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凤兮嫡女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八章 这水越乱越好

    readx;    心中顿时生出一个念头,眼底闪过一丝诡异,在秦紫没了后,他第一次对一个女子感了兴趣!

    不过必竟也只是一个念头而己,苏月寒也没有多想,转身离去,却不料他这一念之差,使多少的人的命运被改变,繁芜落尽,家国大事付于焚火,此是后话!

    “小姐,我们怎么又转回来了?”待他们走后,假山的另一处花树后,出现玉紫主仆,水蓝茫然的看着自家小姐,真不明白她为什么在树后兜了个转又转到林边来。

    玉紫静静的看着苏月寒的身影消失在月洞门后,水眸盈转着冷冷幽光,语气淡而冷漠,仿佛在自言自语:“苏月寒,秦府,明国公府,会不会都乱了呢!”

    夏宁两府现在各有打算,这婚事暂时成不了,但若是加上苏月寒那把火呢!

    会不会把国公府那位老夫人惊动!这水是越乱越好!

    “啊?”水蓝茫然而惊,看着自家娇媚如玉的小姐虽然在笑,却给人一种妖异的邪魅之感,一时连话也说不出来。

    “水蓝,你想当一个好人吗?”玉紫挑眉一笑,嘴角的笑容,带着些冷意。

    “小,小姐……怎么说这个?”水蓝是真的蒙了,懵懂的看着她。

    “我不想做个好人,我不想再被人欺骗,践踏,不想连自己怎么死的也不知道!”玉紫声音甜糯,脸上的笑容却诡异的冰冷,水蓝被吓的一哆嗦,下意识的退后一步,这样的声音本该是惹人心怜的,但是此刻落在水蓝耳中,仿佛从极为幽深的鬼域迷间里,嗜血的寒戾。

    “小姐……”

    “水蓝,你怕了吗?”玉紫莫测的笑笑,转过头,仿佛依然是那个才十三岁的稚嫩女孩子,想起以往在高墙内的生活,水蓝鼻子一酸,小姐真是太苦了。

    想了想,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水蓝挺了挺身子,坚定的上前两步,含泪看着玉紫道:“小姐,不管你此生想做什么,水蓝都会一直站在你身边,小姐若是想做坏人,水蓝也愿意成为坏人。”

    那些人把温柔善良的小姐折磨的心性大变,小姐若再不抗争就只有死路一条,水蓝以前只是胆怯,却并不傻!

    “水蓝,你不害怕吗?”玉紫盯着水蓝道,不是她不相信水蓝,相伴八年,情同姐妹,只若是水蓝心性一直胆小,她只会害了她,还不如早早的把她安排出府,过份安定的生活,也算是了了玉紫的一段念想,所以她在下一剂猛药!

    “不,我不怕,跟在小姐身边,水蓝就不害怕!”以为玉紫不要她了,水蓝急的快要哭了出来。

    “水蓝……”玉紫还想说什么,耳边敏锐的捉住有人的脚步声,匆匆过来,忙扯了扯水蓝的袖子示意她抹干净眼泪,自己则随意的折了一枝桃花,放在鼻翼间,长长的吸了口气,眸底闪过一丝冷意,脸上依旧带上温柔清婉的笑容。

    “四小姐,你怎么还在这儿,大小姐让你快过去,几位小姐全在那边休息了,就只剩下你一个人,你怎么还在这里磨蹭。”看她们还慢悠悠的行走在花间,玉倩儿的大丫环绿意过来怒冲冲的道。

    她是玉倩儿的大丫环,哪里会看得起玉紫,说话间完全没有做奴婢的自觉,抬高头傲然的看着玉紫,一脸的不屑!

    “绿意姑娘再稍等一下,我再采些桃花,把这些桃花融入特等的香粉中,洒在娟花上,会让花朵更美,真香,也更衬人。”玉紫对绿意客客气气的道。

    苍国京城里现在特别流行娟花,那种配上珠饰,再辅以香粉的娟花,是最佳的上品。

    “你还不快些,几位小姐都是贵人,若去晚了,又得挨骂。”绿意在玉倩儿身子侍候久了,自以为是嫡大小姐身边的人,比之一般的奴婢不同,趾高气扬的道。

    一个什么也不是的破落户,也敢让大小姐等。

    “绿意姑娘,马上走,下次等做出香粉,必定送姑娘一盒,让姑娘配在娟花上用,到时候姑娘必定是人比花娇。”玉紫好脾气的笑道,对水蓝点点头,收拾起花篮,跟在绿意后面。

    丫环们的娟花,虽然不如小姐们的漂亮,但丫环岁数也不大,哪个不爱漂亮。

    “也行,等做完了给我拿一盒过来。”绿意被“人比花娇”几个字弄的心痒痒的,鼻子哼了一声,表示虽然看不上,但还是勉强给玉紫一个面子。

    “一定送过来,小姐们去了亭子多久了?”玉紫心头冷笑,扶着水蓝的肩头,装着很随意的问道。

    “小姐们早等着了,这会怕是快等的心情也不好了!”

    玉紫没有接话,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样子,就算自己出来的稍晚些,也没有多少时间,只说各自观赏桃花,怎么就早早的合在一起等自己过去,什么时候自己这个四小姐等要到让两位大小姐一起等的地步……

    转过弯出现河道,两岸杨柳依依,风景独好,水榭楼阁,美不胜收,果然是个好地方。看着树下的人影,玉紫露出一抹冷笑。

    “怎么到现在才来,没看到都在等你吗!”看到玉紫,玉倩儿没好气的道。

    “我不识路,掉在后面迷路了,方才看那边桃花长的好,就和水蓝摘了些,大姐找我有事?”玉紫淡淡的解释道。

    见玉紫竟然敢顶嘴,玉倩儿美眸一瞪,顿时怒上心头,蛮横的道:“没事就不能找你,你什么东西,竟然让我们在这里等你。”

    “可不是,大姐是大夫人生的嫡长女,你娘虽然说是平夫人,也就是府里的一个妾而己,难不成还真当自己跟大夫人平起平坐的不成,”玉秋燕皮笑肉不笑的道,打定主意和玉倩儿一起欺负玉紫!

    游月雅拿帕子掩唇,一阵嘲笑,在边上看了个热闹。

    “三姐说的真有趣,原来这平夫人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妾啊,那贵妾生的可就更不能算是嫡的了,这真论起来,可真是嫡不嫡,庶不庶的,养了这么多年,满院子的全是这种货色,父亲可真亏!”玉紫站在柳树下,直面站在对面的三位小姐,样子虽说楚楚可怜,语调却非常讽刺。

    既然玉秋燕给提了个头,她当然是毫不犹豫的接了上去。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