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玉夺魂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九章 车子的方向

    “会不会”我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你之前说,王德海随后就到,这个随后,应该不会好几个小时都到了,可是到现在都没有看到他,会不会是他已经落入了阮丽丽的手中”

    “不不会吧”王雨脸色已经由苍白进化为惨白了,满脸都是冷汗,她颤抖着声音说:“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晓晓她岂不是”声音里满是恐惧和绝望,我觉得奇怪的是她为什么只担心王晓晓,却不担心王德海的安危呢明明王德海才是她的大哥不是吗

    “你放心”我连忙安慰她说:“我已经发动村民在附近找了,想必她们走不远的”

    “怎么走不远”王雨神情都有些疯狂了:“他们有交通工具,在周围找有什么用”什么她这句话提醒了我,如果阮丽丽真的见到了王晓晓,那么一个老总总不可能自己走路过来,有车,那就代表他们不会在附近

    “走”我背脊都在发凉,活生生的两条人命,就要这么没了吗我拉着王雨就跑,她一边挣扎一边问:“你拉我去哪里”

    “去开车,找她们”我一边跑一边回答,王雨一听也不挣扎了,顺着我的力道跑:“你知道她们会带她去哪里”

    “应该是那个地方”我累个半死,一边喘气儿一边回答她:“你们应该开了车过来的是吧”

    “哎”胖婶儿看到急跑的我们,大喊着:“丫头跑这么急是不是找到丽丽丫头了”

    “还没有”我停下脚歇了歇:“但已经知道她会去哪里了,熊姨您通知大家伙儿一声,叫大家别找了,她们去了别的地方”

    “找到了吗”叶安旭从另一条路过来,我说还没有,但知道她们会去哪里了,叶安旭准备和我们一起去,送走了胖婶儿大家来到村口,一辆白色的越野车,是丰田牌的,不愧是土豪,真他娘的有钱。

    上了车,吴律师自觉的坐到驾驶座上去开车,上了公路他问:“开往哪儿”我看了看坐在后座上急得把衣角抓成一团的王雨,说:“她老家在哪里就开到哪里去”

    “好像是三荣县吗”吴律师头也不回的问,王雨不知道在想什么,根本没听到,我推了她一下说:“问你呢是不是三荣县”她回过神来,迷茫的看着我说:“怎么了到了吗”

    我叹了口气说:“问你老家是不是三荣县”她赶紧点了点头说:“她要带晓晓去那里吗”我说是,她为了复仇,会选择在一切开始的地方,终结一切,王雨一听就立刻对吴律师说:“罗咸河东,去罗咸河东”她为什么这么清楚

    “你今年多大了”她为什么这么清楚二十年前她应该还小吧

    “明年就二十五了”王雨下意识的回答我,一听我就觉得更加奇怪了,怎么兄妹的年纪相差这么大呢我觉得她有点问题,但哪里有问题也说不上来,于是就对着她笑笑说:“好巧,我也是,我三月的你呢”

    “四月的”王雨心不在焉的回答,我假装没看见她的神情,接着说:“我是安阳旭日的记者,乾安大学新闻系的,你呢在哪里工作啊哪个学校的啊”她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我说着话,聊着工作生活学习,在她和我聊天的话语中,很少有提及到王德海一家子,最多的就是她的父母,而且我发现了个非常奇怪的现象,就是她在提及父母的时候,语气中带着浓浓的感激,我觉得特别奇怪,感激父母很正常,但没必要感激成这种样子吧

    说实话有几个人会很去感激自己父母大都多是因为是父母,是自家人,所以把一切当成理所当然,就是很有良心很孝顺的那种子女,也不会随时随地的对着谁说话之间永远在感激着父母,要么这人太假太能装,要么就是其中有内情,这个王雨,是属于哪一种呢不着痕迹的套着她的话,虽然她年纪和我一般大,但似乎经历的事情不是很多,我套话套得这么明显她竟听不出来没瞧见前面的吴律师都咳了半天了吗一边玩着手机,一边和她说话,就这么过了半个小时,突然,吴律师一脚踩在刹车上,然后着急忙慌的下了车

    车子的惯性让我们集体往前倾,我发现我和车子有点冲,经常就撞到头,气恼的捶了下下前座,惹得叶安旭在发笑,我冲他翻了个白眼儿正想骂他几句,就听到吴律师冲到车门这边,拍着窗惊慌之极的叫:“王小姐不好了”

    “怎么了这是”没心情骂他了,我连忙打开车门,吴律师指着路边,在车灯下看得隐约,一辆黑色的奔驰,正安静的停在那里,我心说奇怪了,大半夜的谁把车往这儿停啊突然就心就沉了下来,问吴律师:“这辆车不会是”

    “是”吴律师说:“那是王总的车子”这对不劲啊,我下了车,来到奔驰前,叶安旭打开车前盖,摸了摸发动机,说:“还有点温度,起码停在这里有一个小时了”

    “她为什么要把车停在这里”我想不通,难道我判断失误她并不是想带着他们回到左绍文死亡的地点结束一切吗

    “不对”叶安旭围着车转了两圈儿,忽然摸着下巴说:“阮丽丽并没有上过这辆车你看看这车头的方向”

    他这么一说,我才发现这辆车的方向不对劲,它是明显冲着文峰村的方向的,应该是正开车着往文峰村去,在半路上停了下来,如果阮丽丽开着这车停下的话,那么这辆车的方向应该是和我们现在所坐的车的方向相同才是,可是如今的方向却恰恰相反,这说明了什么问题

    “只有两个解释”叶安旭思考了一会儿说:“第一是阮丽丽故布疑阵,将车头停成这样来扰乱我们的思维,第二是王德海的这辆车根本没到过文峰村,就直接在这里停下了,可是这样的话,为什么女儿的事情他不可能不上心吧半路上会遇到什么事情,让他下车呢”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