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玉夺魂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章 人在哪里

    “行了”想了一会儿,始终不知道阮丽丽到底在搞什么鬼,于是挥手说:“不管她到底在玩什么花样,我们的推理是没有错的,她的目的地,一定是罗咸河东,只要到了那里,还怕不明白吗何必非要跟着她的思路走”叶安旭一想也是,怎么能让她给带着走了呢于是大家又上了车,王雨似乎很担心的说,到了那里真的能见到晓晓吗

    我看了她一眼,眼底的关切与焦急并非作假,说应该不会有错的,让她放宽心,王雨松了口气,就坐在那里不说话了,这时候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打开一看是茜茜的来电,于是接起:“喂,茜茜这么晚不睡觉还给我打电话做什么”

    “怎么不想听到我声音啊”茜茜很不满,大概是对我把她扔在村子里有意见,于是说:“那好我挂了,至于那个消息,就不告诉你了”

    “别啊”我连忙赔笑着说:“您说您说”如果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她应该不会给我打电话的。

    茜茜拿乔了一会儿,才满意的说听村民们说,凌湘河边的渡船不见了,然后她就得瑟的向我讨赏,我肉痛的许下请她吃零食的承诺,然后挂了电话,叶安旭问茜茜现在怎么样身体有没有恢复,我说听她说话的中气,就知道没什么大问题,然后问吴律师要来了车里的地图。

    看了地图后我恍然:“原来阮丽丽走的是水路”凌湘河和罗咸河者属于南陵河的支河,两条支河在乾安与隆安是有交叉点的,走水路的话比起陆路还快,但是水流比较急,有的地段还有暗礁,地势也不好,所以水路上极少有人走,更没有公共的交通工具,她竟然选择走这样一条路,真是出乎人的意料,而且昨天才下过那么大一场雨,她就不怕出事吗

    “她应该还有帮手吧”叶安旭看了看地图,然后还给我说:“否则这么大的工作量,她一个人是完成不了的,而且听说她的身体不怎么好,怎么能压制得住王晓晓和王德海两个人呢就算是使用药物让他们无反抗之力,但就凭她的力气也不可能搬得动他们,所以,一定还有一个人在帮她忙”

    “应该不止一个”我分析着说:“刚刚我们看到车头的方向,还有她正走的水路,她身边应该是有一个人陪着,而那辆车子,应该是另外一个人,从村子口开过来的,所以应该有两个人在帮忙,到底是谁”

    “不不会吧”王雨打了个哆嗦:“难道是冲着公司来的吗”我深深的看了王雨一眼,总觉得她有问题,但具体哪里有问题也说不上来,只得多注意注意了,这里距离三荣县的罗咸河还有好长一段距离,光这么干坐着也累得很,于是跟叶安旭打了个招呼,就闭上眼睛眯着,脑子里依旧在梳理着这起事件,眯着眯着,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等到了地儿,都快四点多了,天色也有些亮堂了,但也还没全亮,叶安旭把我摇醒,我揉了揉眼睛起来,下了车看到河滩上很平静,偶尔一个风浪打过来,溅起点点水花,河滩上望过去只有几个捡垃圾的大妈大爷,再没有别的人了

    “难道真被我说中了不会翻船了吧”在东头转了儿一圈,根本没看到阮丽丽一行人的影踪,我有些头疼的说:“按理说她们应该走得比我们快不是吗”

    “不会的”叶安旭笃定的说:“如果没把握,她怎么敢走水路”

    “可走水路不需要绕”我说:“如果没出事,她应该早就到了,可是人呢”

    “那就说明她的目的地不是这里”叶安旭分析着说,我皱起了眉头:“如果不是这里,她会带着他们去哪里”

    “坟头”我俩异口同声,转过头问王雨:“左绍文的坟头在哪里”

    “童宇村”王雨下意识就回答,好快的速度,她似乎对这些事情非常了解啊我和叶安旭交换了个眼神,随后就又上了车,这次不必王雨指路了,因为童宇村,是我的老家,我怎么会不清楚,只是这起案件是二十年前的,所以我才不清楚罢了。

    到了童宇村,勤劳的人们已经扛着锄头下了地,下了车来到村子里,一路上还有不少人跟我打招呼,我也笑眯眯的回应,虽然很少呆在村子里,父母也搬到了城里,但小时候毕竟是在这里长大的,村里的叔叔伯伯婶婶爷爷奶奶们都认得我,随便找个借口敷衍了过去,就跟着王雨来到了芙口坡,爬上坡头,来到坟地里,出乎我意料的是,这里并没有阮丽丽。

    “又错了吗”一而再,再而三的出错,让我很是挫败,按理说不该啊,如果不是出事的地方,就应该是左绍文的坟头了吧可为什么她人不在她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你是韩家的丫头吧”从坡上下来个背着背篓老大爷,一看,原来是洪大爷,小时候我经常去他家玩,他的手很巧,经常用竹子做出一些玩具,比如竹蜻蜓之类的,我挤出个笑脸迎上去:“洪爷爷这么早上山啊”

    “那不是该收黄豆了吗”洪爷爷笑得很慈祥:“雪丫头啥时候回来的怎么一大早跑这坟头上来了”于是我就说才回来没多久,有点儿别的事情,洪爷爷说那你忙你的事情,然后就背着背篓准备回去,我连忙拉住洪爷爷问他今天有没有看到陌生人来村子。

    洪爷爷想了想说,陌生人,好像是有吧,但也不能算,我一听就激动问他在哪里看到的,他们又去了哪里洪爷爷说之前看到隔壁村的晓丫头,跟着几个陌生人往家走呢然后谢过洪爷爷,我们就往隔壁村布江村走,看洪爷爷的意思,王晓晓似乎不是被挟持的吧当然也有可能是他老眼昏花没看清楚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