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凤兮嫡女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九章 这奔马来的可真是时候

    readx;    生死瞬间,一匹马从后面狂奔而至,马上的人骑术高明,手中一件东西猛的挥出,立时奔马停滞在玉紫身上,高高的马蹄扬起,己是对准了玉紫的马车,马车夫似乎吓傻了,呆滞的看着这一切,竟是愣愣的没有一点动作。

    那人手中是一个绳圈,套住惊马的头狠狠的往边上一拽,斜过惊马前冲的力度,趁着马回首时,马蹄偏开玉紫的车马,另一手上寒光一闪,手起刀落……

    意料中的剧痛未曾传来,头顶却有重物呯然落下,玉紫睁开眼,愣愣的看着眼前滚落在地的马头,一时目瞪口呆。

    惊惧的惨叫声和着其他人狂乱的嘶喊,这时刻,玉紫的心头却奇怪般的冷静了下来,看着眼前满地的鲜血,她的眸色骤然寒洌如冰,目光抬头,看向那匹奔马,那马急奔而去,竟似乎只是意外碰上,连照面也没跟她打上一个!一溜烟绝尘而去。

    但玉紫还是眼尖的看到那个男子衣衫袍袖上一抹淡淡的紫色,那么亮彩的颜色,玉紫上一世也曾经听说过,那是慕旭轩手下最强悍的部队,紫衣军!据说人数不多,但每一个都是高手,平时就分散护卫在他的四周,那就是说方才这位杞王也在附近!

    眼眸处闪过一丝浓重的暗影,杞王救了自己!

    “玉四小姐,怎么样,可伤着了?”一辆宽大华美的马车停了下来,英俊的韩王苏月寒下了马车,发现这里变故的是玉紫,眼眸微微一收缩,大步走了过来。

    “我……我没事……很好!”玉紫抬起雾茫茫的水眸,小小的红唇因为惊惧而颤抖,额头上遮颜的留海早就被甩到一边,露出她那张绝美灵秀的小脸,单纯中隐藏着媚色,竟是比那日,高台下更美几分。

    如此颜色,真是令百花败羞,又是那般清澈的水眸,荡漾出万种风情!

    苏月寒的眸色越发的柔软起来。

    “紫儿,怎么这么不当心,行个道还这么东张西往的,这可好连马车也惊着了。”游氏从明国公府华丽的马车上下来,一脸的惊慌怪责,把惊马的责任全推在玉紫身上,说话间又是长吁短叹,仿佛她是多么的懊恼带着这个不讲理仪的女儿。

    “四妹可是哪里伤着了,要不要回家去再换过一套衣裳再来,这衣裙怕是不能穿了吧!”玉婷儿温柔的道,看着玉紫染血的衣裳一脸可惜,这一来一回,便是误了时辰,再不可能进得了宫。

    长长的眼睫扑闪了两下,玉紫掩去眸底的那抹冰冷血色,这事必然又是跟这母女两有关,居然敢如此算计自己,她绝对不会饶过她们的。

    看了看自己衣裙角上的血污,定了定神,抬起雾氲氤的美眸,没有辩解,半是委屈半是可怜的道:“母亲,女儿这身衣裳是入不了宫了,只能先回去,就请母亲和二姐,多谢给我贴子的人。”

    宫里的贴子都有定数,明国公府一向只有两位嫡小姐,所以各得一张,上面都写有名头,玉紫这次入宫,不可能用的是玉倩儿的贴子,那么这多出来的一张,必然是别人给的。

    说完,好了怯生生的看了看苏月寒,又低下头,露出几分凄然,氤氲着水气的眼眸,委屈都快溢了出来,再加上她甜糯的声音,仿佛受惊的小兽一般,极是让人心疼。

    “国公夫人不必为难,玉四小姐今天入宫,也是难得,怎么可以就此回去,宫里招待都有定额,少了一个父皇也会提问,多有不便。”苏月寒伸手虚拦了一下,眼底生出几分恼意,他记得己暗中向玉远透过气,怎么玉远一点也不上心。

    看看玉紫可怜兮兮的装束,再看看玉婷儿身上穿的,头上戴的,微微眯起眼,眼底闪过一丝阴沉。

    游氏想不到苏月寒,竟然会伸手管这件事,心中恼恨,这个小贱人竟然明里暗里的,暗示别人是自己不让她进宫,当下冷了脸。

    “紫儿,这穿成这样,不知道还怎么进宫,就算你不在意,我们明国公府也丢不起这个脸。”

    这是想让她回去了,那她就偏不如她们的意思,这里是大街,来来往往的人多,游氏不依不饶的要让自己回去,实际上己是逆了苏月寒的意思,苏月寒既然站出来,那就己是他的脸面问题了。

    “殿下……”玉紫娇娇怯怯的道,水灵灵的眸子小心翼翼的看了看他,眼底露出祈盼,但随后似乎失望之极的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声音娇软的道,“是,母亲,女儿这就回去。”

    被美人如此祈望的看着,又如此失望的离开,一副楚楚可怜,却又不敢作声的模样,是个男人都会忍不住,不但苏月寒看了心生怜惜,周围的一些路人全暗暗怪责游氏,果然是刻薄的。

    “国公夫人,这匹奔马来的可真是时候,方才看到它就在玉四小姐马车转过弯的时候出现,莫不是一直候在这里的不成?”苏月寒心中生出莫名的恼怒,他只是想娶一个侧妃而己,怎么就明国公府上一而再的拖延,难不成忘记了这进宫的贴子还是自己给玉紫的。

    苏月寒此言一出,众人皆惊,看向凌母女的眼中多了几分怀疑,这可不是简简单单的刻薄寡恩的事了,如果这事是真的,游氏就实在是太过凶残暴戾了,只是一个平妻生的嫡女而己,竟然趁着宴会的时机想弄死她,实在是太恶毒了!

    游氏气的差点吞吐血,想不到苏月寒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那匹马的确是守在一边,等着玉紫的马车露头就冲过来的,不过是个小贱人,死了就死了,难不成还有人为她讨公道不成!

    可是,事于愿违,小贱人不但逃得性命,而且还激的韩王站在她这边,话语间还隐含威胁!这事若真去查,怎么会查不到。

    这个样子,仿佛自己就是恶毒嫡母一样,虽然她是真的要除去玉紫这个小贱人,但无论如何也不能落人口实。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