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凤兮嫡女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九章 登台一舞

    readx;    但明显,管家的提议不但没让玉远恼火,反而眼睛一亮,他可没忘记韩王殿下,上次若有若无的显出意思,想纳玉紫为侧妃,如果这时候让玉紫出来跳月仙之舞,韩王殿下必不会怪责,说不准就此真的看中玉紫也说不定。

    “那你快去叫紫儿准备,既然府里的丫环都知道,想来应当是不错的,动作要快点,外面满院的宾客都在等着!”玉远笑道。

    “老奴还怕国公爷生气,没想到国公爷心中早有决断,明白这是四小姐的一片孝心。”管家暗中抹了一把汗,长出了口气道,自己的钱也收的妥妥的了,想不到国公爷竟然痛痛快快的让四小姐这么一个嫡女代替一个舞姬上台。

    早站在台后的玉紫眼底闪过一丝冷笑,玉远一个父亲果然是一个渣,自己的嫡女代替舞姬这种事他竟然也会痛快的答应,果然是算计自己给苏月寒当妾,可惜了,她今天只是为了到人前现现脸而己。

    苏月寒,她恨不得吃了他的肉,喝他的血,怎么愿意再和他有什么牵连!

    玉远的算计注定没有结果!

    穿上月仙子的戏服,顶着月仙子的花冠,长长的衣裙束在纤细的柳腰下,在脚底延出长长的拖曵在身后的纱裙,浅紫色的浣纱半臂延在腕底,飘落在身后,才装束上就己是飘飘若仙,还是未及长成的小少女,明明还是稚嫩之极,其中的风情媚意,却己难描难绘!

    珍珠织就有面纱,掩住半脸,只露出一双媚惑丛生的眼眸,清冷的美眸颇有几分不似人间烟火之味,恰似那月宫中寂寞孤绝的绝世美人,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只一眼,却又似带着雾蒙蒙无尽的哀愁。

    才站到台上,下面便不由自主的安静下来。

    不只是因为玉紫顶着的月仙子本就是盛名,而是这样子自然流转,风姿绰绰的月仙子,是他们所没见过的。

    只微露一双水眸,便己艳惊全场!

    那幅珍珠薄面纱,是她特意备下的,比之真正的月仙子更多了几分神秘和通身的风流气度,身后音乐起,如水般流淌,纤腰一扭,拉起半幅水长长的水袖,含情的眸子缓缓的从一个个认识的或不认识的人脸上滑过,笑意不达眼底。

    这满院的所谓血缘亲人,竟没有一个是真正关心她的,若不是被逼无耐,她一个好好的国公府嫡女,哪用代替舞姬上台这一招!

    对上她那双明媚若水,含情脉脉却又清冷疏离的美眸,秦泖手中的酒杯猛的落地,脸色蓦的变得苍白,撑住桌子颤抖着就要站起,嘴角轻扬无声的叫出了一个让他心疼颓废的名字,那个名字,一直在他心里,从未因为那个人远去而离开。

    “坐下!”秦海冷冷的声音就在身边。

    秦泖长长的喘了口气,重新缓缓坐了下来,没有人看到他紧握在身边的拳头,紧紧的,转过头看向苏月寒的脸,几乎带着狠绝!

    早有下人替他换过酒杯!

    苏月寒也震惊了,若不是他真看着秦紫就这么在他眼前直坠入悬崖,他现在必也会以为眼前的女子就昌秦紫,那双明媚的水眸,总是含情脉脉的看着自己,无论从哪里看,眼底都是自己,深情若许,妩媚若许!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是秦紫!

    可是若不是,这天下难道还有其他女人长着这么一双绝美而灵气的水眸,不是长的象,而是神似……

    难道秦紫没死?不,不可能的,那么高的悬崖,掉下去尸骨无存,自己派出去的人,也说看到那个女子挂落在枝头上,死的四分五裂,凄惨无比,绝不可能再活着!

    纱带飘飘,舞步翩迁,后退两步,轻柔下腰,玉白的手臂在衬衣内如同白藕滑过,若隐若现的绝美容颜,自然的风流体态,和仿若天成的疏离清冷,背景处硕大的月亮升空,众人眼中仿佛只剩下那个舞动着寂寞和哀伤的女子、

    音乐飘飘渺渺间,锦衣翩然,金纱漫天,点点从那双绝美的水眸边滑过,这样的舞,美到极致,也魅到极致,清冷到极致,也妩媚到极致,仿佛情到深处,化为万千恨意,恨而不得,美人幽惶……

    一曲罢,满堂掌声,毫无疑问,玉紫一舞倾了这满院的人。

    玉紫清冷的眸子滑过苏月寒,己经看出这个男人眼中的热切和惊艳,还有震惊!那种无可控制的震惊,让他的眼眸瞬间放大,紧紧的盯着高台上的玉紫,当然这落在别人眼中,只不过是这位韩王殿下对这个舞姬有热烈的兴趣而己。

    坐在苏月寒身边的玉远眼中隐隐得意!

    玉紫唇角微掀,想不到效果竟然这么好,居然让苏月寒想起秦紫!

    目光轻移,却在对上一双妖娆幽冷的眼眸时,突然脚步一踉跄,她竟然差点踏到自己长长的裙摆!

    这人,齐国的杞王?谁来告诉她,他,齐国最尊贵的王爷,什么时候坐在苍国明国公府的首位上了!

    他就那么懒洋洋的坐着,眼眸里跳动着玉紫看不懂的阴冷,那张俊美到靡艳的脸上,扬起不羁的笑容,这是一个妖魅的男人,无论是精致之绝的眉眼,还是蕴含春情上挑的朱唇,都是浑然天成的。

    尤其是那股与生俱来的邪冷尊贵,霸道高傲,玉紫毫不怀疑,这样的男人,绝对可以勾尽天下女人的魂!

    对上那双阴冷笑意的俊眸,锐利的仿佛要把她的心劈开一般探究一般!

    玉紫不自觉的敛神,这个男人实在太危险,危险的仿佛在他面前,没有任何可以隐敝一般,就这么赤,裸裸的呈现在他面前,这种感觉极不自在,玉紫不自觉的稍稍侧面,避过他的荫翳的目光!

    “夫人,夫人不好了,四小姐出事了,有小厮和她在……”急切的呼喊声从远处传来,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两个婆子,很好的演绎了发现主子出事的急切惶惶的下人形象。

    这时候正是玉紫舞罢的时候,全场寂静,游氏果然是选了一个好时候发难,全场几百个人立时全听到了婆子的惊呼声。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