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凤兮嫡女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章 逼迫,惩恶仆

    readx;    “我这是做了什么孽啊,她小小的年纪就惹出这样的事来,这让我如何对国公爷,老夫人交待啊!”

    “夫人,四小姐这是象了那边那个女人,果然是母女天份,跟夫人又有什么么关系!”

    “可不是,跟她娘就是一个性子,两个人都是没羞没耻的。”

    “夫人,您就是太和善了,四小姐真是太不知廉耻了,必须浸了猪笼才是。”……

    叽叽喳喳,尖刻,嘲弄的笑声,此起彼伏,玉紫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眸,半响眼前晃动的人影才消失,看清面前围着一大群丫环婆子,俱脸露讥嘲之意,晕过去之前的一切立刻涌入脑中,那个男人明明有阴谋,可她却连他的脸都没看清楚。

    “你总算醒了,小小年纪就不知羞耻的做下这等事,国公爷还得在大厅里和右相商量,给你收拾惹出的烂摊子!”一个打扮华丽的中年妇人,坐在离床远远的椅子上,嫌弃的拿帕子在鼻子边甩了甩,嘲讽道。

    这妇人并非别人,是明国公府曾经的贵妾,现在的大夫人游氏!

    身上的衣裳还是染血的旧裳,头上的伤口处血迹粘连着黑发,粘粘的似乎己干涸,脏兮兮的搭在额头,手上伤痕累累,血迹斑斑,这么多下人,竟连一个为她整理一下的人都没有。

    存了心奉承着游氏,要看自己的好戏!

    若自己还是以往那个玉紫,必然被这一套阵势吓得连话也不敢说了,任凭别人说什么是什么了,垂落的眼眸中闪过一股寒意。

    不动声色的把手中的玉佩放入怀中,强撑起手,一手捂了捂头,扶着床沿站直身子,缓缓抬起头,眸子清冷的落在对面的游氏身上,冷睨了一眼,理也没理她,举步就往外走,联想起昏迷之时听到的话,她现在迫切的需要去前厅。

    她今生的命运,再不会任人摆布!

    “四小姐,你上哪儿去,夫人在这里!”一个婆子上前伸手拦住她喝斥道,“莫不是四小姐摔了一跤,把眼睛也摔瞎了,看不到嫡母在此!”

    懦弱无能的四小姐,连个下人也没把她当回事!想喝斥就喝斥。

    “让开!”玉紫冷道,上前毫不犹豫的照着婆子势利的脸上就是一巴掌,婆子没提防软弱的玉紫会动手,被打的倒退两步,一屁股坐到地上,立时干嚎起来,又有几个丫环一脸的愤怒要过来帮忙。

    玉紫抬起头,幽冷的眸子,冷冷的锁定其他几个要过来拦路的丫环身上,被她冰冷的目光一刺,几个丫环不自觉的瑟瑟了两下,任是没有一个人再敢上前拦她。

    “玉紫,你怎么敢……”自己的人被打,游氏怒了,手在桌上一拍,猛的站起来指着玉紫怒骂道。

    “母亲是想问我怎么敢打人?要不要我现在就去跟父亲说说,我是怎么被丫环推下马车来的事情,我记得那个丫环还是母亲一定要送给我的吧!可真是巧,居然是个一心要置我与死地的丫环!”

    玉紫回过头看着游氏,唇边笑容温柔,只是衬着她额头上披下来的血块,污泥,给人一种森寒诡谲的感觉。

    游氏想要玉紫的命,安排了惊马,还让丫环狠心把玉紫,从急奔的马车上推下来,为了就是要取玉紫的性命,算是用了双重保险,可是人算终究比不得天算,真正的玉紫是死了,而自己却是重生了,重生后她只为复仇,再加上玉紫的帐,她要这游氏百倍的还回来!

    想来,游氏之所以让那么多下人围着自己叽叽喳喳,就是想要让自己一醒来,便陷入她制造出的慌乱气氛中,而不敢把之前发生的事说出来。

    眼眸中滑过一丝冰冷的嘲讽,游氏这算是猜着了起始部分,却没有猜到结果。

    果然,游氏一听这话,心里一紧,脸上的神色却立时缓和了下来,甚至露出一脸的惊讶:“居然还有这种事,紫儿,你放心,我一会就去查清楚!”

    然后又冲着一边干嚎的婆子怒吼道:“闭嘴!”

    见自家主子发怒,婆子再不敢乱嚎,只得自己从地上呐呐的爬起来。

    “那就把那个丫环处治了吧,劳烦母亲了!”玉紫的脸色也温和了下来,收敛起眸底的冷意,冲着游氏行了一礼。

    游氏不是喜欢装大度吗!她给她这个机会,那个想把自己推下马车的丫环必然是游氏的人,她就是要逼着她自己亲手处置自己的人。

    “我……这事还得再查一下,说不定有什么误会。”游氏脸色一僵,她想不到玉紫会突然发难,原本只不过是顺口这么一说,把玉紫的事拖一下而己,可没真打算处治自己的人,反正再过段时间,自己找个借口,说是把事处置了就行了。

    “母亲如果觉得国公府的小姐的命还比不上一个丫环,那我还是去跟父亲说吧!”玉紫淡淡的道,转身就要往外走。

    她心头冷笑,国公府的小姐出了事,既便不是故意的又如何,一个丫环的命难不成还比小姐的命更重要吗!既便是这个丫环真的是无辜的,那就如何,只要是玉紫开了口,她就是有罪的。

    这是要闹到玉远面前了,游氏大急,她再怎么胆大,也不敢当谋害玉紫的罪名,瞬时心里己有了决定,虽然那个丫环命大,也没死,但现在也不得不死。

    “竟然敢谋害四小姐,我真是看错人了!来人,把那个贱丫头杖毙,把她的家人全部赶出府。”游氏对着自己身边的贴身丫环凌厉的道,这是做为玉紫看的,当然最主要的是做过玉远看的,所以,她不得不如此,牺牲一个丫环全家,换得自己的清白,游氏觉得很值。

    而且那家子也不能留了,只有死人才可以保住自己的秘密。

    见游氏居然真的下令人了那个丫环的命,贴身丫环脸色一白,但还是点点头下去传令。

    “谢谢母亲!此事就算罢了,我现在要去见父亲。”见目地己经达到,玉紫不再威逼,神色淡淡的道,说完就要往外走,对付夏海这只老狐狸,她还需要谨慎,那可是比游氏难对付的多了。

    她之前可是听到说右相夏海过来了,那可真巧了,上一世的事,她可还没打算完呢,所以必须让秦府和明国公府绑在一起,不管那个神秘人想要做什么,至少也是给了她一个机会不是!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