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凤兮嫡女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五章 宴会游玩,姐妹情深?

    readx;    等玉倩儿梳洗完毕,一大群人热热闹闹的上车,上马,出城,在一处别院里下了车,己是午膳时间。

    出门在外,又大多是至亲关系,也就没那么多讲究,索性就同桌同餐,一边讨论下午该去哪里游玩。

    “这就是你们家四妹,真是,真是,太……太不可思议了!”苏梦群这时候己打听清楚了玉紫的身份,看看玉紫又看看秦泖,忽尔拍了拍头,恍然大悟的哈哈大笑起来,这就是明国公府家的那位据说疯傻的四小姐,这模样可真不象啊,这正常的时候,实打实就是一个小美人,怪不得秦泖这小子会看上她。

    秦泖被苏梦群看的脸黑的跟墨一般。

    “四小姐平日里读些什么书,顽些什么呢?”游月雅故做好奇的问,一个被关在高墙当成疯子养的蠢丫头,哪里会读什么书。

    玉紫明白,这是又来找茬的,微抬小脸,温婉有礼的道:“也没看什么,只看些女诫,女训之类的,偶尔就做做针钱。”

    她只须给人知书达礼就行,就她那样的身世,若说学富五车,那只会让人她真是疯了。

    “原来传言果然是假的。”苏梦群赞叹道,“明国公府有个这么知书达理,温柔可爱的女儿却一直藏在深闺,莫不是特意要一鸣惊人!”

    这话不只是赞了玉紫,而且还隐有抹了素有美名的玉婷儿的面子,玉婷儿脸上虽是笑的温柔,眼底闪过一丝不屑!她最讨厌别人拿她跟玉紫比了,没了低了自己的身份。

    玉紫却是没有说话,反而挑了挑柳眉看了看一边的玉秋燕,这样子落在玉秋燕眼中,颇有几位挑衅的意思。

    “四妹这阵子看的书的确不少,比以往八年看的还多,又是勤备又是好学的,今儿一大早还起来帮大姐拿出外游玩的衣裳。”玉秋燕冷笑着突然出声,她本还想着让玉倩儿出面教训玉紫的,想不到玉倩儿这时候装的大度从容起来,再加上看到玉紫竟然敢挑衅她,便忍不住出言嘲讽。

    她恨死玉紫了,总觉得今天这事是玉紫闹腾起来的,玉倩儿她不敢找她麻烦,难不成一个疯子,她还欺负不了了!

    她这里声音故意拔高,一桌子人全听了个真切,连着玉家的那几位,顿时脸色都不好看了,她这话表达的意思是说玉紫的确有疯病,只不过这几天才好一些,在府里的地位也跟个下人一样,能有什么教养,这样的话传出去,又有哪户官宦人家愿意娶她。

    只不过,后面的话,听起来可象是说在玉倩儿的不是。

    秦泖的脸越发青黑,拿起手边的酒狠狠的一口灌下!

    玉紫隐去眼底的笑意,这个玉秋燕果然是不负自己所望,这话可是映射玉倩儿苛待嫡妹,把个真正的国公府嫡小姐当个丫环来使,再加上方才众人都看到玉倩儿把玉秋燕推下水,这玉倩儿的名声可就被毁的差不多了。

    想罢樱唇微绽,柔柔笑道:“姐妹本同根,为大姐分担些些小事,是当妹妹的本份,孔融让梨一说,说的就是这种本份。”

    她言语温婉,举止有礼,一翻话极为得体大度,引经据典,体现了姐妹之情的本分,又用那么诚恳的口气,让人瞬间觉得这位玉四小姐当得起贤惠两字,条理清楚,哪里是外面传说的疯丫头一说。

    上一世的时候,秦海想让她“卖”个好价值,可没少往她身上下血本,这琴棋书画,自然是无一不精的。

    一时间,众人对她的影响大外改观,反倒是玉秋燕发现自己说错话了,被玉倩儿的眼光森然的瞪着,哪里还说得出什么,只得懊恼的住了口,斜睨着狠瞪了玉紫一眼,恨不得撕烂她那张笑的温柔的脸。

    玉婷儿拿扇子挡了挡脸,侧眸上下打量了玉紫两眼,暗暗思量,这些事若真是这个丫头故意的,这丫头就太机敏了,这可留不得,需早点处置掉才是。

    “四妹真是好机变,这样的才思让姐姐都自愧不如。”她淡笑着开口笑道。

    “娘亲空的时候就会跟我讲一些书上的故事,说姐妹之间自当相让,做妹妹的更应当尊敬姐姐,姐妹之间不应当过于计较,方嬷嬷也说,这样才是姐妹相处之道。”玉紫有些涩然和娇憨,眼里还带了些小小的得意,仿佛真的只是天真不懂事,所以连一个粗使嬷嬷的话也当成金玉圣言。

    玉婷儿难掩眼底的不屑,淡冷压低声音,教训道:“四妹真是个乖巧,以后必会嫁个富足人家,那些有的没的,还是不要拿来乱说。”

    她坐在玉紫身边,拿扇子挡着嘴,说的又轻,宴会上说的热烈,还真没其他人听到,除了坐在她对面的楚郡王世子耳朵稍稍动弹了两下,还真没人注意一向从容优雅的玉二小姐会说出这样失体统的话。

    富足人家?堂堂国公府嫡女,配个王爷世子也是足够的,落在玉倩儿言中就只是一个普通的富户,分明是把玉紫看的比同国公府的丫环。

    玉紫微微一笑,眸中滑过嘲弄,这位玉二小姐倒真是心黑的很!跟秦家的那位大姐有的一拼,都是表面温柔,实际狠毒的那种,看起来当日玉紫被害死,她在其中占的份数不小。

    “哈哈哈哈哈,都在说什么,这么热闹,老远就听到你们的说笑声,有什么趣事也说于我听听!”客厅外一声清亮的笑声。

    众人吓了一跳,却见两位公子翩翩而来,走在最前面的一位,一身淡雅蓝色长袍上绣了金丝挑出的水墨风荷,外面披了同色的大氅,漆黑的乌发用玉冠束起,长相英俊之极。

    “韩王殿下,您可来了,我们等的都快把你这边的好东西全吃完了!”苏梦群大笑着抚掌站了起来,他和苏月寒是堂兄弟,自来相熟!

    玉紫的手在袖底猛的握起,尖锐的刺痛让她保持着痛彻心菲的清醒,她以一种异乎寻常的温柔看着苏月寒,慢慢的,一步步,从容优雅的走来,一时间连呼吸也压在胸口,窒息一般……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