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玉夺魂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九章 马辉

    然后整个人就这么滑了下去,这裂缝里面全他娘的是大大小小的石块,我就这么给滑着滚下去,那叫一个惨,浑身上下全部在石头上摩擦着没一处幸免的,脑袋也不知道在哪块石头上给撞了一下,直接我就眼冒金星了,晕乎的时候还能闻到血腥味儿,这下得花多少钱才能补得回来彻底晕菜前的最后一个念头就是这个。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躺在地面了,我估计浑身上下全是伤,疼得我恨不能再晕过去一回,手电筒也在之前的时候弄没了,周围黑呼呼的只能看到一片又一片的黑影,听到呼呼的鬼哭狼嚎,直叫人忍不住打哆嗦,一个人呆在这种地方哪能不怕

    手电虽然没了,但我还有手机啊忍不住为自己的聪明点了个赞,伸手就往口袋里掏,结果啥也没有难道是之前和手电一起丢了吗为毛不放到包里去呢真想给自己一耳光,这么黑怎么办抬头看看夜空,有月亮但却没有星星,夜幕沉沉我觉得很不舒服,如果我时间久了不上去,叶安旭应该会来找我的吧应该的吧

    我自己都有点儿不相信,他这人胆子好像有点儿小吧我也看不透他,有时候觉得他胆子挺大的,有时候又觉得他胆子小得很,挺矛盾的一个人,不过现在这种情况,自己安慰自己,才不会被恐惧击倒,摸索着到了一块石头下,倚在那里等着,吃了个槟榔转移一下疼痛感,然后脱下背包,幸好没掉,要不然连口水都没得喝,正准备倒点矿泉水洗洗伤口,结果在月光下映出来的石块的影子上,突然就冒出一个头的影子,那个头的影子还在慢慢的变化着。忽然变得十分巨大,头的影子忽然变得有石块的宽度二分之一大小。

    “啊”我根本无法控制的就大叫了一声,吓得屁滚尿流的往前爬,手里的背包矿泉水什么的完全顾不得。这个时候连身上的伤也不觉得痛了,这种恐惧一般人还真的没办法体会得到。

    “嘻嘻”吓得双腿瘫软的我不停的往前挪动,根本不敢回头看,心跳不停的加速,几乎都要从耳朵里面跳出来了。忽然就听到后面传来轻笑声,哎呀妈这到底是人是鬼这语气还颇有几分熟悉,我正犹豫着要不要回头看一看,突然就有一道光束照了过来,他娘的绝对是茜茜这货

    一听出她的声音来,极度恐惧就变成了极度愤怒,我转身就向她冲去,咬牙切齿的就伸手掐向她的脖子,根本没注意到周围除了她,还有另外两个影子。我狞笑着抓住她的脖子。然后就看到茜茜神色忽然变得十分惊恐,接着就是一道超出人类极限高分贝的女高音我冷不妨的被她吓了个欲生欲死,正气得要破口大骂时,就听到接连两声不低于那女高音的男高音,齐齐发出惨绝人寰的惨叫声,然后我就感到一阵刺目的光束,直刺激得我眼泪直流,忍不住松了手遮住眼,嘴里也发出尖叫声。

    “啊”这他娘的简直是男女四重奏,尖叫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忽然就变成笑声:“哈哈哈哈。。。”那道光束也在我身上照来照去,那边的笑声更加大声了,然后就是一道噗嗤的笑声,茜茜那欠揍的声音传了过来:“洛雪你怎么混得这么惨啊冷不丁的我还以为是见鬼了呢”

    “见你个大头鬼”我冲过去就一巴掌拍她头上。唾沫星子横飞:“你他娘的死到哪里去了害得我担心死了”

    “好啦好啦”茜茜一边忍着笑,一边赔礼说:“我们也不是故意,人没追上,自己也迷路了,再说我也给你留了标记啊,要不你怎么找来的”

    “啊屁”我大骂:“什么鬼标记啊带着我在原地转了好几圈儿。要是按着你留的标记我他娘的还在林子里打转呢,指不定就被什么野兽吃了”

    “啊”茜茜大惊失色,说:“不会吧我明明留的标记的怎么可能是在原地呢”

    “不信回头你自己去看哪”我没好气的冲她翻了个白眼“好了好了”一边传来一年比较稚嫩的男声说:“听说这个魔鬼林就是这样,总会发生一些令人无法理解的诡异的事情,现在追究这简直是自讨苦吃,还是想想怎么出去吧”

    “对了,他是谁”这不是二蛋儿茜茜说:“他叫马辉,隆安大学学生,说是和朋友来这里爬山的和朋友失散了,不小心跑到这里的”一看就是十七八岁的模样,穿着一身运动服,他娘的土豪还是名牌,没事儿跑这么偏的地方来爬山对他的说辞我表示怀疑,这里面绝对有问题。

    这个时候大学都开学好些天了,而且今天既不是礼拜天也不是国假日,再有这里是广义市的周边,离隆安还隔着一个乾安呢,自己开车都得要六七个小时,爬山哼,有这个必要跑到这里来找虐吗绝对有问题

    “我们分开之后,又发生什么了”我问着茜茜和凌逸,看着他们一身狼狈和疲惫:“按照你们的体力,总不可能连二蛋儿都追不上吧”

    “嗨别提了”一听我问这个问题,茜茜就一脸丧气:“那个二蛋儿也不知是不是人哪,那双腿比世界冠军都跑得快,那叫跑吗那叫飞吧”茜茜说着语气里全是不可置信:“我和凌逸追上去跟着他,每当眼看着要追到他了,忽然他就又远了,就这么一会儿近一会儿远的,反正总是让我们感觉追得上,但最后总是追不上,最后我发现了最奇怪的一点”

    “什么”一看茜茜这副神秘的样子,就知道她要偷偷告诉我,所以我就自觉的把耳朵凑过去,果然她神秘兮兮小声说:“我发现他这个人走过的地方,居然一点痕迹也没留别说脚印之类的东西了,他走过的地方连根草叶子都没压弯过,你说他会不会是有轻功啊你觉得我要是向他拜师,他能同意吗”茜茜一脸跃跃欲试,而我则是沉默了,没有痕迹这代表什么难道又与神鬼扯上了关系吗未完待续。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