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玉夺魂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六章 推理推翻?

    校花有了男朋友,他才恍然觉得,自己似乎动作太慢了,于是他改正,摆正态度去追求,可是已经晚了,柳微微与她的男朋友左绍文,已经相爱得没有人能够分开,他大受打击之下,总是去纠缠柳微微,自然和左绍文对上,但是左绍文是个君子,虽然他极力用各种难听的言语来形容描绘左绍文的下流无耻卑鄙,但我又岂是凭人家三言两语,就会被带着思维走的人很轻易的从一大堆无用的文字中,抓出了重点,柳微微和左绍文正常恋爱,而王德江,却心有不甘,不停的骚扰着她,被警察警告了几次,每次都虚心接受,但屡教不改,这似乎就是他的风格

    这样一个满身缺点,优点打着灯笼都难找的男人,换了我我也不会喜欢,日记还没看完,我就只想叹气,如果这本日记真的是死去的王德江的,而且是他亲手所写的,那么,左绍文之死,极有可能就是他杀的,这种人。。。做出杀人之事,简直是太正常了

    性格敏感多疑,又是典型的只许我负天下人,不许天下人负我的曹操性格,而且在他的日记本里,虽然很少,但也记载着关于王德海为人的字句,可以看得出来王德海的性格,温和善良,心计也是有,但却没见过用在歪路上,王德海真的那么好而王德江真的那么招人厌这日记本真的是他的吗不会是有人伪造的吧这个想法刚刚出现在脑子里就被自己一巴掌扇飞了,没有必要,认会那么无聊专门伪造一本笔记去黑一个死人

    而且掺和到这件事情里,我自己都没能预料到,更何况是旁人了日记快翻完了,到最后几页上,行行笔力透底,几乎都要刺透划烂了纸,字字句句都诉说着,对左绍文的怨恨,和对柳微微偏执疯狂的爱意。

    八月十七日,依旧是礼拜六,从得到这本日记本开始的时候,是礼拜六,结束一切,也是在礼拜六,他在日记本上写着:“我不能没有她,只要没有他,那么,我就会得到她,我准备和他去谈判,这一次,一定要得到我想要的结果,否则。。。。。。”否则的后面,画了个大大的叉,红色的钢笔所画的大叉,就像鲜血凝结而成的笔画,看着它我不禁背脊生凉,再次翻开一页,却已是一片空白,可是奇怪的是在这空白的一页,与上一页中间,似乎曾经有过一页,如果不仔细瞧,无法从从夹缝中,看到被撕过的锯齿状的纸,我并不是一个粗心的人,所以我看到了,但也没有在意,因为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了,二十年前的案子,果然还是如警察判断的那般。

    但是怎么会这样一来,我所有的推理,全部被推翻,而阮丽丽,王晓晓她们所做的一切,完全就没了理由,如果不是为了替父报仇,阮丽丽为何如此处心积虑如果不是为了替母报仇,王晓晓又为何以身为饵,与虎谋皮引来王德海

    还有王雨对于王德海莫名的厌恶与敌意,又是从何而来王家父母十几年来疏远他,临死也不见他,这一切的一切,都要如何解释只有可能人是他杀的,才能完全解释所有人的反常,可是这本日记。。。怎么会有人去伪造如果真的是有人伪造的话,还好说,可若不是呢看着手中的泛黄的日记,我有种莫名的感觉,它是真的若是真的,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始终不愿意去相信,自己的推理有错,如果真是王德江杀的人,那么就代表,我这次错得太厉害,几乎是从头错到尾

    我绞尽脑汁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将它拿出来一瞧,是岳越的电话,我跟他们打了个招呼,接通电话蹑手蹑脚的走到远处:“喂怎么样依照你的经验,这件案子里,有没有什么内情”专业人士的意见,也许有时候会起到很大作用。

    岳越就针对这起案件提出了一些疑问,但也都是我想到过的一些,并没有什么比较新鲜有价值的意见,这起案件到了这里,似乎就这样陷入了僵局,如果没有别的线索,是无法打开局面的,我叹了口气说:“再帮我调查几件事吧”

    他问我是不是这起案子的我苦笑着说是,但也就是验证一下推测罢了,对于案情的进展,无法起到决定性的作用他沉默了一会儿就说好,于是我就拜托他,帮我联系到二十年前乾安大学物理系歌唱社团的成员,最好是能走访一些学校的老人,问一问当初狂追柳微微到底是王德海还是王德江,如果真的是王德江的话,那么,事情就麻烦了,真相确实只有一个,当是那一个真相,往往让人费劲九牛二虎之力,也难以揭露出来,我向来是个聪明人,我自己也这样认为,可现在这样一件案子,却让人挫败得很

    他问就这件事吗我说再帮我调查一下王德海和王晓晓的关系,还有阮丽丽和柳微微的关系,他在那边答应了,然后说调查出来后,他去接茜茜回乾安,我吃了一惊说她不是说要去隆安的吗岳越没回答我,直接就挂了电话,听着那头突然的嘟嘟声,不由得让我愣住了,他这是搞什么鬼

    “不好”我起身往回走,忽然就看到,那个小警察从灌木丛中一跃而起,犹如离弦之箭似的朝那座摇摇欲坠被烧得不成样子的房子冲去,那心急的模样,就好像有人在追着他屁股咬一般,靠,肯定是出事儿了我下意识的朝着那房子飞奔起来,而与此同时,叶安旭,中年的警官,还有几个埋伏在一旁的警察,通通都从藏身之处跃了出来,朝着那黑漆漆的屋子过去,说它不是因为看不见,而是因为此座屋子,就是王德江**所在的屋子,黑完全是被烟烧的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