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凤兮嫡女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七章 曲家少主曲瑟

    readx;    “用不了就送人,下次我看到好的,再带些给你。”曲瑟满不在乎的道,嬉笑着挥了挥手,把折扇又递了过来,待得玉紫让水蓝接了才收回,拂了拂自己的衣袍,和玉紫走了个并肩。

    “他们都往那边去了,我们也过去吧,别一会他们过来找我们。”将手中的象牙骨折扇摇的欢快,俊美的眼眸笑眯起来,一派潇洒不羁的样子,转身向一边的月洞门走去,透过园子格墙的孔角,的确可以看到之前的几抹华美衣角,显见得那些的在那里。

    玉紫点点头,跟着他转了过去。

    “多谢曲表哥救了娘亲和我,娘亲让我问问曲表哥,什么时候有空过去看看她,她有话想跟你说。”玉紫感激的微笑道。

    “紫儿客套什么,自家人何必说两家话,你还想想需要什么,我下次一并给你带来。”曲瑟随意的挥了挥扇子,忽尔眼睛一亮,灼灼的看着玉紫道:“紫儿,若是觉得在明国公府的日子不好过,索性就带着你娘到我家来,我在城外也有个园子,虽然不比殿下这里的尊贵华美,却也是优雅的紧。”

    无名无份,还是个远房的表哥,就这么带着元柔过去,他也真敢说!

    干笑两声,不动声色的退开离他靠的有些近了的身子,摸了摸鼻子道:“曲表哥,我可不敢做这样的事,父亲这几天正为我的事忙得焦头烂额,心火大着呢。”

    她说的是与秦家的事,据说到府里都在传,现在秦家没有同意直接订亲,而且还隐隐有逃避的意思,那意思就是一定要等到玉紫及笄时再说,这让玉远觉得很没面子。

    这事看起来还有得磨!好在,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真的订给秦泖,重新再回去秦府,她是怎么也不愿意的。

    “秦家有什么好的,紫儿,索性你嫁给我得了,来个亲上加亲,我对你总比秦家的那个对你好吧!”曲瑟笑的随意,一如既往的带着些桃夭的轻佻笑意,衫着他那张美的可以称为倾城的脸,却并不会让人生出讨厌之意。

    玉紫稍稍怔了怔,随既和他一起笑了起来,两个人之间初见几日的隔骇,仿佛在这和协的玩笑声里化为灰烬。

    “多谢表哥厚爱,只是恐怕不能够,出了那么档子事,秦家总得给父亲一个交待不是。”玉紫唇边一抹不经掩饰的嘲弄。

    “也是,把紫儿害成这样,总得让他们出出血。”曲瑟立时心领神会,眉眼间显过一丝妖娆,“紫儿若是需要什么,就跟表哥说,表哥虽然没什么权却有钱,还偏偏认识许多权贵人家!”

    曲家是苍国最有名的富商,有人传说曲家的财力不但在苍国,而且在其他国家也一样,必然是排在前三的,能牢牢的高据前三,怎可能没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就看明国公府不得不把娘和自己放出来,就可看出做为曲家少主的曲瑟,绝对有实力说这样的话。

    盈盈的水眸中瞬间飞快的闪过一丝什么,但随既真诚的点点头,不管是秦紫还是玉紫,想报仇,实力还是太单薄了些!

    “曲瑟,怎么还不过来,韩王殿下让我们去亭子边聊会天,小姐们自己赏花便是。”转角处游月清大声招呼道。

    “好,就来。”曲瑟大声回应一声,给玉紫指了指桃林的方向,就和游月清一起向另一个月洞门走去。

    玉紫顺着曲瑟提的方向,转过一个弯,果然看到一片艳美的桃林,片片花瓣落下,如同洒了一阵粉色的花雨,站在树下的玉紫,乌黑的长发上,粉嫩如玉的脸上,都沾上了桃叶绯色的花瓣,长长的羽睫闪了闪,绝美的容颜仿佛笼罩着淡淡的雾气,美的如梦如幻。

    不动声色的朝右侧稍稍看了看,唇角勾起一抹浅冷的笑意,上一世,实在是对某人太熟了,以至于只是看到衣角,就知道是苏月寒。

    “小姐,这么漂亮,又是国公府的嫡女,二小姐怎么可以嫉恨得说小姐只能嫁个小小的富户!”方才玉婷儿的话,水蓝站得近,也听得明白,早憋了一肚子气,这时候私下里没人,再忍不住。

    看水蓝愤愤不平的样子,玉紫轻笑着皱了皱鼻子道:“说什么呢,我虽然是嫡女,娘亲被人拉下正妻的位置,哪比得上大姐二姐。”她稍稍顿了顿,淡凉的道:“那些个王爷,世子,公子什么的,你家小姐也不在乎,反正这些人家后院有几个干净的,还不如嫁个寻常人家,日子过的倒长久些。”

    “那韩王殿下,真正的皇室贵胄,还有楚郡王世子,长的也是高大英俊,小姐也不喜欢吗?”水蓝第一次听到有人嫌弃王孙公子的,不由的楞楞的问道。

    玉紫满不在乎的娇嗔道:“那又如何,全是绣花枕头而己,本小姐才不屑于跟人抢这种绣花枕头,若真想绣花,我还不如摘些桃花去,以往娘不是会酿桃花醉的吗,正好,这里桃花那么多,我们摘些回去。”

    两个人也算是自小一起长大的,所以被封起的园子里唯一的一个桃花树,是她两个人童年最美好的事物。

    水蓝眼睛一亮,欢快的道:“是啊,小姐,那我们快些采些。”

    两个人嘻笑着,一路兜落在树的桃花。

    林边假山处,苏月寒隐在一边俊脸微沉,伸手一拦,阻住身边小太监的上前!

    看着纤细的身影消失在桃林深处,苏月寒的眼中闪过一抹沉思,不知为何,这个有些清纯若仙的少女,竟给了她些熟悉的感觉,但是又怎么可能,玉家四小姐索有疯傻之名,被关高墙内八年,前几天才放出来,自己根本不可能见过。

    她的容颜现在或许比不上玉婷儿,必竟她现在还是一个瘦弱小女孩的模样,她的脸粉嫩如雪,却带着抹不健康的苍白,眼眸看人时总带着淡淡的雾气,但又让人觉得有种迷离的清澈,妩媚中带些娇弱,对人也恭敬。

    可苏月寒总觉得她扫过自己的目光,带着难言的滋味,细细分辩,竟像是疏离和清冷,可方才听了她的惊人言语,竟把自己贬的一钱不如,绣花枕头?她还真敢想!他此生还从未碰上这样不将他放在眼中的少女。

    忽尔娇弱妩媚,忽尔清冷灵慧,忽尔又灵动活泼……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