嫡女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十章 丢人,玉婷儿再次受伤

    readx;    “来人,把她们一起拖下去重打三十杖。”苏月寒冷冷的道,玉远上次犹犹豫豫的拒绝了那个女子为他侧妃的事,早己让他记恨在心,不只是一个女人的问题,还是玉远到底属意谁,看起来玉远是把棋全压在苏怀亦身上。

    他这时候就是想打的玉远疼而己。

    地上游氏不敢置信的抬起脸,又惊又惧,怎么也想不到苏月寒会不看在玉远的份上,按理出牌,回头看了看自己依然昏迷不醒的女儿,却对上一道水润的目光,那种仿佛怜悯,实则嘲讽的眼神冰冷之极,她一个激灵,忽然觉得抓住了什么。

    只是来不及细想,大内侍卫就过来直接拖她。

    “且慢,韩王殿下,老臣来迟,请恕罪。”玉远终于赶到了,急匆匆推开众人,冲了进来,跪在苏月寒面前,他是苍皇信任的臣子,又是手握众兵的大将,平时本不用这么跪拜苏月寒的,但这时候人在屋檐下,他怎能不低头。

    苏月寒挥了挥手,侍卫退下。

    “明国公怎么来了,快请起。”他脸上淡冷的笑意消失,意态从容的道。

    “不知臣妻犯了何事,惹殿下动怒?”玉远一路过来己了解事情的真相,虽然不满游氏所为,但是必竟她是他的嫡妻,怎么也不能折辱在这里。

    玉紫的水眸,从长长的眼眸下冷冷的看着眼前这个名义上的父亲,自己的命又不是命,游氏母女的命就是命,对男人的心偏的实在让人无语,好在,她也没打算当他是自己的生身父亲!

    “国公爷,国公夫人的这事,不如一起回禀母后,既然这事关系到母后,我也不能擅自做主。”苏月寒不置可否,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韩月彩的话己反口,要说证据还真没有。

    这事如果扯到皇后那里,游氏绝落不得好,玉远不得把姿态放的更低,想了想道:“韩王殿下,臣女殿前失仪,实是不该当,改天让紫儿带礼物上殿下府里请罪。”

    这是己经示弱,并有意答应把玉紫送进苏月寒府的意思,也是玉远对苏月寒的一种妥协,苏月寒的脸色微微和缓了下来,“既然国公爷都这么多了,我也不能太过于责罚,国公夫人还是国公爷自己带回去,这个拉下去,三十大板。”

    玉紫这次不只是冷笑了,而且还生出愤怒的火焰,这个所谓的父亲,果然不是好东西,竟然为了护着游氏这个女,把自己的女儿卖给别人为妾,完全没有半点父女情义,连禽兽尚知骨肉舔犊的情义,宁祖母真是禽兽不如!

    游氏是你的女人,玉婷儿是你的女儿,难道我就是路边的草吗!

    人心竟然可以自私偏颇到这种地步!

    可惜,自己也不是任人摆布的那个玉紫了……

    “父亲,紫儿无罪可请,还是求殿下先救救我二姐。”心中冷笑,装着才醒来,没听清楚的样子,娇弱的扶着青香的手站起,先是对着玉远说,而后朝着苏月寒方面跪下,恭敬至极的开口道。

    众人顿时愣了愣,这才想起玉婷儿还伤的生死不知。

    因为玉紫先是站起来,然后又马上伏身跪下,这位置却是没有正对着苏月寒,倒是对着坐在当中的这四个人,慕旭轩,萧言,苏月寒,苏怀亦,这几位不管是哪个都称得起殿下一说。

    她这是提醒玉远和苏月寒,这里能做主的不只是他们两个,想让自己陪罪,可自己哪里又有什么罪了!一句话把玉远顶的面红耳赤,而偏偏又说不下去,这事谁都看的清,的确是和玉紫没什么关系。

    苏月寒一时倒不好回答,不悦的看了看跪在地上的纤瘦身影,他边上就是一直没说话的苏怀亦,若说这时候求的是苏怀亦也是可能。

    一时气氛有些僵住,玉远恨恼的看了看自己的小女儿,暗恨她是一个没眼力劲的,才醒来就好好休息,乱说什么。

    “要救玉二小姐啊,来人,把玉二小姐拎过来,给本王瞧瞧。”他们这边一时开不了口,慕旭轩却是不请自动开了口,修长的手指懒洋洋的指了指玉婷儿,从他后面站出一个紫衣侍卫,在玉远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就把玉婷儿“拎”了过来。

    那可是真正的拎过来,直接扯着衣裳的后领子就这么在地上拖了过来。

    拖过来往慕旭轩面关一扔,拱手回道:“殿下,人己经带到。”

    他扔的那个角度极好,身子的一小半在慕旭轩这边,大半个血肉模糊的身子却是横在了萧言面前,有几滴血还溅到了萧言雪色素白的衣裳上。

    萧言眼底闪过阴戾,冷哼一声,猛的站起身,一脚把横在自己面前的大半个身子踢开,甩袖大步转身带着人怒冲冲的往向外走。

    事发突然,从玉婷儿被拖过来,再扔下,而后被萧言一脚踢开,玉婷儿惨叫一声,猛的坐起,而后又重重的倒下去,瞬间便完成,那只插在肩头的箭,华丽丽的完成第二次直插的使命,又往下深入一个长度,玉婷儿疼的生生的从昏迷中惊醒,惨叫后再次昏倒。

    “婷儿!”游氏疼的扑了过去,一把抱住玉婷儿,想不到这一扑又扑在玉婷儿的箭伤处,这次玉婷儿毫无声息,宛如死一样的躺在那里。

    “快,快叫御医。”玉远急的大叫,这是他最疼也最富有期望的女儿,之前还想和秦海那个老狐狸,争抢韩王妃的位置的,现在也虽然势弱,那也将是敏王妃了,可不能真的死在这儿。

    “殿下,快,快些救救二姐,二姐和母亲并没有坏心,不是真的想害我。”因为方才的一番大动作,玉紫早己站起,这时候含泪又跪地,不过这一次她转了个向,求的是苏月寒,必竟他是韩王,皇帝没来,他处理这事是最合适不过的。

    她这里凄凄惶惶,一脸的脸水,和着盈盈的美目,怯生生之间越发觉得可怜,再想起方才韩月彩说的话,外面韩月彩的惨叫声尚在耳,众人不由的多想起,游氏恶毒,惨害其他嫡女,这时候果然报应到她自己身上。

    立时对她的惨叫哀号声,也多了几分不屑。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