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玉夺魂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章山村教师

    广义市位于华夏领土靠近原始森林一带,周边的县城村庄都是靠近山脉森林的,因为大山陡峭还有地形的原因,这边的交通一向不方便,所以生活在山中的人们,经济条件都十分差,大部分的孩子连九年义务教育都不能完成,就要辍学帮忙家里减轻负担,要不然就是出到远方的城市去打工。

    其实真不是父母不负责任,不给孩子读书,也许有些人要说,现在九年义务教育都免费,但真的是完全免费吗?各种书本费,杂费生活费,加起来一个学期也得好几百,也许对于大部分的人来说,这些小钱根本不算什么,可是对于山区的孩子来讲,那无疑是个天文数字,他们父母也没什么文化,出去打工能做什么?搬砖头洗盘子,要么到一些工厂里打工,一个月能赚多少钱?累死累活不过一千,看起来还不错,至少够学费啊?我想说真是太天真

    两个没文化的人,做着苦力活,一个月加起来的工资顶了老天两千左右,到发达一些的城市里去打工,看起来工资不少,但用起来也快,不想省吗?可惜的是城里喝口水都要钱,加上贵的房租水电生活费各种,一个月能省下几百块吗?还有双方的父母,要不要养?家里的田啊地啊,种菜要买种子,种田要买种子,各种肥料杂物,再这么一用还能剩个屁啊

    多少山区里的孩子,一件衣服都是大孩穿到穿不下,再留下小孩子穿,小孩子穿到穿不下再留到更小的一个去穿,几年来基本上就那么两件衣裳,过年都没有得添,鞋子是补了又补,裤子也是缝了又缝,如果是男孩还好一些,基本出去打工的。都会带着他走,留到村子里给老人带的,基本上都是女孩。

    国家政府一直在宣传男女平等思想,但这我们这个国家的人似乎永远是这样。嘴上响应着号召,但实际的行动是什么?重男轻女的情况依旧存在,当然这一切不可能是国家的错,政府已经尽力了,每个人都是个**的人格。都有着自己的三观与思想,政府只能尽量引导你往好的方向去走,不可能强制改变你的思维。

    其实说穿了还是教育的问题,在城市里重男轻女的存在不多,毕竟大家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像这种思想,只有那些直男癌或者是出来打工的农村的人才会有,受过教育的基本上是不会轻视或鄙视女性的,一般都比较绅士。

    所以说教育始终是国家相当重视的一个问题,可惜山区因为经济的原因。导致了人们受不起教育,然后就往外跑打工,留下的子女就在山区,等到了一定年龄,再次重复他们父母的命运

    到了东兴县下了车,问了老乡下坪村的路,就翻山越岭了走了好长一段时间路,看到面前这墙体都开始剥落的学校,那些从教室里出来,背着自家用布缝制的书包。身上打着补丁面黄肌瘦的孩子们,我就不禁想到了这许多,叶安旭皱着眉看着这说是学校的地方,大概他也没有见过这么破旧的地方吧?我都担心这哪天下场雨就给塌了。怎么能让孩子们在这种环境下学习呢?

    “杨校长吗?”头发花白的一个老人,颤颤巍巍的走了出来,怎么老成这样了还不退休啊?叶安旭迎上前去和他握了握手,然后做了个自我介绍,那校年龄太大了都耳背,听了他说话还是一脸茫然。大概是根本听不清楚吧?

    茜茜跑到一边儿拦着那几个小姑娘说话去了,凌逸很尽职尽责的给危房拍着照片,我却看到一个明显就是城里人的男子,从最里面的房间里被人送了出来,那人穿着干净整洁,年龄约莫在二十六七岁左右,长得还挺俊秀的,不知道跑这种地方来做什么?难不成是来捐款的吗?看着那个学校的老师对着他一脸真切的笑容,我想应该是的

    “真是太感谢您了万先生”那个老教师十分感激的对着男子说:“咱们这学校啊,一到下雨天就漏雨,孩子们根本没法上课,县里面又没钱拨下来修,让孩子们坚持上学啊,要是出了点问题我可怎么对得起他们家里人啊?要是不让他们上学吧,人生最美好的几年就是他们这么大的时候,要是给耽误我又怎么对得起他们的未来啊万先生您可真是个好人哪,我替孩子们谢谢您啦”说着感激得就要下跪,那个男子明显给吓了一跳,手忙脚乱的把他扶起来,慌慌张张的说不用不用,都是该做的然后就落荒而逃了,看到我们几个在这里时,也明显愣了一下,然后忽然像想起什么似的,对着我们几个善意的笑了一笑,然后又回头看看,那个老教师已经追了出来,吓得他赶快跑

    老教师没追着人,就把注意转到我们身上来了,很是殷勤的过来问,大概认为我们也是来捐款的吧,也难怪他这样认为,如果不是捐款,干嘛跑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来?虽然也是个县城,但设施委实不怎么样,和一二线城市的周边村子都没得比,更别说市中心的了,这个地方真的很落后,整个县城连个旅馆都没有,只有一个破破旧旧的招待所,也不知道是哪一年建,但想来也是久远得很了,想洗个澡都得排队等所里的人给烧好,这条件我是一点儿也不想多待

    知道我们不是来捐款的,老教师明显有些失望,但听我们说是来采访的又立刻精神一振,连忙把我们迎进了教室,还很殷勤的端茶倒水,我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无非就是觉得我们是记者来这个地方采访,要是报导了他们学校的情况,能引来几个好心人士捐款,能把学校修一修,孩子们上课也不会那么危险,虽然想法很现实,但莫名的我并不反感,看着他微驼的背脊,打着补丁的衣服,和斑白的双鬓,反而觉得鼻头发酸,这就是一个老教师,一心为了学生的老教师。未完待续。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