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凤兮嫡女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章 定恶计,母女再下手

    readx;    玉倩儿还不笨,方才一时冲动,现在立刻红了眼圈,珠泪凄楚的落下:“表哥,不是我冲动,实在是这个小贱人故意谋害我,她故意避开,我才落的水,一个贱人谋害国公府嫡小姐,难道不该杖毙吗!”

    玉倩儿心中,真正的国公府嫡小姐就只有她和玉婷儿,被关在高墙内的玉紫就是一个下贱的奴才而己,是生是死还不是她一句话的事。

    “大小姐,我记得表姨才是国公爷的嫡妻吧!当年国公爷亲自求娶我表姨的时候,可是向我们府上的人发了誓,这一生一世都不会待亏表姨的,怎么到了你这儿,一个妾室的女儿倒成了真正的嫡女。”曲瑟嫌恶的把她的手一甩,拿出一块帕子净了净手,随手一扔,嘲讽道。

    “至于方才发生的事,相信大家都看得清楚不是!”

    方才大家的确都看得清楚,分明是玉倩儿自己其心不良,伙同庶妹一起欺侮玉紫,而后两人又不知为什么争执,导致一起落的水,玉紫只是命好,正巧抓住边上的柳枝而己。

    “不是,方才是玉紫挑衅大表姐的,玉紫,你根本就是心机歹毒。”游月雅跳出来,厌恶的盯着玉紫道。

    众人皆是一怔,怀疑的看了看玉紫……这,也不是不可能,必竟方才没听到她们具体说什么。

    玉紫早有准备,这时候抬起有些苍白的小脸,美眸含着些委屈,长睫闪了闪,单薄的身子,显得落寞而无助,咬咬唇,含泪轻声道:“方才大姐她们拦住我的路说秦公子……的事,大姐说我抢游小姐的……,不知怎的大姐就生气了,要推我和三姐下水!”

    她楚楚可怜的话,道出的又是几分实情,虽然说的吞吞吐吐,但众人立时就全明白了,看向玉倩儿和游月雅的目光都带了鄙夷,这表姐俩的心可真是狠毒,就为了这秦泖和玉紫的传言,就要置对方于死地,不惜开口污陷她。

    游月雅喜欢秦泖的事,在京城的贵族圈子里并不是什么秘密。

    游月雅的脸僵了,有些发青。

    “你个贱人,你分明不是这样说的!”玉倩儿早按奈不住,顾不得有外人在场,挥起手,又想甩玉紫一个巴掌!

    “住手!”这一次抓住玉倩儿的不是曲瑟,而是一个侍卫,他的手指扣在玉倩儿的脉门处,眼眸冷冷的看着她,仿佛在看一个死人!

    是苏月寒身边的侍卫,纵然苏月寒有心向明国公府靠拢,玉倩儿这一而再,再而三的在他面前动手,也触怒到他的底线。

    这里是他的地方,玉倩儿再嚣张,也只是一个客人,当着其他客人的面,玉倩儿就敢动手,实在是太不把他当回事了,还从来没见过一位世家千金,表现的这么泼辣无礼过。

    “韩王殿下,小妹落水受惊,言语无状,还望殿下海涵。”玉照还算清楚,立时过来,眸色阴沉的扫了玉紫一眼,上前向苏月寒告罪。

    看着苏月寒冷下来的俊脸,玉倩儿这时候也清醒了,一下子软了下来,红了眼眶再不说话。

    “大小姐既然受了惊吓,就早些回去休息吧!”苏月寒淡淡的道,这己是逐客令了。

    湖边玉秋燕也被拉了上来。

    出了这样的事,谁也无心再游玩了,索性就各自散了,曲瑟和明国公府的人一起回去,把玉紫送回院子后就去了老夫人的祥云园。

    游氏听得玉倩儿出了事,急匆匆就去了玉倩儿的荷月阁,进去正看到绿意被玉倩儿一巴掌打的歪在一边。

    “贱人,贱人,全是贱人!”她咬牙切齿的骂道,不知道是骂绿意还是骂玉紫,漂亮的脸气的扭屈,狰狞。

    “都下去!”游氏冷冷的挥挥手道。

    所有的丫环婆子顿时松了口气,全战战兢兢的退了下去,只留下游氏贴身的沈嬷嬷在身边侍候!

    “娘,我要那个小贱人的命,我要把她碎尸万段,贱人,竟然敢害我。”玉倩儿恨不得现在就把玉紫撕了。

    今天这事本是玉婷儿帮她设计下的,特意让她把玉紫引到湖边,那里离几位公子的亭子不远,看得清,但听不到,利用玉秋燕的尖酸刻薄,让玉紫和玉秋燕吵起来,趁乱让两个人一起落水。

    若玉秋燕的出了事,正好把责任推在玉紫是个疯子上面;若玉紫自己死在湖里,也算是一了百了,这个谋划无论从哪里看起,玉倩儿都占了稳赢这个头面,正巧游府有事,游月清有事先回去,玉婷儿为避嫌也特意跟着走了。

    反正这次,玉紫不死也脱层皮!

    谁料想玉紫竟然这么有心计,把玉倩儿给激怒了!让她丢了那么大一个脸!

    “倩儿放心,那个小贱人竟然敢欺侮你,娘绝对会让那个贱人娘苟延残喘不下去,过几天娘就想个法子,让那对贱人母女一起下地狱。”游氏脸上闪过恶鬼般的厉色,想起今天一早,国公爷竟然跟自己说要给那对母女搬到芫芜院。

    芫芜院是整个国公府最大最体面的地方,游氏特地留着等玉照成了亲就搬进去,为此那里虽然不住人,里面的物件却是最精美的。

    想不到元氏那个贱人一出来就想占了去,怎么不让游氏嫉恨,她替这个府里操劳了半辈子,临到后来,还让那个贱人占了个好,这口气她怎么忍得下去。

    “娘,大姐,不用着急,过几天不是祖母的大寿吗!”门口传来玉婷儿柔柔的声音,门开处,玉婷儿带着一脸温和柔婉的笑容走了进来,她才从外面回来知道这件事就往,玉倩儿的荷月阁来。

    “祖母的大寿又能怎样,说不定父亲还要为那个贱人正名!”玉倩儿不奈烦的道,想到那个小贱人就要成为自己名正言顺的姐妹,她就气的直哼哼。

    “不管如何,大姐你是府里的嫡长女,玉紫再如何也比不了你,需沉得往气才是。”玉婷儿温柔的笑道,

    “婷儿有办法?”游氏听出些路道,眼睛里闪过丝怨毒,急问道。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