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凤兮嫡女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二章 皇宫宴会,你去参加

    readx;    “青香,你认识明翠吗?”玉紫看着镜中的自己淡淡的道,镜中的人看起来比昨晚躺下的时候好的多了,但是依然可以看到肿起的唇角泛着鲜艳的红色,竟似乎比昨天刚从老夫人那里来的时候看起来更红肿了几分。

    “奴婢不认识明翠,但是听说明翠的姐姐在二小姐身边侍候,是二小姐身边得力的丫环。”青香拿起妆台前的梳子,轻手轻脚的替玉紫梳理起长发。

    “不用梳那个斜马坠,就梳个普通的,留点长长的留海。”照了照镜子,玉紫把几缕黑发翻到前面来,挡在她精致的小脸前面,试了试道。

    “小姐,这样不好看,你的脸全挡起来了,而且还显得太刻意了一点。”水蓝探过头来看了看,劝道。

    “挡起来才好,一会还要去见祖母,好好谢谢祖母的药膏。”玉紫温柔的道,放下手中的黑发,任它们挡在自己眼前,的确这显得很刻意,但这正是她需要的!

    水蓝不解的眨巴了两下眼睛,不明白去见老夫人为什么要弄成这个样子,但想着小姐是个有主意的,也就没太在意。

    青香倒是立时明白了她的主意,拿起梳子替玉紫梳下一道长长的留海,又替她把两边的乌发打散弄蓬松,用梳子在两边靠了靠问道:“小姐,您看这样如何?”

    铜镜中可以看到她大半的脸被遮了起来,只留下半边脸,再加上两边的鬓角也蓬松看起来多了些,若她低下头,没注意的话,谁也不会发现她的嘴角还红肿着。

    “这样差不多,祖母这时候应当也起身了,我们一起过去吧。”玉紫站起身,带着水蓝,青香两个人一起去老夫人的寿仙堂。

    “表妹?”才出院子正碰上曲瑟,那双风流的桃花眼愕然的看着玉紫被遮的有些看不清眉目的脸,停下脚步,绕着玉紫转了三圈,才眯起俊眼问道。

    “曲表哥,是我!”玉紫无奈的道。

    “怎么弄成这样,现在苍国流行这个发型?”曲瑟伸手过来拍了拍她的头,笑道,他长的比她高了一个头不止,这么一伸手还正好。

    无奈玉紫头一偏,这下子正巧打到了她的脸旁。

    “啊!”玉紫不由的疼叫着,一把拍开曲瑟的手,两眸己疼的盛满泪水,嘴角处还肿着,连着那半边脸都有些痛,游氏这药下的可真足。

    “怎么了?谁欺负你了?”曲瑟也发现她的不对劲,一把扯住她的手,另一只手挑起她留得长长的留海,看着她红肿的着的唇角,眼底立时闪过怒意。

    “明国公府竟然这么对你,走,我带你去理论。”他放下她的额发,愤而拉着她就要走。

    “曲表哥,不要去!”她娇嗔道,软软的,有些愧疚的道:“这是我们府里的事,总是劳动曲表哥,不好的。”

    他们都知道明国公府的事,曲瑟是不能多干涉的,就算他是老夫人的姨侄,也不应当伸手明国公府的事,他可以帮玉紫,却不能总是为她出头。一方面这是不现实的,另一方面,名不正言不顺,而且很容易让游氏抓住由头反驳。

    “好,我先去看看表姨,然后在你院子里等你回来,我有事找你!”曲瑟也明白这一点,想了想干脆的道。

    可能是有了上次让他卖钱的事,有些话说起来自然多了,玉紫点点头,正巧,她还有事让他帮忙!

    “紫儿,过来,看看这匹缎子怎么样?”老夫人桌面上正放着匹华美的锦缎,竟然还是难得一见的华彩缎,看到玉紫进来,立时笑着招呼玉紫过云。

    “这么漂亮的缎子,祖母,紫儿还是第一次看到。”玉紫故作惊讶的拿手摸了摸缎面,轻柔的笑道。

    华彩缎一向是宫中的供品,是齐国某一个族群物有的织品,不过齐国是强国,那些族群织成的华彩缎全部送进了齐宫,眼前的这几匹,恐怕是从齐国的某位强权人物送来的吧,或者是那位杞王殿下。

    上辈子,苏月寒就曾经送过她一匹这样的缎子,听说也是从齐国流过来的!

    “紫儿喜欢就送给紫儿吧,回去做套衣裳穿穿。”老夫人心情不错,摸了摸华美的彩缎,乐呵呵的道,回身扶着玉紫的手在一边的炕上坐下,拍了拍玉紫的手,慈爱的道:“女孩子家的,怎么能没几套漂亮衣裳穿穿,总穿着这些怎么出席宴会!”

    玉紫身上穿着游氏替她“新做”的衣裳,跟在老夫人身边的几个眼尖的丫环早看出玉紫身上这套偏大的衣裳,分明是二小姐前阵子穿过的,就连昨天那套也是大小姐穿剩下来的。

    这样的衣裳既不合身,又是旧的,必然有失体面。

    “宴会?”玉紫眨了眨眼,不解的问,“紫儿没有要参加什么宴会!”

    “怎么会没有,过几天,皇宫盛宴,你就去参加吧,一个女孩子家,怎么能一直锁在家里呢!也去交交新朋友。”老夫人心情不错,一脸的痛宠,仿佛真的是一个慈祥的祖母在为疼爱的孙女做打算。

    一直锁在家里?是一直封囚在院子里吧!

    这种晚来的慈爱,还不是另有所图,玉紫心头冷笑,神色上却不显,微羞的低了低头,叫了一声:“祖母!”

    “好了,昨天的伤恢复的怎么样,让祖母看看。”老夫人很满意她这种表情,笑着伸手过来想拂开她的额发看个清楚。

    玉紫却似被吓到了一样,仓皇后退两步,双手慌乱的摇了摇,急道:“祖母不用看,紫儿己好的差不多了。”

    她这话答的实在快了点,又实在有些紧张,神情之间虽然在笑,却显得僵硬,再加上仔细看去,那额发很是自然,仿佛是刻意似的,惹起老夫人的怀疑,抬起有些老花的眼,仔细的看了看玉紫,脸色冷了下来:“过来,让祖母看看。”

    “祖母己经好了,真的,不用再看了。”玉紫柔柔的道,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过来!”老夫人的脸上露出几分厉色。

    玉紫迟疑了一下,怯生生的走到老夫人面前。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