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凤兮嫡女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一章 迷乱,梦境

    readx;    “放心,母亲这次不会再出差错,倩儿,这几天你哪儿也别去,婷儿说那个大夫可以治好你的头发,让你切记不可再动怒,一定要平心静气,这对你的病有好处……”游氏的手怜惜的把玉倩儿耳边的一丝落发撸在耳后,心里将玉紫诅咒了万遍。

    “娘,真的可以治好吗?”一听还有希望,玉倩儿急道。

    “倩儿听母亲的话,就会好起来。”游氏柔声安慰道,眼底闪过森寒的暴怒,等明天小贱人一起来,发现脸毁了,看那个死老太婆还要不要为了她压制倩儿!

    玉紫是从窒息一般的感觉中醒来的,只觉得喉咙处被憋的喘不过气来,胸口闷闷的,梦中被压下巨石下的场景就在眼前,真实的让她不由自主的轻轻**了一声,带着少女娇软脆弱的声音让坐在她身边,伸手掐在她细嫩的脖子上的手不由的稍稍松了松。

    “醒了?”黑暗中背光而坐的男子,脸容上带着冰寒的冷洌。

    玉紫摸了摸似乎有些肿涨的嘴角,眼前景象有些模糊,只觉得眼前人影摇晃,似乎有几个人影同时在一起走动,晕的很。

    “你……怎么又来了,有什么事吗?”她似乎呢喃的声音,有些意识不清的看着眼前的人影,唇边露出一丝苦笑,那个人果然很快就找到她的新住处了。

    她不期望可以瞒过这个神秘又神通广大的人,这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人,她只想远离,可是她现在头晕,只想着好好睡一觉。

    “怎么回事?”许是感觉到她的样子不对,修长的人影放开掐着她脖子的手,顺着她的脸,抚上了她的唇角,却惹来她一阵控制不住的疼痛,但那块炽烈烧起来一般的地方,也多了一分舒服的凉意,急推开他的手:“疼,拿开,很疼!”

    她撇撇嘴,有些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声音轻缓的带着一丝她从未有过的虚弱,糯糯的声音里有她自己不自觉的无助。

    她是病了吗?可她怎么能病呢!可是方才很舒服的凉意是什么!

    下意识变推为拉,拉住男子的手,他的手很凉,比之一般的人绝对更低几分,但是这让她很舒服,拉过他的手轻轻放在她肿大热烫的唇角,闭上眼睛,几乎是无意识的道:“别,别把玉香咬死,求求你们,别咬死玉香,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

    娇弱慌乱的惊叫声,宛如春日细语,无声无息的钻入人的心中,让人心神不由的一荡,怜惜涌上。

    英挺的男子反手握住她的手,把她半抱着坐起,让她依在他怀里,月光透过纱窗,静静的照在她如玉的脸上,也照见了她菱形的樱唇处,一块可怖的红肿,额头上满是冷汗。

    “不要,放开我,你们放开我,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求你们,求你们放过我们。”许是受了惊扰,玉紫挣扎的厉害起来,似乎有无穷无尽的噩梦环饶着她,一双盈动的眸子不知什么时候紧紧闭上,双手抓住他胸前的衣襟,像是耗尽力气,也无法从恐惧中醒来。

    “不要,不,要,放过玉香,放过她。”

    “雪嬷嬷,是我错了,是我错信了他人。”

    “父亲,为什么,为什么你会这样待我,我是您的女儿啊!”

    “疼,好疼!”

    不断的念语隐藏着往事无意识的倾泻而出,这个女孩子从来就是坚韧而倔强的,既便是在那么危险的时候,她也没有落过泪,但是现在她却这么脆弱,俊美妖娆的脸上收敛起阴冷的表情,手指轻摸了一下她的唇角,邪魅的眼底阴晴难辩,伸手从她枕畔取出玉紫的帕子,就着放在一边的茶水,细致的拭去她脸上的药膏。

    待得稍稍她的脸上的肌肤稍稍干了些,从怀里掏出一个玉瓶,倒了些粉沫在玉紫的脸上,用指腹轻微的抹开,特别在她唇角处,又特意涂的浓了些。

    许是感应到凉嗖嗖的感觉,玉紫惬意的低唔了一声,往他怀里又靠了靠,拿不疼的半半脸在他身上蹭了蹭,如同无助小兽找到亲人一般的感觉,很是让人心痛。

    俊美的男子凤眸稍稍眯了眯,那张冰雪般潋滟的眼眸里露出几分莹润,把玉瓶扔在一边,放轻动作把她扶着躺下……

    玉紫这一晚上起初头痛的难以入眠,而后一切昏昏沉沉的,昏乱复杂的出现许多人的身影,似乎那个让她极其嫉讳的男子又出现了,还似乎有人替她伤痛的脸上抹上凉药,又似乎看到了被苏月寒放狗咬死的丫环玉香,最后还见到一张俊美绝魅的脸……

    一切好象是梦,又好象不是……

    “小姐,您脸上的伤好多了,老夫人的药膏真不错,昨晚上小姐看起来伤的那么厉害,现在差不多全好了。”听到里面的玉紫起床的声音,水蓝推门进来,替她挂成撒花的帐子,看着玉紫的脸欣喜的道。

    老夫人的药膏好吗?玉紫可记得昨天晚上睡下去的时候就隐隐觉得不对,但是后来,竟是连意识都模糊起来,眼角落在枕边一个白玉雕成的瓶子上,伸手拿起,打开盖子闻一闻,隐隐间就是昨晚上真正安睡前的气息,立时明白过来,眼意闪过一丝怒意,唇角勾起冰冷弧度!

    她竟想不到游氏在老夫人身边也有人,竟然在老夫人给她的药膏里下毒,如果不是那个人,今天早晨起来,自己虽然涂的少,嘴角那块必然会肿起来!但若是用的多呢,那必是要毁自己的脸!

    用老夫人的手,毁自己的容,就算自己真毁了,老夫人难道还会为了自己这个毁了容的孙女去责骂游氏不成!用别人的刀杀人,果然最是便利。

    只是这把刀既然是别人的,游氏能借,自己为什么不能借呢!

    “水蓝,昨天这药膏是谁送来的?”扶着青香坐起,她淡淡的道。

    “是老夫人身边的明翠,小姐才回的院子,明翠就把老夫人给小姐的药膏送来,一会小姐还得去谢谢老夫人才是。”水蓝还以为玉紫真的要去谢谢老夫人,特意挑好的说。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