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凤兮嫡女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章 大姐跟我闹着玩的

    readx;    说话间,立时就有两个粗壮的婆子,拎着两根棍子过来,大小姐下了令,反正打死也跟她们没关系,大小姐责令打死的人不少,也没见一个牵连到大小姐的,当然在她们眼中,玉紫的身份比个下人还不如。

    玉紫眼中一厉,玉倩儿这是想借机把自己打死!

    耳边隐隐传来说话的声音,不过玉倩儿注意力全在自己身上,根本没听到,唇角一抹淡冷的笑意。

    看着两个气势汹汹走过来的婆子,玉紫脸色上的娇弱,忽然蓦的退尽,厉声喝道:“你们敢,我怎么说也是府里的主子,要罚我的只能是府里的长辈,你们这些狗奴才,也敢碰我!”

    那双明媚的水眸,瞬刻间迸发出的阴冷煞气,有如实质一般,两个婆子吓得浑身一哆嗦,竟然连手里的棍子都掉落到地上。

    玉倩儿在她冷森的目光下,竟也觉得有些发毛,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但立时反应过来,一时又羞又气:“给我打,我看谁给这个贱人撑腰。”她自觉丢了脸面,对身边的两个婆子吼完,自己抢先冲了过去,这满府的人还从没人敢逆了她的意的,今天竟然被她最看不上的小贱人折了颜面。

    “大姐,你的那个表妹可是看上了秦公子,只是可惜了,她和大姐一样注定白相思一场。”前冲的姿势被玉紫拉住,玉倩儿的一只手,被诡异的拉到玉紫的的肩头,耳边是玉紫压低了的嘲弄的声音。

    如果从外面看,仿佛是玉倩儿用力在推玉紫。

    她的话,彻底激怒了玉倩儿,特别是面前的,正是玉紫那张美的让她又妒又恨的脸,脸上明明白白的写满不屑和嘲弄,一个下贱的小贱人竟然敢嘲笑她,一向骄横的玉倩儿立时被激的暴发了!

    她相中敏王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这事己闹的大家都知道,但偏偏敏王对她一直是不远不近的,闹的她丢脸不说,每次总有些贵族千金借着这事那事的讽刺她,一日不成为敏王妃,这事一日就成她心口的疤,任何人都说不得。

    况且现在说这话的还是最下贱的玉紫。

    “你个贱人,竟然不要脸的抢表妹的夫婿,我今天就打死你这个贱人!”恶从胆边生,她的手狠狠的往外一推,一边扑上去就要抓玉紫的脸,一边破口大骂。

    “啊呀!”呼痛声脆弱的如同风中的弱柳,甜糯中带惊慌恐惧,身子顺势往后倒去,水蓝只来得及伸了一下手,和玉紫两个人就己一起倒在地上,雪雪呼痛。

    丫环婆子全是玉倩儿的人,见她得势,自然假装大呼小叫一下,没人过去帮忙扶一下,乐的在边上高高兴兴的看好戏,大小姐生气了,总得让她出出气不是!

    将玉紫扑到在地,玉倩儿暗暗得意,走过去蹲下身子,这一次,一定要把玉紫的脸毁了才是!这个小贱人长成那个狐媚模样,实在是讨人嫌的很。

    只是她的手还没有碰到玉紫的脸,就听见身后一声怒斥:“倩儿,快起来,这是怎么回事?”

    乱成一团的人急忙回头一看,正看到站在路口转向外院的地方,玉远陪着几个人一脸荫翳的站在那里。

    站在最前面的一个年青人,穿着华美的月白色锦袍,袍子上绣着淡色的梅花,花瓣弯弯缕缕,映的他的脸英俊贵气!只是落在玉倩儿脸上的眸色却带着几分冷意。

    只扫了一眼,玉倩儿立时脸色大变,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手指不自主的颤抖了一下!羞恼的差点晕死过去,谁来告诉她为什么这个时候这个人会在这里。

    “父亲,四妹她是故意的激怒我。”玉倩儿扶着丫环站起身,怒指玉紫斥道,脸上虽然羞恼,却难抑骄横,两眼欲喷火一般的狠狠瞪着玉紫,一副要把她吃了的模样,若不是这个贱人自己今天怎么会这么丢脸。

    “父亲,大姐跟我闹着玩的!”玉紫一脸温柔,长长的眼睫上,甚至还挂着两颗晶莹的泪珠,越发觉得楚楚可怜,樱唇哆嗦了两下,颤颤瑟瑟的看向玉倩儿,开言却是怯生生的为玉倩儿辩解。

    两相对比,众人怜惜的只能是玉紫。

    这样的情形,谁都看得明白,分明是这位骄纵的大小姐欺侮自己的妹妹!

    相比来说,这位四小姐虽然娇怯,但形态之间却有大家风范,知道不能闹家丑。

    “紫儿,你跟倩儿玩闹也有个度,没看到有客人在,倩儿,还不把你四妹扶回院子里,身子不好还出来玩。”玉远皱了皱眉头,叱道!

    毫不客气的顺着玉紫的话把责任全推在玉紫身上。

    自己身子不好,还要和嫡姐一起玩闹,行为不但有失体统,而且还不知轻重。

    长长的眼睫下,蒙着水意的眸色一冷。

    堂堂一家之主,同为人父的玉远,果然一心护着的只有玉倩儿,故尔对那么明显的在车上动手脚,想害自己性命的事也不闻不问,现在看到这样的事,一句关心的话,冲上来就把责任推到自己身上。

    今天她若不让他好好丢丢人,这国公府的内院自己就不需要待下去了。

    玉远不是想保全玉倩儿的名声,想获得敏王的好感吗,她就偏偏不让他如意。

    “是,父亲,是紫儿不对,应当听大姐的话,不应当抢游表姐的……”盈盈的美目中面氤氲出雾气,玉紫看了看玉远,又看了看玉倩儿,作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怯怯样,带着哭腔委屈的道。

    竟然当着敏王的面,敢提表妹游月雅和秦泖的事,玉倩儿急了。

    玉紫这话说的不清不楚,好象游月雅和秦泖真的有什么似的,这要是传出去,游月雅的名声还不得全毁了,到时候舅妈还不得撕了自己。

    见她还要说下去,玉倩儿急的伸手指着玉紫,跺着脚大骂起来:“你这个疯子,你乱扯什么,怎么又扯到游表妹身上了,游表妹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自己疯了,还瞎说!”

    “姐姐……”玉紫看着她怯生生的道,没人注意到她眼中一闪而过的嘲讽。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