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凤兮嫡女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八章 元柔的性子……

    readx;    但不管如何,她相信青香不是游氏的人,这样的人,游氏一个只会在后院卖弄阴险狠毒的人,驾驽不了,或者说游氏如果有这样的人手,一百个元柔和玉紫,也早死在游氏手中了。

    而她现在真的很需要这种人手!

    所以她不得不用!

    今天是明国公玉远的母亲,明国公府老夫人的六十大寿,以玉远在苍国的身份,手握重兵,又是苍皇的心腹,真真正正是苍国的实权人物,各方人物早就想法靠上来替国公府老夫人,这次机会当然谁也不会错过。

    一时间,画楼雕栋,层层叠叠的明国公府人声渲沸,依显赫赫世家实力!

    然而在华彩鼎沸的明国公府,依旧有着安静破败的院落。

    年久失修的院落,窗户上只挂了些陈旧换下来的幔纱,有几处还有些破损,风扬起,吹落,谁都不会相信,曾经那个跃马飞扬的女子,如果躺在床上,苟延残喘,元柔难得的清醒,坐起要床前,削瘦的眼眸幽深的几乎看不到底,却又带着淡淡的哀色!

    这阵子游氏只推说忙,并没有给她们安排院子。

    “紫儿,你别去,玉家不敢对你怎么样!”她剧烈的咳嗽,心里面涌起酸痛,伸手拉住玉紫的手,幽深的眸子溢出几分愧疚,痛苦,“只要有娘还在一天,必不会让他们害了你!”

    只是,这话说的却如此无力虚弱!

    “娘别急,不会有事的,只是在人前现现脸而己,游氏现在己经遭了报应,玉倩儿现在根本不能见人,她再怎么折腾都没用。”玉紫轻声安慰她道。

    元柔又咳嗽了两声,握着女儿柔软如绵的手,却看到她眼底端凝凛洌的神色,只觉得有些陌生,那个十多年一直怯生生的依在她羽翼之下的小女孩,而今变得如此不同,那次外出差点没命,给了她很大的打击吧!

    这是她答应就算是没命,也要照顾好的女孩……想到这里,元柔心中就是一痛,一向坚强的眼中闪过一丝泪花:“紫儿,是娘对不住你!”

    若不是她当年看错了人,错付一生,又怎么会落的如此下场,在明国公府苟延残喘,她的紫儿所得到的不是华衣美食,而是猪狗不如的生活,甚至被那个忘恩负义的男人,一关就是整整八年。

    感应到元柔略带哽咽的声音,玉紫稍想了想便明白娘亲的痛惜和愧疚,忙安慰道:“娘,没事,女儿现在很好!”

    想起前世的种种浑噩的糊涂,她宁可如现在一样清清楚楚的看清敌人来自何方!

    手握住元柔的手,手上新戴上的玉镯漾起一汪碧水,一如她长睫下盈盈闪动的眸色,潋滟澄澈中带着冷意,“娘,我再不会让人这样害我们,以前我们关在里面无能为力,而今,绝不会再让她们得逞!”

    淡冷中带着骄傲的容颜,让元柔劝解的话噎在喉口,看了看女儿眉目如画的面容,将她的手又紧紧的握在手中,收起眼底的悲意,压低声音道:“紫儿,方嬷嬷是可以信任的人,水蓝也是,这府里还有几个人可以相信,虽然职位不高,但是分散的很,方嬷嬷会把她们能打听到的事,全告诉你的。”

    玉紫将脸放在元柔手掌心轻轻摩挲,那种温厚的触觉让玉紫觉得很幸福,鼻翼酸涩,努力忍住泪水流出来,温软的道:“娘,我全听你的,您好好养病,好好的活着,您答应过女儿的,要好好照顾女儿的。”

    “好,娘一定会好起来,娘还要照顾小紫儿!”在没人看到的地方,元柔眼中闪过一丝坚忍的寒意,那么多年,游氏,玉远是不是都把自己当成软柿子了,以前她避着不争,也是为了紫儿,若这样还不能保全紫儿,她的性子也是愿意孤注一掷的!

    玉紫站起身,小心的为元柔掖好被角,笑容清冷。

    走到这一步,哪怕前面万千荆棘,她也会一步不退的走下去……

    明国公府的后院,早己搭上台子,老夫人大寿,请的又是有名的月仙子,不管是看的人还是听的人,都觉得甚有颜面。

    女子们坐在右侧,纷纷围着国公府老夫人说笑逗趣,倒是有许多人意外,一向张扬明丽的大小姐今天倒是人影不见,待客的是国公府大夫人游氏和温柔的二小姐玉婷儿,游氏只说她病着了,众人便己不以为意。

    男人们,都坐在左侧,为首的竟然是当朝两位正得势的皇子,韩王苏月寒和敏王苏怀亦,在场的人都知道,无论是苏月寒的母亲倩妃还是苏怀亦的母亲倩妃,都没占据四妃之位,但是能让儿子成为皇位最大的竞争者,两位娘娘都不会如表面上看起来的那般无害!

    正是一曲唱罢,本该是月仙上台,演舞那曲最有名的月仙之舞的时候,可后面偏偏出了事。

    下面坐的可不是一般的客人,这时候正是**时候,出了这样的事,管家急的团团转,抹着汗让人把玉远请到了后台。

    “什么事?”玉远一边进来,一边不耐烦的问道,两位当权皇子联袂而来,明国公府的面子里子全有了,正是高兴的时候。

    这时候被鬼祟的拉进来,谁也不会高兴!

    管家擦着汗急道:“回国公爷的话,月仙子从戏台下经过,上面砸下了个撑着戏装的竹竿,把月仙子打晕了,大夫说恐怕上不了台了。”

    外面己报了月仙之舞,谁能想到这位月仙子竟然脆弱至此,被竹竿敲了一下就晕过去了!

    玉远也急了,皱着眉头道:“这府里有没有会跳,有的话赶快找人顶替上去,只要不是差的,赶紧上去。”

    “国公爷,这府里会月仙之舞的也有,但不知道好不好,老奴……”管家为难的道。

    “是谁,这个时候了,不管好不好,先让她上。”玉远不耐烦的道。

    “国公爷,四小姐倒是会跳月仙之舞的,听府里的丫环说,四小姐这月仙之舞跳的也极好!”管家试探着问,四小姐再不济还是国公府的嫡小姐,代替一个舞姬上台,方嬷嬷这个老婆子是怎么想的,但好歹也算是还了方嬷嬷当日救助的情义了!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