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玉夺魂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十四章 尾声

    “怎么回事?”里面突然变得十分嘈杂,我站了起来,到最里面的那个房间里,慌慌张张的出来好几个警察,岳越他们也站了起来,我看到小刘警察也在,于是上去问他,小刘警察说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个王德海突然就昏迷不醒了

    “不会是装的吧?”茜茜脱口而出,结果一堆警察用一种神经病的眼神看着她,岳越脸皮在那儿狂抽,我好气又好笑的说:“你当警察都是白吃干饭的吗?装的都看不出来?”茜茜缩了缩脖子,嘴里嘀咕着,我就是这么一说,谁叫那人太坏了,诡计多端的,不能不防着点儿

    这时候岳越正问着他们,警察说已经打了一二零了,我问小刘王德海昏迷之前,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小刘说没有啊,忽然又歪着头想了想,说他总喊着开空调,说很热算不算?我愣了一下,这天气有很热吗?就问他说穿得很多吗?小刘摇着头说穿得挺正常的,不多也不少,也不知道他在热什么,刚刚我看他整个人都红了,就像放下锅里的螃蟹一样。

    医院似乎离这里很近,所以话没说几分钟,就看到救护车到了,白大褂从上面下来,几个抬着担架就轻车熟路的往里去,我看得呆了,问小刘说他们经常过来吗?看样子似乎熟得很?小刘摸着头说还好吧,只是我们这边遇到犯人或疑犯有问题,都是叫他们这个医院给看的。

    算了,跟着去看看,这种时候昏过去,怎么就觉得不正常呢?跟着上了救护车,这回我看了时间,从派出所到医院,不堵车的情况下是四分钟二十八秒,这效率一般人还真达不到,抬着担架上的人,就这么去了急救室,对于医学方面,我就是囫囵吞枣的知道个常识啥的,旁的是七窍通了六窍,一窍不通,于是也就不在那里堵着门了,就和岳越他们在一边儿坐着等,然后分析着一下王德海王德江啊,还有那几个人心理,然后茜茜就说啊,她觉得这些个人,没一个正常的,都有那么点儿神经病

    我说你怎么这么想?那个王晓晓不是挺正常的吗?茜茜大惊小怪的看着我说,怎么遇到鬼不但不怕,还挺兴奋的这也叫正常?我发现你和她们呆多了是不是脑子也有问题了?听完后我就呆了一呆,可能是这两天这种事情遇多了,所以麻木了也就见怪不怪了,我也不知道是该高兴呢还是无奈

    速度蛮快的吗?无意中就看到急救室的门上的灯给亮了,门开了,一个戴着口罩的医生首先就出来了,然后几个警察就把他给围里边儿了。接着里面一个护士拉着车出来,车上面躺着的人是王德海,动也不动的我觉得他还没醒,担架车后面也跟着一个护士,她们俩一齐把车往左侧的通道里面推,可能是弄他到病房里去吧

    叶安旭跟着小护士过去了,我们就凑到警察那边儿去,就听到一个戴着眼镜的医生说:“病人大脑皮层功能完好,但奇怪的是丧失意识活动,颈动脉搏动减弱。。。。。。。”那个之前在山上的中年警察忽然挥手打断他,说:“苟主任,您也不是不知道,咱们哪儿听得懂这些道道?您大白话会说吗?”

    苟主任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用手侧扶了扶眼镜说:“简单来说,就是植物人”

    “啥?”中年警察忽然跳脚,指着周遭警察大骂:“老子不说了,对待嫌疑人要温柔一点,怎么又弄出一个植物人来??小兔崽子们,跟老子说道说道,这回是谁干的?小童?”他指着一个尖下巴警察,唾沫横飞:“是不是你?记得你这小子最喜欢拍人脑门儿,那劲道也不知道收着点,不会是你一巴掌把他拍成这德性的吧?”

    “怎么可能?”尖下巴的童警官苦着脸说:“安副您又不是不知道,虽然我爱拍,但那双还是肉掌,不是铁沙掌,再说我今天还没来得及拍呢,他人就已经成这样了了,这回可绝对不是我?”

    “那金子,是不是你?”安副一想也是,于是又指着另外一个麻子脸说:“所里就你们俩最喜欢干这种事情,不是他的话就肯定是你”

    “真不是”金子那张麻子脸上满是冤枉:“我发誓我今儿啥都没干”

    “你也没干?”

    “真没有”

    “那是你?”安副开始乱指人,指到谁,谁就拼命摇头摆手以示自己清白

    “靠”安副发火了,“难不成他是自己昏的?”

    “还真是”刘警官挤上去说:“之前还好好的问着话呢,突然他就昏过去了,大牙老米他们都看着呢,这回可真不是咱们打出来的”

    听着他们的对话,我直接就惊呆了,回头一看小伙伴们,也是睁着圆溜的眼,惊得目瞪口呆,这么彪悍奇葩的警察,绝对是头一次见好吧?真是丢人哪,虽然只是个小医院,但病人总是不缺,瞧这人来人往的,啧啧,我都不想看,直接抓住个护士就问王德海的病房,然后直接就过去了,叶安旭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病房里根本没有人,还是个单独的病房,这条件虽然比起市里来不怎么样,但这种小县城里,也算评上星级了吧

    王德海躺在床上,我仔细的看他,脸色红润得很嘛,一点儿也看不出来有病的样子,就像睡着了一样,哟荷,他娘的真是睡着了,听着房子里忽然响起的呼噜声,我不禁哭笑不得,看看岳越和茜茜,也是一脸惊愕,但医生不会这么没用吧?还是个主任呢,居然还睡着了和昏迷了都分不出来吗?

    “赶紧的起来了”我不客气的推了推他,王德海翻了个身,接着睡,呼噜打得震天响,我都怕天花板给他震下来,茜茜一见立刻就上了手,一手抓住他的衣领,另外一只手掀开被子,抓住他的肚子就往天上那么一举,然后一个扭身往地上一抛,砰的一声,我转过头去不敢看,那疼得的滋味儿,谁试谁知道,反正我不想

    “唉,我已经很久没有睡过了”一回身,就看到王德海赖在地上,不肯起来,一脸苦恼的说:“就不能让我睡一会儿吗?”

    “睡什么睡?”茜茜横眉怒目:“到了局子再睡吧别以为你干的破事儿能逃脱法律的制裁”茜茜一脸正气凛然,看着她我却只想笑,但是却笑不出来,因为王德海的脖子上,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小姑娘我们又见面了”王德海看着我,笑了笑,说出一句意味深长的话

    “咦,你们什么时候见过面?”茜茜摸不着头脑,岳越也是一脸疑惑,而我则是惊出一身冷汗,试探着问他:“您说的不会是??在文峰村的时候吧?”

    “记性不错吗?”王德海笑得更加开怀,说:“说穿了,我也得谢谢你,否则也没有今日。。。。”

    我根本不敢再听下去了,虽然他现在是个人,但这不能避免他之前是个鬼啊,拉着茜茜我就屁滚尿流的往外跑,至于他在说什么的根本就顾不上,也没能注意听等到了太阳底下,我这才松了口气,然后告诉了茜茜之前的事情,然后她吓得两眼一翻,昏过去了,岳越扛着她招呼也不打一个就这么走了。

    那个玉佩去了哪里?来无影去无踪,有这种本事的,大概只有冷大仙儿一个了吧给王晓晓打了个电话,是个警察接的,叫他把电话给王晓晓后,然后把这事情告诉了她不等她感谢我就挂了电话,其它的事情,就交给岳越处理吧

    找到了和小护士搭讪的叶安旭,离公司要求我们达到的目标,已经绰绰有余了,于是我们就坐大巴回了市区,好容易奢侈一回,坐在咖啡厅里喝着咖啡,却总觉得心不在焉,有什么事情忘了呢?叶安旭说想不起来就别想了,肯定也不是啥重要的事情,要不然你也不能忘,还是想想这新闻怎么写吧,虽然资料多,但有些也不能如实往上写,看怎么加工一下,既能引人注意,又不会触犯忌讳吧

    我一想也是,于是安心的开始享受秋日的下午茶了,突然,手机响了,眯着眼睛摸着它接通,放到耳边懒洋洋的说:“谁啊?正忙着喝咖啡呢没空”

    “喝咖啡?”那边的声音阴沉得像下雨,咦怎么这么耳熟:“你们倒是好享受,自己跑了倒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还是不是人啊??”话说到后面就愈加的震耳欲聋,是凌逸啊我眼珠子都快凸了出来,和叶安旭对视着,电话也不自觉的掉在了地上,里面依旧传出凌逸愤怒之极的声音。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