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玉夺魂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八章 一团乱麻

    要怎么才能离开这个鬼地方直接出去根本行不通,进来屋子里也什么都没发现,这到底是什么鬼忽然想起一个问题,或许可以解决现在的困境,虽然未必是好,但再坏也坏不过如今了

    我猜想这座屋子,应该王家老屋,看它烧成这种模样,就知道应该不是意外失火,那就只有一个解释,这座老屋,就是当初王德江引火**的地方,可明显现在这里是有问题,如果说按照神鬼之说,即便这里有鬼,那个、那只鬼,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王德江,透过残破的墙缝,依旧能看到天空那样妖异的颜色,而墙面隐隐泛着红光,天空是被它映红的吗这是血还是火

    但不管是什么总归与王德江脱不了干系,他应该就在这里,但人能够看得见鬼吗如果它真实存在的话。本来我也是不信的,可是现在看来,不得不信,若不然,要如何解释这一切我敢肯定的是,这绝对不是我的幻觉

    虽然被火烧过,但依旧可以分辨得出来各个房间的阶线,堂屋,卧室,仓房,厨房,柴房,还有后院,几十年前的房子,占地面积少不了,有一间卧室很大,应该是王家二老曾经住过的地方,而其它的房间,除了厨房柴房仓房比较容易看出来,其它三间房子,很难弄清楚哪一间才是王德江的房间。

    三个房间来回转悠,残破的程度都差不多,里面的家具什么的,都烧成一堆一堆的焦碳灰烬,很难分辨得出来到底是什么,转悠后我仔细想想,排除了那个没有窗户的后房间,剩下的就只有两个房间了,应该是王德江和王德海的房间,一个坐东朝西,而另外一个是坐北朝南的,朝西的那间房小一些,朝南的那间大一些,两间房间面积差别只有五六平米,而且都有窗户,根据双胞胎的性格,我判定,朝南的那间应该是属于王德江的

    再一次进了这间房,也许是心理作用,总觉得这房间里阴森得很,没由来的打了个哆嗦,房间里面基本上没有什么东西,被烧成条的木碳,分别落在靠近墙面的四个角落,应该是摆放床的地方,根据它们之间的距离来判断,那应该是一张单人床。

    在放床头附近的窗下,还有着一堆堆焦炭,应该是书桌椅子之类的被烧毁后所留下的灰烬,拨拉几下,非但没发现有价值的东西,反而弄得我一手黑灰,有些沮丧,按照电影里面的情节,应该是找出线索,平息它的怨气,就能平安离开了吧可是现在什么也找不着

    横竖也找不出什么,我很阿q的打开笔记本,打算再仔细看看,有没有什么疑漏的地方,这次我看得很仔细,完全忘了自己的处境,结果分析出来的就是依王德江的性格,绝对能做出这种事情来,那他还怨什么对此我感到无法理解,他想杀的都杀了,他又是自杀的,那还有什么好怨的如此阴魂不散,真是。。。做人不讨人喜欢,做了鬼依旧令人讨厌。

    最重要的一页,为什么偏偏被撕掉了谁干的总不会是他自己吧我很想知道,那一页到底记载了什么可惜被人撕了去,视线移到那堆焦炭上面,立时大喜着挑了一根比较小的细细焦碳木棍儿,即便没有铅笔,有碳也能凑和着用啊,怎么之前没想到

    一般人们在纸上写了东西,即便过后又撕掉它,但只要用铅笔在下面一页纸上,斜斜细细的划上痕迹,就能够复原前面一页的内容。而此刻,我就是用焦碳来代替铅笔,在笔记上面复原了二十年前的记载,那是。。。。。。。

    我几乎要被吓尿了,它写着:“八月二十九号,礼拜一,本来只要他听话,我是可以放他一条生路的,可该死的,他竟然发现了我的秘密,竟然还敢来威胁我这就怪不得我了,是你逼我的,是你逼我的你们通通该死,就算我杀了人,也没有人能够制裁我哈哈哈可恨啊柳微微你为什么不喜欢我你怎么能不喜欢我我不会放过你的,即便你逃到天涯海角就像他们一样,一样,你们都斗不过我”字迹越到后面越狂乱越潦草,可以明显的看出来,当时王德江的心情。

    真的是他做的王德江他写的日记应该不会出错,而且光从笔迹上看,在最后一页上的字迹,明显与前面日记上的字迹,出自同一个人之手,所以前后绝对不会有第二个人了。那就是说,确实是他做的吓得我屁滚尿流的事情,根本不是因为推翻了自己推理,而是这个时间,王德江的死亡时间,是在一九九一年八月二十八日凌晨三点,位于此处放火**的,可是这笔日记上记载的日期,明显不对劲,他死在二十八号,却在二十九号活过来然后再写了这一本日记吗

    虽然有时候真的被一些无法解释的事情,吓得自己半死,但说实话,在我心里还是不太相信神鬼之说的,有时候只是没办法的办法,只好死马当作活马医,可是。。。拿着日记本的手不由自主的发抖,心底一阵阵的发凉,最后实在忍不住,直接就把它给扔得远远的,就像那个鬼就是这本日记似的。

    还有一件令我无法想得通的事情,王德江说的他们又是谁从日记上所写的来看,明显应该是死了两个人,可是当年加上他自己,总共才两个人,那么还有一个死者又是谁即便他处理尸体处理得很好但也不可能二十年都让人无法发现,即便扔到河里,时间一久也会浮上来。

    还有个问题就是,他是一个习惯写日记的人,这种人应该走哪儿都带着它,可是为什么这本日记没有和他一起葬身火场反而落到了他嫂子李亚芳手里在二十八号的那个夜晚,到底发生了多少事她又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