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玉夺魂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十三章 来龙去脉下

    岳越嘴角蠕动了一下,还是没说话,茜茜一看他这副模样,就不指望他了,自己动手夺了过来,一看立刻嘴巴张成o型,眼珠子似乎都不会转了,好半响才抬起头来,语气飘得很:“原来他是个双性人哪”

    “谁知道呢”我叹了口气说,根据医学上的理论来讲,同卵双胞胎是有发生变异的可能性,只是这个可能性的概率比较低罢了,谁晓得他那么倒霉,那么小的机率偏生砸到了他的头上,这运气,怎么不去买彩票

    叶安旭也愣了好一会儿,然后说先是情敌,然后又发现了他的秘密,于是就一不做二不休的,干脆就干掉他了,这样既守住了秘密,又没人和他争柳微微了吗我说根据他的日记本上所写的来看,大概就是这样了。

    茜茜就问后来呢我说王德江毕竟是个没见过多大世面的学生,做出了这种事情,慌慌张张的就逃到他觉得最安全的地方去了,茜茜说对他说来最安全的地方是哪里我说是他们家祖屋,后来修的村子之前王雨带我们去看过,里面的房间并不多,如果说是王德海和王德江都在的话,那么肯定有一个人没有单独的房间,要么和另一个拼,要么自己搬到杂物房里去和那些东西作伴,可是王德江这样偏执的一个人,绝对不可能对这种地方狭窄,时时还要和别人拼床地方,有什么归属感,所以以前的老屋子,就是他归属感最为强烈的地方了,尤其是他还在那个地方,无意中发现了可以引出内心魔鬼的东西。

    也许他早就有这种打算了,要不然怎么一出事就下意识的往那里去呢茜茜这样说着,对此言我们都不置可否,或许是吧他就在那个老屋,点起了火势,不是没有人发现这里的火灾,但是他自己不愿意出去,曾经的警察推测他是因为心里愧疚后悔,所以选择自杀不愿意接受人们的救助,可惜事实正好想反,他是想活,所以才不出去,等到火势大得再无法阻挡之时,他行动了,一场盛大的仪式,就在火焰中举行,而人性的考验,也在火焰中坠落,结局很成功,他成功的变成了王德海,就像他小时候无数次羡慕的那样,他不再是王德江,可惜的是他不知道,每个人都是自己,就算是双胞胎,也无法扮演对方永远生存下去。

    最了解你的人,就是你的父母,他的马脚似乎被父母看了出来,但父母选择了沉默,他松了口气远去,一是怕,二是无法面对他们,虽然父母没有说出去,但是态度上的改变,谁都能看出来,他自己也是能感觉得到的,所以就更不愿意回去了,对于这种性格的人来讲,你不能让他有丝毫不满意,否则,当他有了能力,就会完全遗忘你对他好时的一切,他只会记得你对他不好的地方。而显然王德江,就是这样的人,他离得父母远远的,极少打电话回来,也很少对父母尽孝。

    于是二老收养了五岁的王雨,权当作自己女儿一般养大,在死之前,他们提出对养女唯一的请求,请求她帮忙照看一下唯一的孙女儿,希望她能保她平安,所以,为什么之前总是觉得王雨很奇怪,根本不关心兄长王德海假,反而只关心王晓晓,当王晓晓被绑走时虽然只是她和阮丽丽两个合起来演的戏而已,但那时王雨根本不清楚她和阮丽丽合作了更是激动得连对不起父母的话都差点儿脱口而出。

    于是可想而知了,王家二老在临死之前,应该将那个怀疑十几年的,却没敢说出口的真相,告诉了王雨,所以她的反应才会这么反常,每当我提到王德海假时,她的神情总是羡慕中带着厌恶,从她对王家二老的感情来讲,应该是恨不能自己是他们的亲生女儿,这说明王家二老应该对她非常好,否则她不会发自内心的爱戴他们,更不会发自内心的去关护王晓晓,这是她羡慕王德海假的原因,厌恶王德海假的理由完全不言而喻。

    而柳微微在左绍文死的时候,就已经身怀有孕,那个孩子正是把我们耍得团团转的阮丽丽,如果不是之前我拜托了岳越,那么只怕如今也被她摆脱了。柳微微怀着孩子,家里父母肯定不愿意让她生下个拖油瓶来拖累她,于是要求她打掉孩子,可柳微微不同意,又怕父母强行把自己送到医院去打胎,于是就只身离开了,她一边流浪一边打工,最后在隆安市区的桐阳县安居了下来,但是她一个人,又要负担生活,又要负担孩子,实在是力不丛心,等孩子出生了还会有一大笔的费用,这是份长期的支出,她承受不起。

    于是当她在医院生产时,发现和她住在医院同一间病房的农村妇人,也同时产下了一个女婴,她心里就升起了一个想法,为了孩子有一个健全的家庭,她趁病房里只有她一个人的时候,将两个孩子调了包,婴儿刚生下来的时候,都是一个模样差不多,稀稀拉拉的黄头发,皱巴巴的皮肤,小小软软红通通的身体,刚生下不过两天的时间,根本没长开,大家都没有发现她做的这件事情。

    虽然她调包了孩子,但只是为了让自己的孩子能够生活得好一些,实则并没有什么恶毒的心思,现在另外一个孩子跟着她,她觉得她跟着会吃苦,为了补偿,于是她拼命的打工,好好的培养这个女儿柳雯雯假,送她上了高中大学,最后累出一身病来,那个柳雯雯假在好不容易凑齐了手术费后,结果手术却失败了。

    柳微微去世了,本来她是打算本分做人的,但是却从中柳微微的遗物中,发现二十年前的往事,她想要知道自己的父亲是怎样一个人,却发现自己的朋友的父亲,就是当初自己父亲的情敌这关系太他娘凌乱了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心理,就通过闺蜜接近了他,后来发生什么也就顺理成章了,结果她却发现了,母亲死亡的真相,还有二十年前父亲死亡原因,可是没等到她报复,就先被王德海假送去地狱了,可怜的她到死也不知道,自己真正的身世。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