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凤兮嫡女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一章 警告,暗夜来客

    readx;    “你要明国公府,秦府什么东西?若我死了,你什么也得不到。”她虽然戒备着不敢大意,但被他这么一而再的挑逗,脸上还是不由自主的泛起淡淡的红晕和怒意。

    “很聪明的作法,知道不拿鸡蛋碰石头,做出真正惹恼我的事,知道跟我谈条件了。”男子低沉而好听的声音,伴随温暖的呼吸落在她的脖子上,他的手伸过来轻轻抚摸她的脸,指腹上的粗糙磨在她细嫩的脸上,手掌处带起的酥麻,让她整个人升起一股羞恼。

    可她不敢动,手被被人在袖中狠狠捏住,那人的手指灵活的一勾,手边的那柄匕首就被轻快的落于别人手中,稍有异动,就会身手异处。

    “你到底要什么?”

    “真是一个煞风景的女人,我想要什么,这时候讨论这个可是极不合时宜,算了,看在你乖巧的份上,就先放过你,先让你养几天再做事,怎么着你也才从马车下逃生。”轻轻的磁性的笑声带着几分妖娆的邪魅。

    腰背后人影一松,灯光下男子的身影瞬间不见,玉紫闭着气踉跄的退了几步,才避开自己撒出的木棉子,青衣罗的粉末,白嫩的额头己见汗。

    那人的动作竟然这么快,她的手才动,就己经不见了,扶着桌角站定,才惊觉一身的冷汗,可以肯定的是,这个男人,是她上辈子从未见过的,苍国除了两位强势的皇子,她还真想不出还有什么人有这样的气势。

    但是真论起来,这个男人的气势比苏月寒强了十倍,不,百倍!

    苍国什么时候出现了这样的一个人……

    “水嬷嬷这边走,请看好脚底。”门外院子里传水蓝的声音,这大半夜的,会有谁过来,听脚步声去的方向,竟是娘亲的屋子,大脑中立既清明了起来。

    封院八年,无人问津,才放出来,大半夜的怎么还有人来探望,而且还是选在这个时候,来的又只是一个人,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诡异。

    脑海里一根弦立时绷紧,玉紫的身子一闪,飞快的吹熄了昏黄的烛台,立时屋内一片沉黑。

    “四小姐睡了没?”脸色苍老中透着精干的水嬷嬷,抬眼看了看四处问道。

    “四小姐身子不好早睡下了。”水蓝乖巧的回答道,她站的这个方位,是看得到玉紫熄灭烛火的,却还故意引着水嬷嬷往另一个方向看,她当然清楚之前玉紫一直在屋子里,根本没睡。

    黑暗中只有主屋的方向亮着灯光,知道元柔就在那边,水嬷嬷冷漠的点点头,跟着水蓝往主屋过去,这事老夫人本就不希望四小姐知道,四小姐睡下才更好!

    床榻上,元柔看着进来的水嬷嬷,还未说话捂着胸口,一阵剧烈咳。

    水蓝忙过去扶着她,递过边上温着的茶水,服侍她喝了一口,又轻抚着她的后背才让她缓了下来。

    “见过元夫人,老夫人让老奴来看看夫人的身体。”水嬷嬷弯腰给她行礼,眼底闪过一丝怜悯,她是看着元柔嫁进来的,那个温柔漂亮的女子曾是如何的风华绝代,现如今却只留下残败的身子。

    “多谢老夫人还记得元柔。”元柔平静下来,挥挥手,示意水蓝退下。

    国公府老夫人这么晚派人来,当然不可能只是一句探望。

    水蓝替元柔在身后垫了个垫子,轻手轻脚的退了出去,反手替她们带上了门,正待离去,忽然身子被人一把扯到边上,才要叫喊,就听得耳边有人低低的道:“是我!”

    是小姐!水蓝吓得一踉跄,小姐方才不是熄灯打算睡了吗,怎么这时候会在夫人的门外。

    “水蓝,站好不要说话。”玉紫压低声音道,拉着水蓝侧走了几步,来到窗下,侧耳细听里面里人的说话。

    里面传出元柔平静的近乎冷寂的声音:“水嬷嬷,你可以说了,老夫人又想怎么样?”

    “元夫人,您也别怪老夫人,老夫人那也是为了您好,这事当日就说不清楚,况且就算辩明了又如何,国公爷必竟就照哥儿一个儿子。”水嬷嬷叹了口气,落在窗纸上的灯影晃了晃,似乎替元柔倒了杯水过去。

    “因为我没生儿子,所以活该被关起来,水嬷嬷若是来说这些就不要说了,就对老夫人说,一切我都明白,既然辩不明白,我是不会再辩的。”元柔没有接水嬷嬷递过来的茶水,侧过头低低的咳嗽了两声,冷嘲道,这个男人,她是真的死心了。

    一片痴心错付,以为他必如以往所说的祸福与共,想不到他就是一个只能共富贵的人,若不是当日太过于相信他,自己也不会落的如此下场,害得紫儿被囚深院八年,八年,再美好的年华就在高墙内度过,她没死在战乱中,现在却跟个死人也没差多少。

    “元夫人,您也别这么说,老夫人那也是没办法,这种事闹开来大家都不好,好在,国公爷还想着夫人,这事现在大家也不提了,元夫人只须一心为着国公爷,感情复合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水嬷嬷劝解道。

    元柔深幽的眸子里泛起淡冷的嘲弄,那个男人,原来老太太来是为了这个目地,怪不得八年以后又重新想起自己,一心为玉远?当年那个一心一意为了他的痴心女子早死了,如今的她苟延残喘,强撑着一口气不断,只是因为放心不下紫儿而己。

    对明国公府,以及明国公府里的所有人,她再没有任何感情。

    “元夫人……”水嬷嬷见元柔眼眸低垂,半响没说话,忙又劝道,“夫人再不愿意,不是还有四小姐吗?四小姐身上可流着国公爷的血,这父女亲情,打断骨头连着筋,您看,才出来没一天,国公爷就张罗起小姐的婚事,右相府的嫡公子,那也是个翩翩佳公子,京城里多少的女子想的乘龙快婿。”

    嫁给秦家的大公子?

    烛光下,元柔有些涣散的目光因这一句话而渐渐凝聚,眸底恢复了清明,冷道:“劳烦水嬷嬷回复老夫人,就说元柔自知一切都是天命,人不能与天斗,自是希望一府安宁,合府安康,请老夫人放心就是。”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