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玉夺魂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一章 新闻背后

    第一章新闻背后

    “什么意思?”叶安旭拿着一叠报纸,啪的地一声就拍在办公桌上,最上面的一份的特大的新闻,就是媒体如何赞扬星火助学网的创始人史保的,拿开第一份翻了翻下面的,基本上都是关于他的新闻,关于这个人的新闻点,向来是苏珊负责的,他拿这个来找我做什么?不会是想让我接手吧?可千万别,本来苏大记就够看我不顺眼的了,要是从她手里夺过这个新闻点,那关系不是要更加糟糕了吗?毕竟是同事,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刚刚收到读者报料”叶安旭手肘撑着桌子面,随意翻动着报纸,漫不经心的说:“说是史总有问题,上面派我们去走访一下各边远地区的小学,看看到底是黑子在血口喷人,还是史保这个人真的有问题”

    “这苏珊负责的找我做什么?”虽然我也觉得这个有点儿假模假样的,但人家毕竟也算真的做了实事,那些妒嫉别人功成名就的人也是无聊,自己不成功也见不得别人成功吗?

    “领导这么安排的我有什么办法?”叶安旭冲了我翻了个白眼儿,然后指着报纸说:“你自己看一下,发现什么不对劲儿,立时汇报,我去找凌逸,明天一早九点钟,在公司门口集合”然后不等我说话,就转身离开了。

    “。。。。。。。”我认命的坐在椅子上,翻动起报纸,就听到从后面传来噔噔噔的脚步声,那么具有节奏感的声音,整个新闻社也只有苏大记一个人能踩出来,一回头,果然苏大记抬着下巴,睥睨着我,嘲讽着说:“手段不错”一股浓浓的女王范儿,立时就把我震在当场。

    “啊。。。”我醒过神来刚要解释,就见她挥手打断,冷笑着说:“解释就是掩饰,所以不必解释”然后扭身一转,蹬蹬蹬的踩着高跟鞋走远了,留下不明所以的我在风中凌乱了,她专门来找一趟,就是为了说这几句意味不明的话吗?真是无聊啊

    距离上一次海德集团总裁的案件,过去了两个星期,本来上面只是希望我们能找出一些绯闻什么的,没想到太给力了整出十几年前的凶杀案,虽然有些事情不能明着写出来,但能写出来的东西就足够让上面满意了,于是我的春天就到了,公司给提高了薪水,本来是一个月一千五,现在直接变成每月两千,提高了三分之一的薪水,简直让人不可思议,但有钱拿我可不会反正,凌逸虽然没帮上什么忙,但也得了几百块奖金,而叶安旭本来就是主编,上面有什么好处给他,他这个人闷骚得很自己不说,我也不太清楚,反正总不会比我差的。

    有了钱就自己买了一台联想的笔记本,花了两千多块钱让我给肉痛得吃了一个礼拜的素,打开网页健入史保的名字,就立时跳出一大堆关于他的新闻,史保,出生于一九八八年二月三日,祖籍隆安市七沙区下属昌兴庄,学历七沙高中,据他自己说是因为家里条件差,所以考上了大学都没钱上,因此才起了他创建这个网站的念头,就是希望其它学子们,能够有条件上学。

    星火助学网是在两年前创办的,那个时候他才二十一岁,年轻有为啊,大家都这样赞扬着,这两年来他通过助学网,得到了许多爱心人士的资助,总计资金有五百多万,据说资助儿童不少,而且在网站上的资金流向,都是有据可查的,所以即便网络上有一些黑他的人,大众都是一笑了之,如果不他有贪污,如果是做假,他怎么敢把资金的动向摆到台面上来,让所有人都瞧得清清楚楚?所以定然是不怕查的。

    有句话说上天给你关上一扇门,就会为你打开一扇窗,这话反过来说也是个理,为你打开了一扇门,就会为你关上一扇窗。史保事业上很成功,可惜的是家庭方面,就不太如意了,他的父亲史强,是个普普通通的工人,母亲也是个普通的工人,双方是离异再建的家庭,他的生母是谁大家还不知道,继母嫁过来时带着个拖油瓶,上了大学后交了个男朋友,然后被人先奸后杀,据说警察已经锁定了她的男朋友,正在调查中,而史家人也认为是那个人做的。

    家里里面的事情让史保变得焦头烂额,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出现在公众的视线里,结果警方以证据不足,放了他妹子的男朋友,据说那个男人现在已经出了国,本来这事就给这个家庭带来的打击很大,结果又发生一件令他们都无法承受的事情,史保的小妹妹,就是他生父和继母所生的女儿史芸,不知道是不是到了叛逆期,闹上了离家出走,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家里也报过警,但是没什么发现,疑似被人贩卖到边境去了。

    对史家的情况有所了解了,关了电脑就准备回到出租屋,吃了饭休息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的就来到公司门口集合,却发现了一个不该在这里的人,完全不知道搞什么鬼,问她:“你怎么跑来了?”

    “怎么你没跟她说吗?”叶安旭一脸疑惑,看着嘴角挂着得意的笑的茜茜:“是这样的,王茜茜已经正式加入我们安阳旭日新闻大楼的网络信息技术部了,以后大家都在一个公司工作,这次去走访也是上面交待,万一我们这边遇到了阻碍,她还可以给予技术上的支持”

    “这样。。。。好吗?”我惊呆了,黑啊??叶安旭轻描淡写的说:“有什么不好的?反正大家都不可能说出去,谁也不知道,再说了,非常时期的时候,也得用非常手段不是吗?咱也未必一定要那样做”这完全是强盗逻辑吗?我一把拉着茜茜到一边,皱眉问她到底怎么回事?她说我觉得跟在你身边儿,总能遇到很多有趣的事情。然后我就说你是想说我倒霉吗?茜茜嘿嘿嘿的挠着头不说话。

    木已成舟,她都加入公司了我也拿她没办法,于是一行四人,就开车往广义市东兴县去了。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