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玉夺魂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九章 真与假

    明显事实并不是像我认为的那样,如果这本日记不是作假,那么依旧他无论做什么,都要在日记里记一笔的习惯,不可能不把他和李亚芳的事情记下来,可是在他的日记里,却极少有提到李亚芳,她在他笔下出现的频率就和王德海在他笔下出现的频率差不多,根本没什么稀奇的,反而是只有几个月大的王晓晓,在他日记里出现的频率比父母都要高一些,可以看得出来,王德江虽然不怎么喜欢他哥哥,但对于王晓晓这个侄女,还是非常喜欢的

    之前本以为,拿到这本日记,就能够解开一切的迷惑,可现实嘲笑我太天真,得到了它,反而疑团更多了,一个接着一个就像理也理不清的麻线团一般,教人找不到头绪。唉头好痛,我都怕自己未老先衰了,王德海和王家父母的关系,当年死亡的第三人,日记本上的时间,还有王德江的秘密,李亚芳死亡之谜,还有那个假的柳雯雯,左绍文应该确实是王德江杀的,那么阮丽丽呢如果不确定,她这种人怎么可能轻易动手日记本落到李亚芳手中的原因这一个又一个的疑团,让我脑筋都开始打结了。

    得了,线索还是太少,资料也不全,毕竟是二十年前的案子,我也不难为自己了,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来,还是想想怎么出去吧。按了了岳越的电话打出去,我也只是抱着侥幸的心理,万一能打通呢竟然真的打通了我都不敢相信,君不见各种电影里面,只要碰到了那种东西,手机基本等于废掉了,可是我怎么能打得通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

    “喂”一接通电话就听到岳越有些着急的声音:“你现在在哪儿”

    “什么我在哪儿”我愣了一下,什么情况岳越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他大骂:“我问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安架林啊就是王晓晓祖屋,你到底咋了这是”我有些慌张,总觉得有些不安。

    “拜托,你开什么玩笑”岳越语气里带着愤怒:“三荣县的干警给我打电话,说是你突然不知道发了什么疯,然后整个人就跑得不见人影了”

    “什么”听了岳越说的话,立刻让我大吃一惊,明明是。。。明明我在看日记,然后那个姓刘的小警察,像疯了一样的跑到屋子里,然后大家都跑到屋里去了,这怎么搞得我。。。我忙问他:“那他们呢”

    “他们见你冲进去,也跟着进去了,然后惊动了其它的人,没办法就只好先把她们控制起来”岳越说:“你到底在哪儿啊怎么这么会躲明明是前后脚进去的,怎么一进去,就只有那几个人,你人呢我说你没事儿开什么玩笑”

    我都要哭了,合着倒霉的只有我一个吗“我真没开玩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我在看日记,然后我就看到姓刘的那个小警察,往屋里跑,然后大家都跟着往里跑,我想肯定是出了事,所以也跟着跑。然后就看到整个天都变得血红血红的,本来山清水绿的山,突然就像被烧过一样,变得黑秃秃的,我真不知道怎么办”

    “今天九月八号”岳越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冒出来一句,我愣了一愣,说:“我没问你日期啊”

    “不是愚人节”岳越咆哮的声音通过电话传过来,直吼得我耳膜都在震动,我委屈得直想哭,分明我没有骗人,于是说:“你看我是开玩笑的那种人吗更何况这山说小不小,但说大也不大,我一个人,体力也不咋样,如果不是真的遇到无法解释的事情,怎么可能避开所有人的视线而消失得无影无踪”

    岳越再次沉默了,应该是在思考我的话,半响后他说:“好吧,虽然这种事情不可思议,但我相信你不会拿这个来开玩笑,如果是茜茜的话说不定还有可能”

    “真的,怎么办哪现在”抬头看看破烂的房顶,缝隙里依旧能看到那血色的天空,颜色似乎越来越浓了,我真担心会不会下起血来:“这个地方看起来好恐怖,走也走不出去,我不会一直被困在这里吧”

    我坐在地上屁股都有些麻了,有人陪着说话,也没有那么害怕了,于是挪到墙角去,发现日记本的一角,被镶嵌到了墙里面一点,一边和岳越说着话,一边就伸上手去摸,忽然感觉到摸到一样滑滑的东西,好像是布或丝绸之类的东西,于是很好奇的捏着日记本和那样东西往外拽,正拽着时,忽然感觉到脚踝被一只手抓住了,头皮立刻就炸了,无意识的屏住呼吸,保持这个姿势动也不敢动,电话那头的岳越正在和我说之前我拜托他调查的事情,冷不丁我半响没说话,便觉得有些奇怪,在那头儿喊话,现在的情况,我的注意力根本不在上面,而在于那只不知道是人还是鬼的手。

    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那只手上,我根本不敢转头去瞧,低头去瞧,只得用所有的触感去感受,从感觉上来看,应该是一个男人的手掌,冷冷冰冰的没有任何温度,不会是死人的手吧难道是王德江我猛然打了个寒颤保持着这个姿势,冷汗不停的渗出,额头背上都有,后面的东西,似乎在和我比拼耐心毅力,典型的敌不动我不动。

    “韩洛雪”正当我神经紧绷到极致的时候,电话那头传来炸雷一样的吼声,直震得我耳膜嗡嗡响,他不会是找了个扩音喇叭吧直接吓得我跳了起来,拿着手机的右手就去捂耳朵,这个时候,左脚脚踝猛然一紧,而后越来越紧,越来越紧,直箍得我的脚疼得发麻,我一回头,浑身都在发冷,清晰的看见。。。。

    一只满是鲜血的修长得犹如女人家的手,诡异的从暗黑的门外伸了进来,柔得仿佛没有骨头一样拉得变形。。。。五根惨白得没有颜色的手指,就这样紧紧抓住我的脚,我整个人都瘫软了,喉咙干干的,想说什么都说不出口,只能死死的抓住手里的东西,就像救命稻草一样,虽然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