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玉夺魂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章 二蛋儿

    孔大爷说着很是感慨,等后窖子里面的人出来了,大家找他们帮忙去找一找,时间长一点的,就饿死了,时间段一点儿的,还能救回来的,所以说,你们要是非得去那里,就一定要跟着二蛋儿,可千万别走丢了,要不然就出不来了

    经历了半个月前的那件事情,我对于这些神鬼之说,再也没法抱着以前那种无谓的态度了,听他这么一说我就挺怕的,有心想打道回府吧,但一来话都说出口了,二来公司那里也没法交代,总不能说因为我怕吧算了豁出去吧,我应该没那么倒霉吧作着自我安慰,二蛋儿很听话的跟在孔大爷身后边儿,然后等碰上茜茜他们过来了,我们收拾收拾也就准备出发了

    孔大爷交待好二蛋儿后,就对我们说一定要紧跟着二蛋儿,千万别失散,记住了,如果一不小心失散了的话,就呆在原地不要动,他天黑没见到我们,会找住在后窖子的人领路去找我们,一定记得不要乱跑,否则就算是后窖子的人,也不一定能找得到。

    见他说得这么郑重其事,我赶紧点点头,紧了紧肩上的背包,傻啊我不跟着他明明后窖子只有八里左右,如果说是公路的话就是走路,也不过一个小时罢了,可这是山路高低不平坎坷得很,越往山里去石块越来越多,路也越来越陡,对行进的速度影响很大,走了快一个小时,终于走出了那道像一线天似的狭谷了。

    前面就是一片森林,根本瞧不到边际,树木大大小小,高高低低,似乎有规律又似乎杂乱无章,根本我就看不懂,我根本没想到二蛋儿会突然停了下来,想停下脚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直接就一头撞了上去。

    靠他到底吃什么长大的脑袋撞到他背上就像撞到一堵铁墙,真磕得我脑门发痛眼前发黑,忍不住在心里暗骂,幸好叶安旭眼疾手快的把我往回拉一把。要不然也得给他撞下去,揉了揉了脑门儿,我问他为什么不走了他像个柱子似的闷在那里,我还以为他不会回话了,他却忽然转过头来。直勾勾的盯着我看:“进去了就不能后悔”语气怪怪的,让我不由得打了个寒战,摸了摸鸡皮疙瘩强笑着说啥意思啊

    二蛋儿直接回过头,一步就跨进了林子,我有些犹豫,刚刚那句话听着怎么就那么渗人呢这个二蛋。。。到底是什么人还没等我琢磨着,就被茜茜一把拉到林子里面去了,林子里面到处都是树木,大的小高的矮的,一点儿规律都没有。杂草灌木丛生,奇怪的是鸟叫虫鸣很少听到。

    我们就跟着二蛋儿在树林子里乱窜,也不知道他是靠什么分辨这路的,反正这左左右右啊,看起来也没什么区别,真要让我自己来,指定得绕晕了神儿出不去刚开始进林子的时候,他还顾着点儿我们,速度我们也能跟得上,结果没过一会儿。他的速度就越来越快,越来越快,茜茜使出吃奶的力气都没能跟得上,更别说我这个二等残废了。

    “二蛋儿”几乎只能看到他的身影了。我扶着一棵树在那里弯腰喘粗气,听着茜茜在前面一边儿追一边跑:“你瞎跑那么快干什么我们都跟不上啊二蛋儿你慢点儿二蛋儿二蛋”二蛋儿充耳不闻,一会儿没了人影儿

    “不行啊”我一边喘气儿一边说:“孔大爷说了,一定要跟紧他,要不然咱们走不出去的”说着扶着树就往前去,茜茜在前面说:“你说他是打了鸡血吗怎么就跑那么快呢”

    “别瞎抱怨了。赶紧追”叶安旭捶着腿,看那满脸的汗也是不太行了,凌逸和茜茜的情况还相对好一些,茜茜看了看我们俩,说:“这样,我和凌逸去追他,会在路上给你们俩留标记的,你们俩就在后面跟着标记慢慢走”

    “也行”听茜茜这么一说,我整个人就瘫坐在地上了,也不管地上干不干净有没有什么虫子了,反正走到现在我的腿都要断了,我估计脚上大泡也起了不少。

    “那我走了啊”茜茜说了一声,就招呼着凌逸追二蛋儿去了

    你还好吧叶安旭的体力虽然比不得凌逸和茜茜,但比起我来还是好了许多。我按着酸痛的小腿,听他问这么一句没用的废话就直接送他一个白眼,好不好还用得着问吗叶安旭也没生气,就说:“你觉得这个史保,到底有没有问题”

    “没问题咱们还用得着自讨苦吃吗”我换了姿势,从背包里拿出两瓶农夫山泉,开了一瓶递给他,自己也开了一瓶,我这个人很小气,能自己烧水绝不买水,非要买水也只买最便宜的矿泉水,什么饮料之类的完全和我绝缘

    叶安旭斜了我一眼说:“你看出什么了”

    “你看的我都看出来了”妈蛋真是又累又渴,咕嘟咕嘟灌了一大口,摇着矿泉水的瓶子对他笑眯眯。

    叶安旭看了我一眼,也没说话就直接起身,我觉得也歇得差不多,也不能再犯懒下去,一边和叶安旭说着话,一边顺着茜茜做的标记走。

    “如果他真的是纯属做好事,那么我向那个老师打听朱小倩的时候,他就不应该是那种反应”叶安旭冷笑着说:“这里面绝对有问题”然后又说如果把这里面的内幕曝出来,咱们也算抓着一条大鱼了

    “我真不希望知道,吕老师在这里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叹了口气,我说:“我看他态度,神情,还有提起学生时发自内心的关爱,都不像是会做出什么对学生不利的事情的人,可是在提起史保的时候,他的反应太反常了,反常我想装看不到都不可能”

    “是的”叶安旭用木棍拨开杂草,一边走一边说:“当我问他有哪些学生,接受了史保的资助时,他却回避这个问题,如果史保真的是做好人好事,那么他应该很感激才对对记者说出这些事情,报导一下对史保的名声也会有很好的影响”未完待续。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