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凤兮嫡女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七章 掉落的头发多了点

    readx;    游氏呆怔的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玉紫,一时觉得血往上冲,喉咙往血腥气涌上,死死的咬住唇,才没有当场吐血,这个小贱人竟然在这里,而且还跟秦泖在一起。

    这个小贱人既然在这,那个被披风兜住的人,当然不可能是她了!自己之前的话,不攻自破。

    缩在一边惊的喃喃自语的玉倩儿听到玉紫的声音,忽然一把扯下头上的披风,猛的冲向玉紫:“贱人,是你对不对?是你陷害我,在这里的明明应该是你……”

    女孩子家的清誉有多么重要,而且还被心上人看到她如此狼狈,她美丽的脸早己恨的扭曲。

    玉紫吓的往秦泖背后一躲,娇怯怯的道:“大姐,我想跟秦公子说清楚,那天的事是个误会,马车夫不见了,马车差点摔下悬崖,并不是和秦公子有什么私情,害了秦公子实属无奈……”

    她的理由很正常,但此时说起,却让人生出几分怀疑!

    车夫不见,马车受惊,车厢撞翻,里面的玉紫好生生的翻出来,只受了些轻伤,而后竟和偶尔出去踏青的秦泖撞在一起……

    这事怎么看都不正常!

    莫不是全是游氏在里面捣鬼?

    众人皆怀疑的看向游氏,气的游氏差点这一口血憋不住,但也知道这个时候不是闹腾这个的时候,咬着牙上前去拉玉倩儿。

    “你这贱人,肯定是你,贱人,你跟你那个娘一样贱。”被这么多人看到,而且其中还有敏王,玉倩儿受了那么大的刺激,疯狂的失了理智,脸色狰狞而扭曲,一把推开游氏,再次狂扑过来。

    秦泖脸色冷厉的一把推开象得了失心疯一般的玉倩儿,冷冷的道:“宁大小姐,四小姐一直和我在一起,怎么就有时间来害你,况且这地方,这样子,大小姐来到这里,也不象是受迫的。”

    知道之前有可能是游氏陷害自己,让自己背负和个疯子私奔的名声,秦泖哪里还有什么好口气。

    “不是的,不是的,是这个贱人,这个贱人上次怎么没死,没撞死在马车上,”玉倩儿象个疯子一样破口大骂,眼前全是众人鄙夷的目光和窃窃私语,她慌乱的四处张望,语无伦次,忽尔返身一把拉住游氏急道。

    “母亲,母亲,你告诉他们,是这个小贱人,上次你没害死她,所以小贱人……”

    话没说完,游氏脸色早己一片铁青,急上前两步,想阻止她说下去,一时没抓住她的手,只能往后一把扯住她的头发,怒道:“倩儿,你中邪了不成!”

    玉倩儿被扯的蒙了,晕头转向的捂着脸看着游氏,委屈的嚎啕大哭:“母亲,母亲!”

    玉紫眼中闪过一丝冰冷的嘲意,看起来不用自己再设计游氏,她的手也己经扯上了玉倩儿的长发了……

    “你管的好家,养的好女儿!”玉远脸色难看的瞪着游氏怒斥道,恨恨的转身首先离开。

    事情闹成这样,面子里子全没了,在场的谁不是明眼人,看不懂这事,敏王等人都淡冷转身,全随着走了。

    福安侯这时候酒也被闹醒了,看了看这场景也傻了眼,宽袖一掩挡住脸,又羞又愧的向玉远追了下去,这事总得要解决。

    园子里:

    看着自己一直捧在手心里的宝贝女儿被糟蹋成这个样子,游氏脸色狰狞狠戾的瞪向玉紫,一副恨不得把她撕烂一样的表情,一把扔掉还在手心里的头发,牙齿几乎咬进肉里,最后只能冲着下人凌厉的道:“今天的事若是有谁传出半句,全部打死!”

    她绝不会让自己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女儿嫁给安平侯那样又老又丑的人!

    说完,怒冲冲让人带着玉倩儿离开,谁也没注意到游氏扔到地上的头发,多了点……

    “玉四小姐,你今天是真的找我为了说清楚那天的事?”看着众人远去,秦泖皱皱眉头,目带怀疑的落在她脸上,方才的事发生的太巧,明国公府的那位大小姐是个心高气傲的人,怎么看也不象是会看得上福安侯的人。

    “秦公子可是怀疑我?”玉紫抬起长长的羽睫,水眸盛满委屈,粉嫩诱人的唇瓣却轻轻勾起呈现讥嘲的模样,“也是,这事真的好巧,巧的连我自己也在怀疑,是不是我心思歹毒,想害了我这位尊贵的姐姐!”

    说完,也不待秦泖回答,扶着水蓝艰难的转身欲离开。

    她方才在林中扭了脚,所以过来的晚了些。

    “我不是……”看着那张黯然苦涩的绝美小脸,带着深受打击的凄苦,却依然倔强的紧咬的樱唇,秦泖心一软,脸色不自觉的放松了下来,手一伸拦住玉紫,声音温和的问道,“我送你过去。”

    “不敢有劳秦公子,听说一会游小姐要过来,若是看到我们两个在一起,秦公子就又要怀疑是不是我设计了你。”玉紫别过脸委屈的恨声道,眼神虽然看着一边,却浸透出一丝伤感的味道,那种脆弱的可怜的神态,实在让人狠不下心来。

    不知为什么,秦泖看到这样的玉紫,心里忽然泛起不知名的疼痛,那样子象煞了某人。

    迟疑了一下,他忽然下定决心道:“我让父亲跟国公爷提亲。”

    他的话惊到了玉紫,她愕然的别过小脸,盈盈无助的脸上多了几分惶恐:“秦公子……不必如此的,今天己是谢谢你为我做证。”咬咬唇,眼中蒙上氲氤之色,一时说不下去,小脸上涌起悲意,半响,才含泪笑道,“秦公子,真的多谢你,此事跟你没关系,是……是我拖累你了。”

    说完,似乎悲意涌上,不能自拟,飞快的转头,催促着水蓝往花径小路上转去。

    这话如果是秦海说的,玉紫说不定也会担心,但是秦泖吗!玉紫只能说是书生意气,娶不娶亲,娶谁可不是秦泖自己能决定得了的。

    看着佳人离去,秦泖长出了口气,忽尔觉得娶这么一个女子,也不是那么让以难以承受的事。

    “秦公子!”娇滴滴的声音从一边传来,侧目看到,正对上游月雅惊喜的目光,她是听说秦泖来了明国公府才赶过来的,才刚刚到就看到秦泖,怎么不令她欣喜。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