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玉夺魂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章 家徒四壁

    虽然城里各方面条件都好过乡下,但是还有几个教师是把教育学生当做一生为之奋斗的目标的还有几个能够做到像他们这样的此时此刻,我已经无法判断,城市与乡村,到底更好的是哪一个地方。

    这个联村小学,说是个学校,还不如说是几间危房拼凑起来的,所有的房间加起来的面积总共都不到二百平,教师除了那个老得牙都快没了杨校长,和在我面前的这个教师外,就只有两个本地学子没出去打工的,说是学子也不过是初中毕业的程度,都是本地人至于说工资,每个月都只有五六百块,还是政府给补贴了一半,剩下的都附近村子你家凑个几块,我家凑个几块,附近山区里的村子不少,但都不大,而却只有这个东兴村子位于中央,学校也只有这么一个,听说是许多年前这村子里出了个地方,所以房子多,于是就拿了几房出来作教室,就是太老了老旧了,再不翻修我想它可能也坚持不了多久。

    这个老教师叫吕爱民,这名儿起得真有红军特色,记得像这种年龄的人,名字大多都是些爱党爱国建军建国什么的,教室里的桌子凳子差参不齐,缺了角断了腿的比比皆是,缺了角就凑和着用用,断了腿了没法放怎么办只在下面垫上一块石头,就能勉强使了,这完整的桌子凳子还真没见几副,最完整的那一副就是我们屁股下面坐的了。

    没有茶,只有白开水,招呼着吕老师,让他不要再忙活了,过来坐坐聊聊天,吕老师左手搓着右手,忽然就咳了起来,那动静儿还真吓人,咳了一会儿后才慢慢止下来,已经是涨得满脸通红。他冲我们搓搓手不好意思的笑笑,慢慢悠悠的挪到一桌凳子上,小心翼翼的坐了下来,然后才舒展开一直皱着的眉毛。

    这么不自然。于是就问他怎么了这时候外面进来一个黑得像从煤矿里钻出来的瘦个子,还戴着一脸眼镜这形象忒违和,操着一口满是乡音的普通话,听他说完我琢磨了半天才弄明白,原来是说吕老师有病。嗨,乡里人说话也是容易让人误会,得了病就说得了病,冷不丁直接说人有病,要在城里人家还以为你骂他呢

    还没等我说话,茜茜就抢先问他说什么病看样子似乎是听得懂瘦个子的普通话,于是我立时就对她肃然起敬了,要知道除了她的力气,其它的地方我可是一点也都看不上眼,她以往的形象就是典型的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没想到这么偏的语言也听得懂。

    瘦个子正想说,但吕老师没给他这机会,直接就打断了他的话,然后把他赶了出去,对着我们不好意思的说,就是一些陈年小毛病,没什么大不了,我和叶安旭互相看了看,觉得里面有点儿问题,但人家摆明了不想。你也不能逼人家不是更何况这样一位老教师我也不忍心。

    于是就步入正题,问起关于星火助学网史保的事情,然后他愣了一下,然后就笑着说那是个好人哪。这学校以前比现在还破,连教材都买不齐,幸好有他帮忙送来了一披,要不然就该发愁孩子们没东西学了。他似乎很热,一会儿左手拎着右肩膀上的衣服抖抖,一会儿右手拎着左肩膀上的衣服抖动。反正就是这么交叉着抖动,我摸了摸胳膊,根本不热啊虽然才九月二十二号,如果在城里说不定还热些,可在这山村怎么可能那么夸张

    茜茜顺手就抄起桌子旁边的一把蒲扇递了过去,吕老师愣了一下,接过来说了声谢谢然后就摇着扇,正好我坐在他左手边,那扇的凉把我一个冻,缩了缩脖子就问他村里有人接过史保的赞助吗吕老师扇扇子的手顿了一顿,然后把蒲扇放到腿上,拿起桌子上的装满水的碗就咕嘟咕嘟喝了几大口,然后用衣袖擦了擦嘴,又擦了擦额头,接着又拿起蒲扇扑扑的扇了起来,眨了下眼,眼睛有些发直,喉咙吞咽了几下说:“有啊,好几个孩子都接受过史先生的赞助,要不然现在也上不起学了,大家伙儿,都很感谢他啊”

    叶安旭连忙问他是哪几个吕老师似乎僵了一下,然后摇蒲扇摇得更起劲了,哎呀一声就说现在这时间,都快吃饭了,于是很热情拉着我们,去学校的食堂吃了一顿饭,说是食堂其实也只是一座泥房子,在里面充当大厨的是吕老师的老婆,我几颗土豆,几颗白菜,一些咸菜疙瘩,饭倒是白米饭,足足的,但那菜似乎就是盐水煮的,这一顿吃得食不知味儿,因为从旁边流口水,筷子不停往碗里伸的小屁孩儿身上就能看出来,这也许就是他们最好的食物了,这样的食物,我根本没法子想像谁能一直吃,更何况还是将它当作美味一样向往着平日里他们吃的是什么呢看着小毛光努力拨着饭,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菜碗,筷子却只伸向咸菜疙瘩,我鼻头一酸,眼泪就要掉下来,于是仰着头逼了回去。

    他们几个,似乎也有所发现,没瞧见这么安静吗就连咋咋呼呼就爱挑好吃的茜茜,也什么话都没说,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吃饭,一边接受他们的好意,一边往吕老师旁边的小孩儿的碗里夹着土豆,看着他亮睛睛的眼,我就觉得鼻子又发酸,吕老师说别管他,你们吃就好了,然后吕婶子拍了他一下屁股,就说二毛,奶奶平时怎么教你的怎么能跟客人抢吃的呢

    然后就看到他的眼睛里暗淡了下来,依依不舍的把碗里的土豆夹回到我碗里,蹲在门槛边儿有一下没一下拔着饭粒,脑袋一点一点的,就是不转回来,看起来是不高兴了,我就对吕婶子说有什么关系,小孩子爱吃就让他吃,吃得多吃得好才长得大。吕婶子连连点头称是,但我知道她并没有放心里,并不是不心疼,但是,条件有限给不起,这个家,用家徒四壁来形容,一点也不过份。未完待续。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