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玉夺魂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十章 接近尾声

    “啊”惊醒过来后背全湿透了,我瘫坐在椅子上,拍着惊魂未定的胸口,心说吓死了,怎么会做这样的梦?结果一抬头,就看到一个长得漂亮但是没有任何表情的女孩坐在对面盯着我看,她手里还托着一盏油灯,眼神里没有任何表情,浑身上下除了眼白,其它地方就没有不是黑色的。

    吓得我立刻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结果浑身一软差点摔在地上,似乎我睡了很久,身子都有些不听使唤了。

    她面无表情的站了起来,眼神冷冷的看着我,我不由得怀疑是不是欠了她钱没还,要不然怎么这样看我?这时就听到她说:“这里你不该来,走吧”这话听起来怎么那么耳熟?不过不管了,幸好之前的是梦,要不然吓死了,那么诡异的案件,那么诡异的地方,我拍着胸口松了一口气,这时候她忽然认真看了我一眼,说:“你真以为那一切都是梦吗?”

    我猛然打了个寒战,忽然觉得这里的一切,这人,这事,这话,为什么有种莫名的熟悉?到底是怎么了?似乎我曾经经历过吗?我揉着太阳穴,无意中就看到她走向我坐的椅子,椅子后面是墙面,墙上面挂着一副水墨画,她伸手去解,好熟悉的一幕,好熟悉的人,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她取下那副画的同时,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猛然冲了上去,夺过画打开一看,果然古代仕女,这分明是是两年前,两年前那个夜晚所经历过的一幕,为什么这个时候?又再来一遍,时间倒流了吗?不对??不对啊

    这画中的女子,为什么这样眼熟?长得像谁呢?是阮丽丽这画中女子分明与她有几分相似,不对,应该是说她与这画中女子有几分相似,忽然我又想到了她的母亲,应该说是柳微微与她更相似吧?

    那个女子看了我一眼,说:“不祥之物,你不该留”然后伸手这么一抓,我手里的画不受控制的脱手而去,然后就被她拿在了手里,我想我又被她惊呆了一次,到了现在,我还猜不出她的身份,那就可以去屎一屎了。

    “冷大师”我走到她面前,说:“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冷大仙儿看了我一眼,说:“你最好不要接近这些事情”

    “为什么?”我觉得好奇怪,这是我的事情,冷大师一看就是一个冷漠的人,为什么会一而再,再而三的交待我这些?看起来似乎是为了我好?不过,世上真的有人会无缘无故对另外一个人好吗?

    冷大仙儿并没有理我,转身就要离开,我连忙问:“冷大师,你还没告诉我呢?”冷大仙儿回头深深看了我一眼说:“不是每一次,都这样好运的所以,一定要擦亮眼睛”

    这句话好莫名奇妙,我正想问她到底啥意思?结果她留下一句好自为之,就没了人影儿,我气得直跳脚,靠,会武功了不起啊??不行,我非得抓住她,问个清楚不可然后一脚踏出房门,整个世界就这样不同了,变得十分明亮起来,空气清新,花香鸟语,还有人声,我眯了眯眼睛,等眼睛适应了睁眼一看,周围的景色分明与我上山时的时候是一样的,似乎一切都没有改变过。

    “嘿,你之前跑哪儿去了?”叶安旭眼最尖,忽然就看到了我,然后直接跑了过来,笑眯眯的说:“不会是吃多了,所以嗯嗯嗯去了吧?”

    “嗯你个死人头啊”我正沮丧着,听到他这么欠揍的话,不动手岂不是辜负了他的嘴皮子?下意识握着手里的东西,就往他头上抽去,叶安旭大呼小叫着抱头鼠窜,我满山坡追着他跑,等跑够了,之前所堆积的一切负责情绪,也就消散得差不多了。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回头就去文峰村,找赵村长带自己去找她,我做下了决定,然后招手唤叶安旭过来,问他阮丽丽他们是不是抓住了?叶安旭说是,才带走半个小时,要去看看吗?听刘干警说,要上交给公安局,而且那个海德集团的总裁,也是个公众人物,也不能轻易的关押起来,之前我还听到他打电话给律师

    才半个小时吗?我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天空,澄蓝纯净,和之前那一片妖异的血红完全不一样,松了口气,之前的经历,我都觉得自己在里面度了一年了,没想到只是半个小时,他是个杀人犯,不能轻易放过他听叶安旭这么一说,我就急了,虽然不能拿到法庭上作证据,但经过这么多的事情,我已经相信了,确实是他,不会再有错了,王德江,就是你

    我和叶安旭下山去三荣县派出所,路上还遇到了急成乱麻的王雨和吴律师,然后告诉他们王晓晓已经安全了,结果王雨说要和我们一起去三荣县,一起同行也没什么,反正我们的目的没冲突,打了个电话给岳越,他先是恭喜我出狱,我想这个人什么时候也会开玩笑了?不过目前重要的是,让他带着我要他调的资料,到三荣县这边来一趟,他说现在他正载着茜茜往市里赶呢,快要到了,等拿了资料到我这边,可能还要一个小时左右吧

    我说好然后就挂了电话,再走了不到十分钟,就到了派出所,正门对着大街,占地面积只有百来个平方,真是小得不能再小了,左侧围着栅栏,里面的空地上停着两桑塔纳,还有几辆摩托车和单车,妈蛋这么穷

    推门一进就是大堂,然后两排凳子背靠背的放着,登子对面则是两个小房间,装的是透明的玻璃,玻璃上还开了个小门,上面贴着户籍办事处之类的,那里还围着几个人,想必是来办身份证的,因为一看旁边有个十来岁左右的少年,明明兴奋激动得要死,却死死按捺住,努力装出一副成熟的样子,想当初我刚办身份证的时候,也是这副模样,总觉得有了身份证自己就是一个大人了。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