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凤兮嫡女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章 白狐狸的皮子

    readx;    “母亲,您别着急,别慌了神,四妹没事,只是身上溅了血迹而己,婷儿想起车里还有一套衣衫,就送给四妹换上,也免得她再回去一趟,一会连宫宴都赶不上。”玉婷儿娇嗔着替游氏解围,她说的情真意切,围观的众人只觉得她是个懂事的,连苏月寒看她的眸色没那么寒洌了。

    她这是把游氏方才的言语归于太过于关心玉紫,以至于慌神失态!

    一副情真义切的样子,甚至眼中都含了泪水。

    玉紫心中暗暗嘲讽,见玉婷儿过来,似乎受了惊吓一般,后退两步,然后惊觉站定,盈动的水眸透出怯怯的委屈,脸色苍白如纸,长长的睫毛扑闪了两下,便如春光中飞翔的燕子,低下头,声音转弱:“多谢母亲,多谢二姐!”

    她低头掩面,含泪而退,一副受了委屈也不敢说的样子,再想方才游氏盛气凌人的样子和韩王那句似是而非的话,轻易的就把玉婷儿赢造的关心她的嫡母,嫡姐的形象给打破了,许多人脸带讥嘲之意的看了看玉婷儿和游氏。

    盖棺定论,有时候并不需要太多的话!

    “紫儿,那就这样吧,你换了婷儿的衣裳,上马车一起走吧!”游氏虽然恨的暗中咬牙,但这时候也反应过来,知道不能再强逼着玉紫离开。

    “母亲,二姐的衣裳,我穿着有些长!”玉紫可没打算就这么放过她们,怯生生的道,两个人的身材不一样,玉紫更偏于瘦些,而且身形并未长成,如果穿着玉婷儿的衣裳的确是极不合适的。

    “那又如何,就先穿着吧,现在又没其他衣裳可换,婷儿的衣裳比你身上这身更好些。。”游氏皱皱眉,不耐烦的很。

    同是公府嫡女,一个的备用衣裳,也比更一个好些,分明是游氏苛刻,刻薄。

    “噢,”玉紫这次不再多说什么,听话的接过丫环递过来的衣裳,没人注意到,她把上面的一个香囊极快的收入怀中,然后才乖巧的走向马车。

    游氏母女分明是不怀好意,她自己小心一点,也是有备无患!

    “小姐,血……好多血……车帘上!”扶着她的青香忽然指着车帘惊叫起来。

    众人顺着她的手看向停在路边的小马车,都看到了映在车帘上的几道殷红的血迹……

    进宫赴宴,见血是不吉利的,而且还有失体面,这辆马车必是要换掉才是!

    “母亲,能不能让人再回去领一辆车子来,这辆车恐怕是不能乘了!”玉紫回头怯生生的看了看车子,转头对正要回自己车上的游氏道,没人看到她眼底的那丝冷意。

    计划失败,在众人讥嘲的目光中,又被一次次玉紫缠住,游氏一时有些忍不住,当下冷了脸道:“不就是帘子上有血吧,扯下去就是。”

    只是帘子上有血吗?玉紫咬咬唇,看看站在一边的苏月寒,又怯生生的低下头看向一边的车轮,苏月寒随着她的目光一看,那里车轮处的血迹更加鲜艳夺目!

    “国公夫人,四小姐参加宴会不准备衣裳的吗?”苏月寒皱了皱眉,星眸一眯,冷声发难道,进宫的贴子还是他给的,这不是明白着打他的脸么!

    真正的大家闺秀,出门的时候谁不备有一套衣裳,而且方才众人也听游氏的话说,玉婷儿就算是备份的衣裳也比玉紫自备的好,再看方才游氏不耐烦的态度,联想到之前奔马的事,好端端的这奔马就冲了出来,怎么就对上那辆不大的马车了……

    “殿下,我,因为紫儿第一次参加宴会,所以准备的不够……”游氏虽然恨不得撕了玉紫,却也知道这时候不合适,脸上堆起僵笑,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不管如何,这事不能再追究下去了。

    “来人,带四小姐去这边的成衣店取一套合身的衣裳来,四小姐就乘我的车,正好我还有事要先行一步。”苏月寒淡冷的道,眼底闪过一丝厌恶,他一向高高在上,哪空别人挑衅他的威严。

    “是,奴才这就去。”一个小太监带着惶乱的玉紫进了路边的成衣铺!

    玉婷儿的衣裳,重新又还给了丫环。

    玉紫在路边换过衣裳出来,柔柔的扶着水蓝的手上了苏月寒的马车,在宽大的马车上整理好妆容,重新梳洗一遍,车身很厚实,叠得软软的,最里面的榻上放着一条白狐狸的皮子,坐在上面极是暖和。

    看着这条白狐狸的皮子,玉紫眼中闪过一丝悲色!

    “紫儿,这是我打来的狐狸皮,开春就给你做一件皮袄可好?”

    “紫儿,那条狐狸皮被你大姐看中了,可我只有一条怎么办?”

    “紫儿,放心,等以后再有好的,再不给别人!”

    深情款款的话就在耳边,只是物是人非,现在谁还记得那位尚未进苏月寒的府就红消香陨的秦三小姐,只是可惜了,秦湄从自己那里费尽心力想得到的,最后还是没得到,依然只是踩在苏月寒的脚底。

    双眸含泪,眼底却慢慢的转为寒冷,苏月寒,秦湄,欠她的,她都会讨回来!至于游氏母女,她也不会放过,那是她们欠玉紫的。

    “小姐……你还好吧?”青香这时候才有闲偷偷问问玉紫的情况。

    “没死便是大好事,大夫人送我这么一份大礼,我怎么着也得回报才是。”玉紫看着镜中的自己,笑容凉薄中带着冰寒,那种黑暗的近乎冰封一切的目光,让一向心志坚宁的青香也不由的低下眼帘。

    以牙还牙,以血还血,这可真不好!

    怎么办呢?可她就是这么一个凉薄的人……

    进了皇宫,玉紫扶着青香的手下了凌月寒的马车,并再次让跟车的小太监转达她对苏月寒的谢意,就带着青香跟着众人一起往里走。

    皇宫的盛宴放在御花园里,一群美貌的宫女穿梭其间,抬头看,碧瓦红墙,飞檐陡峭,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钩心斗角,极是华美,比玉紫想象中的还要华丽几分。

    苍国建国数百年,能在一众强国环侍中生存下来,不是没有底蕴的。

    走了几步路,站在她前面的玉婷儿忽然停了下来,目光凝滞的往前方望去!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