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凤兮嫡女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十五章 她不会手软

    readx;    “小姐,绿意怎么就真的替大小姐抗下了这事呢?”水蓝替玉紫剪下她挑中的桃花,不解的问。

    “大夫人拿捏着绿意一家子的命,一个小丫头难道还敢反抗,只是死了一个丫环,谁会会为她说一句话。”玉紫看了看她,接过桃花,淡淡的道。

    这府里又有谁能反抗得了游氏,当日她差一点死在马车上,游氏还让那个叫琴儿的丫环刺杀她,又有谁帮她说过一句话,一个爹不痛,娘又病得女孩子,比灰尘又好到哪去,所谓的国公府嫡女,就是一个笑话……

    真正的玉紫当时就死在那一系列的谋害中,她是重生的秦紫,背负着两个人的仇恨,所以她不会手软!

    水蓝微微一愣,忽然觉得心头涌上一种奇异的悲哀,有谁会在意一个丫环呢,府里死一个丫环,小厮都是悄无声息的勾去名字,连四小姐那么尊贵的嫡女身份,若不去争抢,也一样没有好下场。

    “水蓝,你想自己父母姐妹吗?”玉紫伸手自己折了支花,长睫闪了闪,问道。

    “奴婢的父母早没了,进门服侍后就一直跟在小姐身边,似乎也没什么兄弟姐妹。”玉紫的话勾起了水蓝的伤感,鼻子一酸道,记忆中她真的没了父母,她是七八岁的时候被卖进国公府的,运气不好,直接被送入封闭的院子里,服侍玉紫。

    曾经的记忆里没有兄弟姐妹。

    “青香呢?”玉紫转身问默默站在一边,帮她挑花的青香。

    青香正剪枝头的花,听到玉紫问,顿了顿,才重新剪花枝道:“奴婢也没什么亲人!”

    “既然大家都没姐妹,那我们就来当姐妹吧!”玉紫把手中的桃花分成三份,一份给水蓝,一份给青香,然后拿起手中的一份,长长的叹了口气,闭上眼,脸上露出亲切放松的笑容。

    水蓝愣了愣,咬咬唇,压不住心底的悲意,用力点头,看着玉紫感动的哽咽道:“小姐,奴婢会一辈子跟着小姐,陪着小姐,有什么苦也跟小姐一起吃,小姐就是奴婢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她真的很感动,她只是一个身世孤零的小丫环,在这府里无根无底,谁想打杀都可以,想不到小姐竟然拿她当姐妹看,一时紧紧纂着手中的桃花枝,在心底发誓,她会永永远远的守护着小姐!

    青香也愣住了,随后,转过身,对玉紫行了个大礼,抬眸坚定的道:“小姐永远是奴婢的主子!”

    她生她亦生,她死她亦亡!

    玉紫伸手拉起青香,微微一笑,明白她的意思,唇边露出一个真诚温暖的笑意。

    桃**夭,落英缤纷,一个依枝浅笑,真情流露;一个泪盈于眶,感动莫名;一个跪地仰望,心中立誓。

    有谁知道,多年后,这一幕再想起,依然让人感动!

    见花枝剪的差不多了,青香看了看天色,提底色道:“小姐,我们可以回去了,一会夫人醒来见不到小姐又要着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天的事吓着了元柔,每一次元柔醒来,每一件事就是问起玉紫!

    玉紫赞赏的看了她一眼,随既理了理衣摆:“那我们就回去吧,娘的药煎好了吗?”

    “夫人的药,奴婢煎好了,出门的时候,让方嬷嬷服侍夫人在用。”

    水蓝摇了摇手上的桃花枝回道。

    三个人从园子里回来,转过一条铺满花朵的小径,正看到玉婷儿从对面走过来。

    她身边跟着四个穿粉色比甲的大丫环,后面还有几个捧香巾,果盆的二等丫环,俱是形容温和,秀气,衬得玉婷儿皎皎如玉,气质优雅!

    这样的气势,这样的排场,仿佛是宫里的皇妃娘娘,明国公府与秦府相斗,难不成这玉倩儿也是为宫里的苍皇准备的?也是,秦淑妃己在宫中,玉远也想吹些枕头风,就得送个女儿进去,与秦淑妃抗争。

    唇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秦家的秦淑妃,是在苍皇初继位的时候送进宫的,只是进宫后就生了一个体弱多病的皇子,又哪里是真正的得宠!以秦淑妃为目标,玉婷儿这辈子也别想得宠了!

    心里这么想着,却见玉婷儿停下来,她于是收敛起心神,让水蓝扶着,缓步上前,对玉婷儿深施一礼道:“紫儿参见二姐。”

    玉婷儿很远就看到玉紫,特地停下来让玉紫过来见礼,这时候看着她娇怯怯的样子,眼里闪过一丝阴沉,这个丫头是什么时候变的不一样的?

    自己替娘亲出的两个主意不但没有废了她,反而成就了她的名声,现在外面传说明国公府的四小姐,绝美无双,又孝顺聪慧,隐隐名声己在她之上!

    一个才放出来没几天的疯丫头,能得到这样的美名,若说里面没猫腻,玉婷儿怎么也不会相信,看着她娇媚天成,又带着些纯真清雅的气韵,直叫人看了便移不开眼。

    眼底闪过一丝厌恶,脸上却堆出温雅如玉的笑容:“四妹,果然是不一样了!”

    玉紫哪里听不出她语带双关,缓缓起身,唇角弯出一丝笑意,眨了眨灵动的水眸微笑道:“都是父亲抬爱。”

    玉远的野心,玉婷儿,玉紫都看得懂,只是以前是把一切全放在玉倩儿,玉婷儿身上,而现在也有一半心思放在玉紫身上。

    听得玉紫的回答,玉婷儿轻柔的道:“四妹真是聪明人,往日里倒是全藏了,也怪姐姐,没发现四妹变化这么大,若是不当心得罪了四妹,还不得被父亲责罚。”

    玉婷儿声音虽柔,语意却尖锐,直接玉紫挑的父亲生气,实为不孝!

    玉紫一脸诧异的抬头,水眸中带着几分惶恐不安:“二姐,紫儿担不起这样的责任,父亲是堂堂的明国公,苍国的双壁,怎么会随意听人挑拔!”

    苍国的大将军,高高在上的明国公,若是传出去会随意听个内院女子的话,苍皇又如何信任得了他!

    玉婷儿想不到玉紫会这么刁钻,给自己挖了个陷阱,不由的冷笑一声道:“四妹可真是牙尖嘴利,惯会说些有的没的,挑拔父亲和我的关系。”

    “紫儿怎么会是这种人,二姐太推己及人了!”玉紫微微一笑,毫不退让!玉婷儿的阴狠狡诈,比玉倩儿有过之而无不及。

    两个正在这里针锋相对,忽听得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你们两个在这里做什么?”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