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凤兮嫡女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六章 怎么会是福安侯

    readx;    走进挂着幔帐的亭子边,伸手一掀帘子,还未说话,就被一双大手紧紧的拥入一个男人的怀抱,这里本就不招光,又幔帐挡着,昏暗中,被男人紧紧的拥入,玉倩儿先是一愣,随既羞道:“殿下,您……礼不可废……”

    敏王殿下是喝醉了才会如此猴急的吗?鼻翼间浓浓的酒味,平日里的冷漠疏离全不见了,难不成,真的是因为酒后乱性,这可怎么办?她还不想和苏怀亦两个人发生什么实则性的关系。

    她准备引人过来,若是被人发现两人真有什么,可怎么行!

    心慌意乱的用力的推了推,羞急的道:“殿下,您先等等……”

    “等什么,反正你迟早都是我的人,我会对你好的,来,让我先疼疼你。”带着淡醉的男子声音就在耳边,身子被紧紧拥住。

    玉倩儿什么时候跟男人这么亲热过,只觉得落在男人的手中,一下子连手脚都酥软了,耳边只听得男子“反正你迟早是我的人”这句话,一时又羞又喜,原来敏王并不是对自己无意,他心里竟然是一直是有自己的。

    心自一喜,但忽然想着一会绿月还要带人来过来,猛然回过神来,用力推拒:“殿下,我们还是不要,一会母亲就要带人过来了!”

    “你母亲来了?那正好,我们两个先成事,也省了你母亲多少事,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疼你的。”男子微醉的声音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淫磨靡味道,手下却发用力,把玉倩儿推在一边的案桌上,整个身子压了下来,手脚并用,早把衣裳扯了一半下去,嘴含糊的拱了上去。

    冷情的敏王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吗?玉倩儿虽然浑身无力,酥软成一团,但脑子还算清醒,听着这句话,忽尔捉磨出一丝不对味来,猛的用力推开男人,顾不得身上春光正露,一把扯下亭边的幔帐,露出一张老态,金鱼眼带着淫邪目光的脸。

    竟然是那个福安侯陈磊!

    顿时吓的尖叫起来:“啊!你,怎么会是你,敏王殿下呢!”

    “不是我,难道还有谁会来跟你**,美人,放心,你那个母亲早知会过我了,就算我在这里要了你也没什么,来,这里风景不错,席天幕地也是佳话。”福安侯打了个醉嗝,醉眼蒙胧,只看到眼前一张美丽的小脸,更是淫兴大动。

    上前重新把玉倩儿一把扯入怀中,软玉温香,臭哄哄的大嘴就这么吻了过来,玉倩儿左闪右避,奋力挣扎,两个人一起倒在了地上,边上的幔帐有几处被重重的扯了下来,半垂半落的露出亭中的景色。

    好不容易,玉倩儿挣脱开福安侯的嘴,用力吸了几口气,捂着衣裳,尖声大叫起来:“你这个臭男人,滚开,给我滚开!”

    尖利的声音惊动了正在花园里游玩过来的一群人,玉远皱了皱眉头看着明月亭方向,问道:“怎么回事?哪里来的女子喧闹声?”

    另一条小径,打点妥当的游氏带着丫环婆子,一脸得意的沿道过来看好戏。

    早有小厮跑过来一把掀起半落的垂幔,看到时面两个人,脸色一僵,里面竟然是大小姐和一个他不认识的老男人,立时慌了神,苍白着脸转过来对着玉远张了张嘴,愣是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玉远的脸色阴沉下来。

    “国公爷,小姐,小姐……”小厮战战兢兢的说不清楚,哭丧着脸僵在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他哪敢说大小姐和男人在里面……那个样子!

    “沈嬷嬷,你过去拉开来给看看。”游氏大喜,以为小厮不敢说出里面是玉紫,对沈嬷嬷暗示道。

    沈嬷嬷心领神会,上前一把推开小厮,用力拉住幔帐,狠狠的一撕,一大半的幔帐随着她的手掉落下来,露出里面两个紧紧趴伏在一起的人,女子衣衫不整齐,胸口的衣裳被扯的挂落一边,里面大半个肚兜也己扯开……

    “是大小姐……”

    “怎么会是福安侯……”

    见到有人来,玉倩儿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狠狠的推开福安侯陈磊,一把扯起衣襟,身子缩在石桌之下,红了眼,看到对面站在父亲身边英挺的敏王,嘴里喃喃自语:“不,不是这样的,不是,不是我!”

    看到里面露出的不是玉紫而是玉倩儿,游氏身子一晃,差点摔倒,看着福安侯脸色顿时变得铁青,一把扯过婆子递过的披风,急上前两步,把玉倩儿兜了个没头没脑,脸色狰狞扭曲。

    猛的回头冲着福安侯怒吼道:“福安侯爷,你是什么意思,虽说我们要将紫儿许配给你,但是你也不能才订亲就做下这样的丑事,你说我们紫儿怎么做人?”

    众人愣了一下,愕然的看着游氏,半响才明白过来,游氏这是想趁着大家没看清,把一盆污水全泼在玉紫身上,游氏果然是个狠毒不要脸的。

    敏王皱了皱眉头,退后半步,玉照眼底闪过一丝荫翳,恰如其分的挡在敏王身前,正巧挡住敏王的视线。

    玉远也呆了呆,阴着脸没有说什么!自己精心培养的嫡长女肯定比较重要!如果一定要牺牲一个,他必会会舍弃玉紫!亲疏有别,他的心还是向着自己一直心疼的大女儿的,眼角跳了跳,狠狠的瞪了游氏一眼,将错就错,还是选择保持沉默。

    斜角处,玉紫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唇角一丝冷笑,果然都是意料之中的事,那么现在该是自己上场的时候了,她今天特意请秦泖来,就是当一个见证,这时机,可不正好,早知道游氏恶毒,必然不会就这么把事认下。

    “母亲,您在说我吗?”一个轻柔的声音带着些娇甜传了进来。

    众人侧目看去,就看到玉紫扶着水蓝站在人群外,嫩白的小脸上带着几分茫然,仿佛真的什么也不知道一样,身边站着的秦泖沉着脸,长身玉立时看向游氏的眼眸多了几分怒意。

    秦玉两家事情还没了,前天玉远还在跟秦海说起此事,虽然秦泖也不想娶玉紫,但玉家竟然在这个时候将玉紫另许了亲,这就象是在秦家的脸面上生生的打了一个巴掌。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