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凤兮嫡女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十七章 药中加了料

    readx;    好不容易把一切扑灭,厨房里己乱的跟个垃圾铺一般,那么大的烟火早惊动了老夫人,这几天游氏被斥,中馈这一部分老夫人就暗中掌了眼,派人把犯事的水蓝和许妈妈一起带进了老夫人的寿仙堂!

    “老夫人,是这个小蹄子惹的惹,奴才正在厨房里烧菜,这个小蹄子故意在厨房里冲撞,害得厨房火起。”许妈妈也知道不好,一跪在老夫人面前,就马上先发制人,指着水蓝气势汹汹的怒骂道。

    国公府老夫人眼底淡冷看向水蓝。

    水蓝在一边早哆嗦成一团,慌得脸色苍白,依然还抱着药罐不放手,一边哭道:“老夫人,我们夫人真的不好了,方才又晕过去了,小姐让奴婢……快来煎药……许妈妈让奴婢等在大小姐的药后,还推了奴婢一把……奴婢真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因为惊慌害怕,她一个劲的颤抖,连话也说不周全,看样子却是个实诚的,老夫人没有说话,脸色如常。

    “你瞎说,分明是你在厨房里乱翻,才撞到炉火的,贱蹄子,竟然还敢乱说。”许妈妈是真的慌了,把责任全推在水蓝身上,狠狠的瞪着水蓝,仿佛她要说一个不是,她就会狠狠的撕了她。

    一个婆子从后面进来,来到老夫人身后,在她耳边低低的说了两句,然后恭敬的退了下去。

    这是老夫人自己派人去查了事情。

    “老夫人,您杖毙了这个贱蹄子,如果不是她,厨房间也不会起火。”许妈妈还在口沫横飞的指着水蓝骂。

    “哐当”茶杯砸在她碟碟不休的嘴上,声音顿时消停,众人抬眼看时,看到这个许妈妈被砸的一个跟头倒在地上,嘴角立时就流出了血,茶叶还挂在头上,极是狼狈可怜。

    “来人,把她拉下去重打三十杖,以后就呆在自己家里,也别来这府里管事了。”老夫人淡淡的道,一下子就夺了许妈妈的权。

    游氏对元氏的一些小动作可以当作看不见,但是欺到她头上来了,她可不会给游氏留面子,元柔再不是也是主子,被个下人这么欺到头上,而且还是因为煎药的事,实在是让老夫人生气。

    立即上来两个粗使婆子,一边一个就把许妈妈往外面拖。

    “饶命,老夫人饶命!”许妈妈大声的呼救!

    她一个年老的婆子,这三十杖下去,纵然不死,也要脱层皮。

    老夫人眼也不抬,接过水嬷嬷重新泡制的茶水,拿盖子拨了拨上面的茶沫子,喝了一口,侧耳听了听外面持刑的声音,看向水蓝:“你主子的身子真不好了?”

    “是的,老夫人,夫人这几天昏睡的厉害,比以前更厉害了,看上去,看上去倒象是熬不下去……”水蓝抱着药罐哭道。

    老夫人的目光落在药罐上,半响沉吟不语,随后看了看站在一边的水嬷嬷,水嬷嬷会意走上去从水蓝手中接过药罐,掀开来看了看,眉头皱了皱,回身抱着药罐来到老夫人面前,把开口的药罐送到老夫人面前。

    只一闻,老夫人的脸色顿时青黑了下来!

    “你先回去好好侍伺夫人小姐,我一会让人去给你们夫人看病。”老夫人淡淡的道。

    “是,奴婢这就回去。”水蓝抹着泪站起,乖巧的退了下去。

    “老夫人……”水嬷嬷道,忽尔对边上的婆子丫环道,“都下去吧!”

    众人看老夫人脸色阴暗的坐在那里,一个个知趣的轻手轻脚退了下去。

    “水嬷嬷,这里面是不是还加了别的什么?否则不可能这么快……”老夫人抬起头,眼眸幽深,意有所指的皱着眉头道。

    水嬷嬷为难的看了看药罐,一时无语。

    “说实话吧!”老夫人淡冷的道。

    “里面的确是加了药,这药而且还是针对元夫人的,如果一直用下去,元夫人不用多久就会真的没命。”水嬷嬷偷偷看了看老夫人,脸色有些青灰,嘴唇哆嗦了一下,才小声的回道。

    水嬷嬷是知道老夫人的,若是以前,老夫人也不会管,可现在曲家站出来了,元夫人怎么能立刻出事!这不明摆着被人害了吗!这让老夫人如何对曲家交待,况且这药里面还有一些……

    国公府老夫人咬着牙,皱纹堆垒的脸上青筋跳了跳:“去,立刻,马上把国公爷找来!”

    当天,明国公府气氛紧张,连丫环婆子们说话都压低声音,玉远在外院审,老夫人亲自在内院审,最后还杖毙了几个奴才,说是伙同游氏压制平夫人元氏,游氏的明华园也被清洗了一番,游氏自己当晚更是被赶到祠堂罚跪一个晚上!

    一时间,整个国公府仿佛才想起还有元氏这一号人!

    婆子丫环们动作飞快的替她们整理出芫芜院,侍候玉紫和元柔搬了次家,从那个破坏的快不能住的破败院,搬到了粉刷一新的新居,府里的风向开始有些转向。

    一大早,玉紫就去了老夫的寿仙堂

    进门,就看到老夫人坐在雕寿字纹的炕上,正和水嬷嬷说话。

    “紫儿参见祖母,多谢祖母!”玉紫感谢的道,咬咬唇,掩去眼底的一抹泪意,明明脆弱却还强扯出一幅笑颜,落在老夫人眼中,多了几分满意。

    看起来就是一个易掌握的,比以前的元柔可强太多了!

    “紫儿起来吧。”老夫人慈和的道,“你的身子早己好了,再在那里住着没的失了身份,搬到芫芜院,对你娘的身子也好些。”

    玉紫意似感动不己的扶着青香,长长的眼睫闪了闪,脸上露出几分孺沫之意,心里却是一紧,国公府老夫人果然要拿捏自己,什么叫身子早己好了,若不好,那就又是“疯”了,只要抓住这一点,老夫人就可以挟制自己!

    见她提起元柔,意识到是个好机会,玉紫蓦的跪了下来:“求祖母替娘亲延医诊治!”

    老夫人的目光立时变得锐利,慢悠悠的端起茶盅喝了一口水道,脸上的笑容慢慢的退了下去:“你今天是特地来为你娘而来?”

    “祖母,父亲刚让我们出来的时候,娘亲的身子虽然病着,却只是虚弱,可现在,娘亲越来越弱,每日里只是昏睡,上次曲表哥过来,还说要替娘亲延医诊治,紫儿想,祖母才是一家之主,此事得祖母作主才是,就回绝了曲表哥。”

    玉紫仰起头,眸色真挚的回道。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