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玉夺魂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八章 白色物件

    即便又累又饿,但还是要往前走,走了没多久我们忽然发现草丛里别人走过的痕迹,我敢肯定那不是我们中任何一个人的,在这魔鬼林中肯定还有第三方存在,茜茜会沿路给我留下标记,并且她是和凌逸在一起,而从这里所留下的痕迹看来,此人是个男性且身高体重皆不低,除去我们之外顶多有个二蛋儿,但二蛋身高比较矮,与此痕迹所透露出来的痕迹并不相符,这个神秘人是谁

    把我分析出来的信息告诉了叶安旭,之后就顺着这些的痕迹走,大约走了半个小时,前面的树就越来越少,我们对视一眼,心说不会真走出去吧那还得多谢那个不知名人士。

    等走出来之后顿时就目瞪口呆,前面几米外是一道很长很长的裂缝,而对面是一片陡峭危险的悬壁,高耸入云让人瞧不见巍巍的巅峰到底有什么样的风景,陡壁上零零星星的还有几颗歪脖子树,或几丛几丛的杂草,想要爬上去绝对不可能。

    因为在我们脚下,就是那条裂缝,远远的看似乎不怎么宽,但走近一瞧,才发现宽度几乎有三米左右,有可能这里以前发生过山体运动,才将一座山分为两半,一半依旧高高耸起,而另外一半,就在我们脚下,十分危险的峭壁呈六十度往下,现在天色也暗了下来,堪堪能够看清楚六七米的距离,时窄时宽,时高时低,高高低低凸凸凹凹的石块,如果行走的话太困难了,再深的话我们也看不清楚了。

    “怎么办”愣了半天,叶安旭忽然回头问我,我眼睛发直,说:“你是领导你说了算”叶安旭说他没什么经验,我好笑的说难道我就有了吗早知道之前就不应该和茜茜他们分开,这样多两个人也能有商有量的。

    要不咱再往回走叶安旭试探着问我,我赶紧跳到一边儿直摆手说。要回去你回去了,森林里逛了一天,现在我一见绿色儿眼睛发绿了好吧早就转晕了。然后就找了块大石头往上一坐,揉着腿就赖着不肯走了。

    他见状也自己找了块石头坐在那里说。那怎么办这里也不久待啊,到时候天一黑,再那么一刮风,就你这小身板儿我都怕给刮下去。我说你能说点儿好听的吗还是我哪儿得罪你啦不会想人点儿吗你回头我真要被刮下去了我看你一个人在上面怎么搞

    叶安旭讪讪的摸了摸鼻子,然后就把自己的背包里脱了下来。拉开拉链就在那里掏着什么,我直勾勾的盯着他的手看,里面绝对有吃的,我知道不是每个人都和我一样节省的

    果然我没猜错,叶安旭拿着袋牛肉干就很自觉的递了过来,这玩意儿好吃是好吃,就是太贵,我可不舍得买,不过吃别人的我就不心疼,除了牛肉干还有槟榔。那个东西我没吃过,听茜茜说味道很怪,既然很怪我也就不和他抢了,不过吃几颗尝尝也不错,于是我就挑了几颗放到口袋里,叶安旭说吃这个能振奋精神,那就等特别累的时候再吃好了,反正现在有牛肉干,叶安旭本来是打算吃的,听我这么一说也就把它收起来。光吃牛肉干了。

    吃完了肉干,肚子里舒服了许多,虽然只歇这么一会儿脚也屁用都不顶,但我们不可能就这样在这儿赖一辈子吧然后就开始行动了。叶安旭有些犹豫,说这里太危险了,不如还是在这里等着吧反正孔大爷不说没等到我们回去会来找的吗

    这么大个林子,等他们找到得要多久你想过吗我不以为意的说,还不如自己找找出路,我就不信了。这个林子真有那么邪门儿,再说我都不怕你怕个啥前面不是还有人开路的吗叶安旭愣了一会儿说谁我骂他说你脑子打结了吗刚刚我们不是跟着那个人的痕迹过来的吗

    你怎么就觉得一定下去了反一人家返回林子去也说不定啊我懒得跟他说了,智商不在同一水平线上,跟他说了也没用,于是我就说你来不来不来我就自己下去了,叶安旭站在那儿犹豫,我也不理他就直接走到裂缝,把背包里的小手电拿出来打开,再挑出一根绳子,那是登山专门用的绳子,固定在裂缝边的一块石头上,然后把包背好,就小心翼翼的下脚,试探了一会儿找到个坚硬的石块,还踢了几下,牢固得很,想必能受得住我的重量。

    “你要是怕就在上面等着吧,我先去探探路”把着绳子对叶安旭吼了一声,然后把电筒咬在嘴上,顺着峭壁一点一点往下滑,叶安旭忽然冲到边上来,伸出个头在那儿大喊我小心点儿,在一块外凸的石板上停了下来,拿着手电往上晃了几下,示意我知道,然后又把手电收回来,捏了捏被绳子勒得发疼的双手,然后掏出个槟榔往嘴里放,振奋一下精神,免得太累给掉下去了,这个味儿,我算是明白茜茜为什么说它怪怪的了,但怎么着也是吃的,不能浪费,一脸扭曲的嚼着,手电晃动的时候,忽然看到一个白白的东西,那是什么

    好奇心其实是我最大的优点对吧那个白色的物件卡在几块碎石的缝隙里,如果不是我现在这个斜斜的角度,还真不太容易瞧见,小心翼翼的避过几块石头,来到那里,咬关手电筒,二话不说就开始搬石头,搬开了最外面的那块石头,缝隙里就能塞下手了,伸手进去就把那玩意儿掏出来了。

    在摸到那件东西的时候,我就明白了,摩挲了一下,把就背包打开,撕了一张纸把它包好收起来放到包里,然后拍拍手上的灰,背起包又开始往下去,这裂缝越往里面越难走,越往里越狭窄,不知道爬了多久,反正我觉得时间太久了,登山绳早就不够长被我给放弃了,现在是光凭着两只手在那儿走,左试右探的脚下踩着一块石头,正准备把重心往上移呢,突然那石头就松了,我心道这回糟糕了,正想抓个什么东西,脚也连忙离开那个地方,结果手忙脚乱之下,反正更打滑了。未完待续。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