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凤兮嫡女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三章 危险,惊魂

    readx;    “方才在外面的路上发现有女子的脚印,正是往这里来的,娘娘要不要找找看?”宫女对上华衣女子冷肃的目光,忙低下头,不敢多说什么。

    “怎么会有人!”男子锐利的眸子一眯,不悦的道,站起身大步向外走,冷冷的吩咐道,“把一切痕迹处理干净!”

    华衣女子知道他怪自己手眼不够,怕他生了自己的气,心中恼怒,阴冷的看向宫女,一巴掌狠狠的打了过去:“没用的东西,还不把人给找出来。”

    她长长的指甲滑过宫女白嫩的脸,立时那脸上多了几道血口子。

    宫女畏惧主子的威势不敢多言,知道这位娘娘看似温柔娇媚,实则心狠手辣,今天这事如果传出去,自己第一个就没命,那里不敢多说什么,带着一个看起来身手不错的太监就扯起幔帐搜寻起来。

    这个宫殿就这么大点地方,她就不相信那个人还能逃得上了天不成!

    一道道宫幔层层叠叠,虽然心急,宫女也不敢过于加大动作,这里是皇宫中的禁地,不能损坏一点。

    宫门处诡异的一丝轻响,宫女侧耳听了听,细碎的脚步声正在往外,急道:“追!”

    她额头上己经有虚汗出来,她这时候也后悔,早知道不收明国公府那位二小姐的银票了,原以为只要把那位晕了的四小姐找到,娘娘那边灭了口就行,可是,人怎么不见了,方才还好生生的摆在这里的。

    今天若是没有抓住那位明国公府的小姐,娘娘绝对不会饶过她的。

    玉紫急冲冲的冲入桃花林,慌不择路的往前跑去,她虽然尽量控制自己的脚步声,却也知道自己的脚步大落在有心人的耳中,并不太轻,只希望那个男子发现事有不瑕,早早的离开。

    相比于男人来说,那位宫妃必竟要好对付一起!

    男人身份不低,身边必然有身手高强的侍卫,只要那些侍卫出手,玉紫自知今天绝无生路。

    宫妃身份再特别,也不可能把大内侍卫唐而皇之的放在身边,更何况还是这种**的事。

    飘渺的裙角有些过长,她伸手一把拎住,揉在一起,丝毫不顾形象的提起狂奔!从怀里掏出的香囊,早就毫不留情的扔在地上,那是玉婷儿的备用衣裳上的配套的香囊,上面还绣了字的。

    在一个转弯处,桃花林里出现在汪湖水,一块大石临水而立,她猛的停下来,左右看了看,咬咬唇,水眸灵动的转了两下,在湖边捡了两块石子,飞快的朝湖边左右延伸出去的两条小径上投去,自己身子一闪,缩起紧依在大石面水的一边。

    才收拢身子,就听得自己来路上有人脚步的声音。

    在石头后面停了下来,玉紫听到外面粗重的喘气声。

    “你,往那里去,快!”宫女急促的声音。

    沉重急剧的脚步往一边的小路而去,湖边恢复了平静,只有风吹过的声音,但是玉紫还是听得出一丝压抑的淡淡的呼吸声,那里还有人,方才跑来的脚步,玉紫听得清楚,一个轻一个重,分明是一个男子和女子。

    跟在娘娘身边的当然也不是真的男子,那就是一个太监,跑走的声音正是那个重的,那么守在大石头后面守株待自己这只兔的就应当是那个行为诡异的宫女。

    轻轻的咬了咬唇,长长的睫毛闪了闪,眼中闪过一丝冷意,扶着一边的石块,缓慢而坚决的站了起来,似乎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头从石块后面探了出来,朝来路看了看,没发现人,深深的松了口手,从石后面走了出来。

    “好啊,原来你竟然躲在这儿,玉四小姐,你可真叫我好找!”石头的另一边突然跳出一个宫女,她秀美的脸上有几道血痕,映的她得意的脸有几分狰狞。

    “你……你怎么在这?”玉紫似乎被吓到了,紧张的牙齿也哆嗦了起来,但是眸底却是一片清明。

    宫女绕着玉紫走了一圈,看着她惊惧的样子,越发得意起来:“想不到玉四小姐还是个聪明的,这样还能逃出西**。”

    一会把玉四小姐送到娘娘面前,既有人抵了祸,又在明国公二小姐哪里拿了赏,可是一举两得的事!

    玉紫吓得脸都白了,那双明媚的眸子里全是哀求:“这位姐姐,我们远日无怨,近日无仇,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里的。”

    “为什么会在这里有什么关系,主要是玉四小姐就是在那里了,”宫女冷笑道,侧过头来在玉紫耳边低语,“玉四小姐,听了这么久的墙角,难不成还不承认不成!国公夫人和二小姐可不希望你再出现在宫宴上了!”

    果然又是游氏和玉婷儿下的手!玉紫垂落的长睫下,闪出一丝森寒。

    “这位姐姐,我这里有些钱,你就放了我吧,我真的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没听到。”玉紫越发胆怯的退后两步,眼眸眨了眨,似乎要哭出来一般,急急的从怀里摸出一个钱袋,里面装着她得自曲瑟的一些碎银子。

    银子,不错,想不到不但是一举两得,还是一箭三雕,宫女越发满意了,一去扯过钱袋,谁料玉紫身子往后一倾,似乎站立不稳往湖里倒去,下意识的抬手,探过身子,脚下被狠狠的绊了一脚,来不及收住冲势,尖叫一声就这么没头没脑的扎入湖里。

    宫女想呼救,却不料横着伸过来一只竹竿,劈头盖脸就这么打过来,愣是把她才仰起的苍白的脸打的又往下沉了下去,身子早被竹竿撑开,头往水里一按,清冷的湖水立时灌了进去,再叫不出来。

    极度的恐惶下,她剧烈的挣扎,只是这样的挣扎,使得水更猛的往她的嘴里灌进去……

    待得水面上恢复了平静,玉紫才扔下石边的竹竿,抹了把汗,稍稍平息了些气息。

    她的身子实在太弱,方才装作往后一倾,就差一点真个倾倒在湖里了!

    左右看看没人,拎起裙角往没听到脚步声的小径上一阵狂奔。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